因为妖兽突袭,除了祁司墨,另外还有两个师兄弟也受了点轻伤,于是大家就在附近村镇上的小客栈留宿。

  夜里,曲嫣打算叫祁司墨出来,再赏一次夜景,再‘勾引’一次。

  “师弟,你睡了吗?”曲嫣到他房前,敲门。

  “嫣嫣师妹,你找十七师弟有事?”出来应门的是楚云启。

  “师弟他睡着了?”曲嫣往房间里瞧了一眼,祁司墨明明就坐在桌边,根本还没有就寝。

  “十七师弟说他有点累,师妹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吧。”楚云启转告道。

  曲嫣脸上有点不高兴,内心实则狂喜。

  来了来了!

  机会来了!

  男主和女主产生了情愫,就不想跟她走得太近。

  “十三师兄,我有些话想单独和师弟说,可以麻烦你在外面等一会儿吗?”曲嫣道。

  “好。”楚云启不知道他的两个师弟妹闹什么矛盾,好像有误会,“你们俩好好聊,没什么不能说开的。”

  他说完,就到隔壁尹皓月的屋去串门。

  曲嫣进了房间,顺手关上门。

  她袅袅地走到了祁司墨的身边,语声轻柔,道:“师弟,要不要去赏夜景?星空很美呢。”

  快点说不!

  祁司墨坐在桌边不动,垂眸淡淡道:“师姐,你又贪玩了,昨晚不是和你说了要留在房中,别乱跑吗?”

  曲嫣心喜,他果然拒绝她了。

  但是最好拒绝得再明白一点,以免系统误判。

  “师弟,你真的不想和我一起赏夜景?”她再次问道,还加一句,“就我们两个人。”

  祁司墨自然是想去。

  但他现在不能去。

  他的妖毒未清,心底总有一种古怪的想杀人的冲动,万一与师姐单独相处时失控,怎么办?

  “师姐,别任性,快回房间睡吧,我们明天还要赶路。”祁司墨语气平淡地道。

  “你真的拒绝我啊?”曲嫣明确地问。

  “嗯。”

  他才刚运气祛毒了一半,再不舍得,也得拒绝。

  “哦……”曲嫣仿佛很失落,转身往外走。

  实际上她正快乐地听着系统的提示音——

  恭喜宿主,成功纠正偏离度!

  目前偏离度:0%。

  曲嫣走到门槛处,听到祁司墨叫她。

  “师姐。”

  “嗯?”她回头。

  “下次,下次我们再一起欣赏夜景。”他道。

  “好的。”曲嫣不以为意,哪还有下次,他以后只会想和陆师妹一起欣赏夜景。

  祁司墨见她答应,唇角微微勾了勾,总算安下心来,可以专心运气祛毒。

  ……

  曲嫣回到自己和陆韵霜的房间,直觉上感觉到不对劲。

  “陆师妹,你把七宝伞拿出来……”

  曲嫣话未说完,浑身一僵,动弹不得,而且连嗓子都无法发出声音。

  而陆韵霜只觉得眼前一抹黑影晃过,她正想尖叫呼救,却也像曲嫣一样被定住。

  “你们俩,谁叫曲嫣?”

  一道邪魅而玩味的男声,凭空响起。

  曲嫣眨了眨眼,忽见眼前黑影现出人身——

  一个绯衣男子,银发如雪,瞳眸闪着赤血光泽,妖异而俊美。

  “哦,忘了,你们开不了口说话。”男子低笑一声,一手抓住一个,“一起带走算了。”

  他妖力高深,来去如影,丝毫没有惊动客栈里的玄天宗弟子,眨眼间就把曲嫣和陆韵霜带走了。

  曲嫣心中猜到,这人一定是妖王上官玄幽。

  他来抓陆韵霜是剧情所需,抓她干什么?

  而且他一开口就要找曲嫣,为什么?

