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小医仙林奇 第1925章 阴阳鱼

小说:平凡小医仙林奇 作者:大小写 更新时间:2019-10-27 06:35: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真要说的话,观沧海这个考核,更多也是考验个人的意志信念,还有就是个人的悟性。

  玄青扫了一眼现场,微微笑道:“其实,在百年之前,观沧海这个考核,非常常见,也有许多人参加。”

  “只不过,通过率非常之低,甚至不足千分之一!”

  “所以在后来,我们讨论决定,暂时将这个考核,封存起来!”

  “但为什么现在又解封,拿出来,让各位进行考核?”

  “相信各位,最近这些年,应该可以感受到,因为神晶石的原因,我们王者学院,走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我们每一个学生,都拥有超越之前同级别的实力。”

  “因此,我们经过商议决定,观沧海的考核,以后会常态化,每隔一段时间就放到晋升考核之中,甚至,全面开放!”

  “而这一次考核,我也希望参加的四位,能够跟我们带一个好头!”

  随着这段话落下之后,江阅海道:“各位,现在应该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那么,随我一起到西侧悬崖!”

  沧海,处在武道场西侧最远的位置,而因为封禁的原因,少有人涉足,所以十分荒芜,悬崖周边之上长满了杂草树木,还有不少鸟兽痕迹。

  到了!

  围观的学生,自动退后到十米之外。

  而在正悬崖边上,就剩下玄青、江阅海,以及即将参加的四位!

  从悬崖,遥望下去,约莫百米深处,就是沧海,沧海呈现青绿色,水质清澈透明可见底,底部怪石嶙峋,零碎的长了不少青苔和水草。

  水至清则无鱼,在沧海之中,没有任何水生动物,宁静深远,偶尔有微风,掀起一阵微澜,倒是让人赏心悦目。

  “剩下你们四位,也不用抽签决定了,就按照机关道的通过顺序开始,各位可有异议?”玄青道。

  卢正业看了一眼,有些不解道:“玄青校长,我们就站在这里,进行考核?”

  “不,参加考核的人,需要落到沧海水面上,观察阴阳鱼!”玄青说完,又道:“当然,你们可以在沧海上自由活动,但,同样只有一炷香时间!”

  “原来如此,那我没意见!反正大家都是一样的!”卢正业是第一个通过机关道的人,所以,他这一轮也是第一个开始!

  贝康行、林奇和小舞也纷纷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江阅海看到准备就绪,继而道:“那么接下,我们就放出阴阳鱼,开始考核!请卢正业,先到沧海之上!”

  这句话落下,卢正业从悬崖,纵身一跃。

  他整个人宛若轻鸿,落到了沧海之上,脚踩水面,稳如泰山。

  旋即。

  江阅海双手结印,足足用了三个呼吸时间,结下了数百种印结。

  直到最后。

  他猛然一拍悬崖!

  轰!

  众人只感觉脚下一震,恍若整个悬崖都摇晃起来,好像有一只巨手,跨越了虚空,击中了悬崖了的根基,咔咔咔不断有崩裂之声响起,只见那悬崖裂缝之中,游出了一条条巴掌大的小鱼,欢快的飞向了半空之中,但在这半空,却也像是身处水中,灵动游走。

  “原来,阴阳鱼竟然被封禁在了悬崖之中!”

  “真是没想到,阴阳鱼如此的神奇,你们看这些鱼,无水而游,欢快非凡。”

  “不过,速度好快,黑色与白色,交叠交错,完全辨别不清……”

  阴阳鱼之中,黑鱼浑身漆黑,但,它的眼睛却是白色的,反之,白鱼浑身纯白,但眼睛却是黑色!

  相同的是,鱼的腮边生着两道长须,鳞片上有着无数纹路,荡漾着一种奇异的波动,非凡神秘。

  而这些阴阳鱼非常活跃,有的出来后,在半空游走一圈,又回到了悬崖裂缝之中,悄无声息,但有的,回到悬崖裂缝之中,又再次折返出来,来来去去,层层叠叠,令人眼花缭乱,难分难解。

  直到,江阅海手中猛然收回之时。

  悬崖上的裂缝消失,那些阴阳鱼才噗通噗通落到了沧海之中,鱼儿得水,更似光影,窜无影踪。

  与此同时,一炷香点燃,考核开始!

  “靠,刚才到底出来了多少只阴阳鱼,我好像完全混乱了!”

  “是啊,更别说想要分清楚多少只黑白了!”

  “你们看那沧海之中,虽然清澈透明,但现在,完全失去了阴阳鱼的影子!”

  “不,是阴阳鱼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肉眼难分。”

  悬崖之上,不少学生都不禁一阵抽搐。

  这光是在沧海之中,看到阴阳鱼,就已经很难了,谈何识别数量,黑与白?

  此刻!

  李虎、肖晓峰和孙凤兰,更是一阵微叹:“果然,又是熟悉的味道!”

  “而接下来,卢正业想要看清楚阴阳鱼,本身就会是一种考验!”

  “阴阳鱼游动之时,它的鳞片会有一种奇异的频率,呵呵,还有他的受呢……”

  果不其然。

  只见沧海水面上。

  卢正业眉头紧锁,脸色沉到了极点。

  他目光所及之处,看起来平静无波,但实际上,有不少阴阳鱼攒动游窜!

  这些阴阳鱼的速度,快到了极点,且,在水中如同穿越了空间般,稍不留神,眨眼就会出现在另一边。

  而这些鱼除了黑和白的区分,就没有什么太多异样,想要计算出数量,非常之难。

  他看了一会,只感觉心烦意乱,额头上汗如雨下。

  尤其是,他发现,这种阴阳鱼在水中攒动之时,会迸发出一阵奇异的频率,这些频率并不相同,但混杂在一起,就像是一种乱到极致的噪音,让人感觉极其的不舒服。

  “一条,两条,三条……”卢正业尝试着记下,数了几次,而后又自我否定道:“不对,重来,一条,两条……”

  可数了一会过后,卢正业不仅没有数清楚,反而,脸色青紫,气血翻滚,全身仿佛被一种混乱的频率,带错了节奏,整个人彻底乱了。

  “刚才数到哪了?七条白色,五条黑色?不,好像又多了一条黑色……”

  卢正业几乎崩溃,他感觉好像无论怎么去数,都陷入了一种无法确定的怪圈,而过了一会,他只感觉心口一阵郁结,到最后,竟是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整个人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