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强宠逆袭妻 第296章,洞房花烛

小说:总裁强宠逆袭妻 作者:沈蓓一宁少辰 更新时间:2019-11-04 20:26: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高海转身,乐嘉从车里探出头,挑眉。

  “高先生,有件事,我们考虑再三,决定还是要和你说声。”

  “什么事?”高海出声。

  “高雯她……她乳腺癌晚期,她不让我们告诉任何人,但是,她这种情况是可以申请保外救医的,所以,我们问问……”余下的话,狱警没再继续往下说。

  虽是心里对她怨恨极深,可,终究是一起长大的,高海还是忍不住地脚步往后踉跄了几步。

  乐嘉急忙下车,扶着他,“老公,你没事吧?”

  高海抿了抿唇,深吸了口气,对着乐嘉摇了摇头,转身,看着狱警,“你们问她的意见吧,如果她想出来,你们联系我,如果不想……”他喉结滚动,乐嘉在他眼里发现了薄薄的雾气,“如果不想,就随她吧。”

  说完,两人一前一后的上车。

  两人落座后,乐嘉握着高海的手,“要不,我们还是把她接出来吧,毕竟,也是你妹妹。”

  高海看着乐嘉,在她手背上轻拍了两下,“老婆,我不信鬼神之说,可是,我却信,因果报应,她坏事做多了,这不过是报应。”

  说完,背靠汽车椅背,闭眼,不再说话。

  乐嘉明白,他肯定心里不好过,一路也没再说话。

  因为这件事,两人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出现在苏雅面前时,乐嘉的状态非常差。

  因为发生了“小产”这样的事,苏家和萧家在婚礼上,都选择了低调行事。

  原本打算大肆宴请的,最终结婚这天就来了两方的亲朋好友,唯一称得上排场的,大概就是各大媒体都出动了吧。

  苏家门外,被围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

  “嘉嘉,你和高海吵架了?你这眼睛怎么肿得这么厉害?”苏雅看到乐嘉时,出声问道。

  乐嘉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对苏雅,她向来隐瞒不了什么事,就把昨天乐母去高氏找她的事和乐文要买房子的事,还有高雯的事,都和苏雅说了。

  “什么,她还找高海要聘礼了?你妈这人,还真是不要脸了,她就从来没想过你的感受?”说着,在乐嘉身边坐下来,搂着她的脖子,在她背后拍了拍,“好了,为她这样的人,这么难过,至于吗?”

  “不难过了,高海答应我,不会给她,就是高雯,小雅,你说,我要不背着高海把她接出来?”

  苏雅皱眉,推开乐嘉,在她额头上敲了下,“你是不是傻呀,那女人落到今天,那是活该,你别没事找事啊,一会儿人家要死了,还把你弄成个垫背的,这样的女人,我看比那海韵还可怕。”

  乐嘉被苏雅这样一讲,心里的念头彻底打消,她并不是一个功于心机的人,对于高雯那种人,她确实有些恐惧。

  “你……”

  “咚咚……”苏雅的说话声,被敲门声打断。

  乐嘉示意她别动,起身,打开门,就看到黑着脸的萧梧。

  今天的他,难得的西装革履,很是帅气。

  “你今天是来娶媳妇,你这样黑着脸,明天媒体又该乱写了。”乐嘉忍不住地出声。

  萧梧冷冷地瞥了乐嘉一眼,绕过她,走向苏雅,在她面前站定,“今天出了这道门,这辈子,是死是活,我们都要绑在一起了。”

  苏雅似乎知道萧梧要这么说,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自然不能辜负。”

  萧梧以为她说小产的事,脸色更是沉了几分,乐嘉却明白苏雅真正的意思,几个人各怀心思。

  苏母担心苏雅的身体,原本定好的婚礼流程,直接给删了一大部分。

  萧家人对此颇有微词,可碍于情面,最终也没说什么。

  所以,昨天那张红纸上写的东西,几乎都作了废。

  婚礼结束后,苏雅最终还是去了苏家。

  良辰美景,洞房红烛夜

  苏雅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后,就躺了进去。

  迷迷糊糊中,她闻到了刺鼻的酒味,然后就是重重地身体压向了自已。

  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睛,“啊”的一声,将身上的男人用力的推开,“你……你,想干吗?”

  男人冷洌的眸光,扫向床上,惊慌失措的女人,冷嗤一声,站起身,将领带一扯,接着,脱衣服。

  苏雅咽了咽口水,掀开被子,就逃到床下,“你……你疯了,我才小产完,不能……不能做那事。”

  男人此刻上身已赤-裸,他朝着苏雅的方向走来,一步,又一步的逼近。

  空气里充斥着酒味还有男人的味道。

  苏雅一步步的后退,直到后背贴上了冰凉的墙壁,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眼里有着恐惧,“你,你别乱来。”

  男人站在她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住,长臂一伸,用力挑起她的下颌,“想玩欲擒故纵的游戏?想让我碰你?我告诉你,你……做梦,这辈子,我都不会碰你,不是要嫁我吗?行呀,我让你,守一辈子的活寡。”

  说完,手用力一甩,苏雅跌落在地,她下意识的捂住小腹,虽说萧梧的话让她心里难受,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却还是莫名地松了口气。

  “砰”关门声传来,苏雅扶着墙壁,站起身,重新躺上床。

  这时,手机亮了下,看了下,是乐嘉发过来的微信,“还好吗?”

  简单的三个字让苏雅的眼眶蓦地就红了,心里的委屈袭上心头,抿唇,回复,“明天去你家。”

  “你还是问问萧家人的意见,毕竟以后还要过日子的。”

  苏雅怔了下,“那明天再说。”

  第二天,苏雅起了个大早,虽说萧梧不待见她,可是,她打定了主意要在这个家生活,就不能给人家说闲话,下楼时,客厅里沙发上,坐了不少人。

  “妈,小雅下来了。”说话的是萧母。

  上前,她拉着苏雅的手,“小雅,来,过来坐。”

  “爷爷,奶奶,爸,早上好。”苏雅虽说平常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可是自小,在大家庭长大,繁缛礼节,她做得向来不差。

  “丫头,来,坐奶奶这。”奶奶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苏雅点头,“谢谢奶奶。”

  “丫头……”奶奶拉着苏雅的手,欲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