  顷刻之后——

  曲嫣和陆韵霜置身在森林里的一座宫殿之中。

  偌大的宫殿里开满了鲜花,芬芳扑鼻。殿梁上缠绕着翠绿的风藤,似有意识般晃动着‘脑袋’。

  曲嫣知道这些花花草草都是成精的小妖怪,是上官玄幽的‘属下’。

  “说吧,你们俩谁是曲嫣。”上官玄幽往缀满宝石的王座上懒懒一躺,睥睨着下方的两个少女。

  “你找曲嫣做什么?”曲嫣发现自己虽不能动弹,但已经能开口说话,便出声问道。

  “当然是杀了。”上官玄幽轻嗤。

  “我是曲嫣!”陆韵霜闻,立刻自认。

  上官玄幽斜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扫了陆韵霜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曲嫣的脸上:“这么说来,你才是曲嫣。”

  “不是,她不是!我才是曲嫣!”陆韵霜着急,她要保护师姐,不能让师姐出事!

  “我是。”曲嫣安抚的看了一眼陆韵霜,示意她别怕,再对上官玄幽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从来没见过你,也没得罪过你。”

  “没得罪

  过我?”上官玄幽从宝座上站起来,慢悠悠踱步走过来,一指勾起曲嫣的下巴,“你偷走了我的蘑菇小乖乖,还敢说没得罪过我?”

  “蘑菇小乖乖?”曲嫣听得一脸迷惑。

  什么东西?

  “你这个小贼,不仅偷走了我的蘑菇小乖乖,还害死了我的钩蛇大可爱。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偿命?”上官玄幽捏了捏她柔嫩的下巴,啧了声,“我找你很久了。”

  曲嫣有点懂了。

  蘑菇小乖乖,是她曾经摘过的斑斓毒蘑菇?

  钩蛇大可爱,是她引去咬祁司墨的那条毒蛇?

  没想到竟然是妖王养的宠物……

  “你别胡说,我不认识什么小乖乖大可爱。”曲嫣拒不承认。

  “你以为死无对证?”上官玄幽一眼就看穿她的小心思,“你当时所在的森林,有我不少的小精怪亲眼看到。你想救你那个师弟,弄死了我两个宝贝。”

  “……”

  不,我是想害我那个师弟。

  “没话狡辩了?”上官玄幽冷哼一声,“杀人偿命,你这条命,从今以后就是我的了。”

  曲嫣已经懒得纠正他,她没杀人,顶多是杀蘑菇。

  既然妖王是冲她来的,那就是她连累了陆韵霜,害陆韵霜也被抓。

  任务5完成了一大半,现在只等祁司墨来救陆韵霜。

  曲嫣不担心陆韵霜的命运,但有点担心自己的,她想了想,开口道:“上官大哥,不如这样,我煮了你养的蘑菇,那我留下来帮你种蘑菇,种到你满意为止,怎么样?”

  “你知道我的姓氏?”上官玄幽被她一声‘大哥’唤得挑了挑眉,“外界只知我叫玄幽,极少人知道我姓上官,你如何知晓?”

  “你猜。”曲嫣为了保命,拖延时间,“我还知道很多事。”

  原书里的人设,上官玄幽视人命如草芥,喜怒无常,残忍嗜杀,但又贪玩喜新鲜,好奇心极强,有时像个孩子般难以捉摸。

  “说说,你还知道什么。说得我高兴了,我就让你留下来种蘑菇。”上官玄幽饶有兴致地松开了手,又坐回了宝座。

  “我还知道,你每当月圆之夜,需要吸食人血修炼,否则就会现出原形。”曲嫣照着原书里的设定,慢慢地说。

  所以他后来抓了陆韵霜好几次,贪吃她的血。

  吃着吃着,就爱上了。

  曲嫣一边拖时间,一边暗暗对陆韵霜使眼色——

  她知道陆韵霜习惯随身带着菩提小镜,而她的小镜则留在客栈房间里。

  只要陆韵霜通过菩提小镜呼救,客栈那边的玄天宗弟子就会察觉。

  祁司墨就有办法追来救人。

  到时候,她蹭一下男主救女主的运气,看能不能逃出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