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强宠逆袭妻 第675章 墨白的温柔

小说:总裁强宠逆袭妻 作者:沈蓓一宁少辰 更新时间:2019-11-29 14:35: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明明手后伸,按住他继续向上游走的手,“你疯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墨白抬眼,冷戾的眼神扫向众人,接着,低头,看向明明,“你抬头看看,有谁看着?”

  明明抬头,果然,刚刚还视线看过来的人,此刻,都低下了头。.shusvip.

  这男人天生就有种让人不寒而粟的本事。

  随着背后有些微凉,衣服已被掀起,她分明听到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她一下子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

  脸却红到了耳根处。

  这时,叫号正好叫到了她。

  明明头都没敢回的,快步走向了b超室。

  结果是,确实骨裂了。

  虽说轻微,便医生说,需要上肢悬吊,肩关节固定,局部中药外敷,要休养一段时间。

  一番检查后。

  王博却还是没回来。

  她手机也落在了王博家,所以,想想,她对着墨ffe1c262白伸手,

  “你能不能把手机,借我用下?”

  墨白似是知道她的想法似的,头歪向一侧,“不好意思,没电了!”

  说完,俯身,问着医生,她的情况。

  明明撇了撇嘴,没再坚持,斜倚在桌前,听着他问医生,她这个,需要什么禁忌,需要什么注意。

  那心细的模样,让明明有些晃忽,她想问墨白,此刻,他对她,是当成了萧晨吗?

  “那行,麻烦你了医生。”终于,问话完毕。

  墨白直起身,转头看着明明,“行了,我们可以走了。”

  明明点头,俩人走了两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又问着医生道:

  “你好,医生,我想问问,就是我这个伤,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话,那,这段时间,有些不是特别剧烈的运动,是不是,也可以做?”

  明明想着工地上有时为了实地测量什么,她偶然都会自己爬上爬下,想着,还是问问比较安心。

  医生的眼神在二人之间打量了下,接着,一本正经的应道:

  “问题虽说,是不特别严重,但我的建议是,你们可以选择侧后位,这样,更利于恢复。”

  侧……侧……后位?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侧后位?”虽和墨白在一起过,但明明在某些事情上,还是心思单纯的。

  听医生说侧后位,她下意识的就反问了出来。

  “难道,你问的,不是关于,你们夫妻生活?”

  医生抬头,看向她。

  夫……夫妻生活?什么……鬼?

  明明倒吸了口气,张了张口,刚想出口解释,墨白突然揽着她另一侧健康的肩,对着医生点头,然后对她说道:

  “乖,这种事,别问董,我会有分寸的!”

  分……分寸你妹呀!

  明明睁大了眼晴看着面前,一副好丈夫模样的墨白。

  墨白则对着她笑了笑,也不顾她一副要崩溃的样子,拉着她出了诊室。

  “你干吗不让我跟人家解释,你……你这样,人家会怎么想我?”到了外面,明明就质问墨白。

  “难道,你不该感谢我吗?我帮你解了围,一个女人,这么直白的问人家这个问题,不觉得害羞?”

  明明脚步骤然停止。

  转身,看着墨白,她顿了顿,嘴角上扬,

  “是,谢谢墨总,我会替我们家王博感谢您的,唉,侧后位,回去和他试试。”

  她承认,她这时是有点故意的。

  她看着墨白的脸色,一点点沉下。

  “你和他,来真的?”

  明明但笑不语,转身,走进电梯。

  一直到电梯门合上,墨白都没有进来。

  她吐了口气。

  电梯下行。

  门打开时,墨白却出现在了门外。

  见她出来,手臂伸出,拉着她的手臂,就往外走。

  “墨白,你这是做什么?”

  “开房!”

  某男的声音大了几分。

  过路的人纷纷对着他们投来了视线。

  “不是要侧后位吗?不是着急,那我,先和你试试?”

  他在她耳边,低声道,声音带着几分赌气与怒气。

  明明该怕的,可是,他拉着她手的动作,却轻柔极了。

  走了俩步,还又刻意放慢了脚步。

  这,让明明不由得松了口气,她明白,墨白也是在说气话。

  想到这,不由得心情好了几分。

  便任由着他一路拉着,走到路边。

  助理不在,王博也不在。

  墨大总裁拉着她拦了辆出租车。

  替她开了后车门,让她先坐了进去。

  墨白这才进去。

  她听着他,报了一家酒店的地址。

  再未多,因为,可能是止痛药的关系,之前外面冷,觉得还好,这车上暖气一打,整个放松了下来,她就觉得真的好累,也好困。

  车子启动后,她侧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刚闭上没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她已在酒店了。

  睁开眼,一张英俊的面孔便落入了眼里。

  她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下。

  却发现腰间一紧,这才意识到,腰上放着一只手。

  “你干吗?”

  她声音大了几分。

  墨白看了她一眼,并未回应,起身,拿起枕头,垫在她身后,这才起身,往浴室走。

  明明分明看到他整条胳膊僵硬的弯曲着。

  突然,想起了什么。

  墨白刚刚坐她身边,用手拦着她后腰,应该是怕她翻身,压到受伤的肩吧?

  看着他的背影,她心中一暖,鼻腔有些泛酸,对萧晨好的墨白,好像又回来了。

  只是,她是明明?能幻想吗?

  “我帮你擦?还是你自己来?”

  一道男声在身后响起,明明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回转头,看着站在床边的墨白,他手上拿着一条毛巾。

  她单臂撑着上半身,坐起身,微微低头,“我……我自己来。”

  说着,掀被起身,走向浴室。

  因为那边的肩,不方便动,她一只手,洗起来,确实不方便。

  就只好简单的梳洗了下。

  出来时,墨白不在房间。

  她阳台与书房看了看,都没发现他的身影。

  难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