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工子弟 1709 停车,我们要下车(二)

小说:重生军工子弟 作者:葫芦村人 更新时间:2019-09-29 11:36: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安平也知道,在狭小的空间里,让人无所事事地长时间呆下去,很容易出问题。s.siluke.la

  那些技术人员的家属,可不像这些技术人员,成天给几张白纸,给他们笔跟工具,他们就可以呆很长时间,也不觉得枯燥跟无聊。

  哪怕知道,陈安平也根本没办法让家属们去活动。

  在苏联,要避免让苏联人知道这些人的去向;在国内,则是需要为基地存在保密。

  就是这列车,为了保密,都准备了好几列相同的火车,像国内各处而去。

  一旦放这些人下车,有什么后果,陈安平负担不起责任。

  “究竟还有多久?之前不是说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吗?”

  另外一节车厢里,一名年轻的银髮女郎对车厢里的翻译冷冷地问道。

  她旁边有不少人。

  这些人年龄各异,男女老少都有。

  大家在车厢里呆的时间太久,每次想出去透气,根本无法得到允许。

  在上车前所有人都明确地知道,在到达目的地前都不可能下车。

  长时间在狭小空间里呆着,每天也没什么事情。

  甚至连娱乐活动都没有,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人,能聊的天、说的话早说完了。

  刚刚火停了半个小时左右,依然如同之前,不仅没让人下去活动一番,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甚至还从下面上来了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

  这就让车厢里的不少人感觉到更加难以接受。

  “我们不是犯人,这是监禁!”

  另外一名年轻的俄罗斯女孩对不停对她们解释的翻译咆哮着。

  “诸位,他们只是搭便车,顺便保护大家……整个路途非常危险,大家都非常清楚,我们为了确保大家安全,才不得已做出的安排……请大家放心,很快就会到达目的地,那时候不会对大家在由任何限制……”

  梁志高拚命地向着这些家属们解释。

  他有些后悔,之前还庆幸自己被分配到这节有着好几名年轻漂亮苏联女孩的车厢呢。

  这节车厢里很多都是女人。

  还是彪悍的俄罗斯女人!

  年龄不大,战斗力爆棚。

  更要命的是,面对这些女人,梁志高根本不能还手。

  上车前,老闆就告诉过他,这一路上必须照顾所有苏联人的情绪,避免出现问题。

  那些技术专家们倒是老实地待在包间内写各种资料跟画图,除了需要图纸跟一些基础工具资料什么的,很少有人找他的麻烦。

  可这些家属就不一样了。

  “保护我们的安全?为什么之前没有人保护我们?全副武装的他们,是来看押我们的吧?”最开始发问的银髮女郎冷冷地看着梁志高。

  几名军人不吭声,默默地站在一边。

  甚至为了避免给车上乘客造成压力,所有人都挤在最边上,人挨人。

  可这样做,并没让车上的乘客感到安全。

  “他们穿着美军的军装!想把我们押解交给美国人?”一个粗犷的声音顿时让车厢内混乱起来。

  一位典型的、膀大腰圆的俄罗斯大妈从后面挤出来了。

  梁志高听到这话,欲哭无泪。

  这些人闲得都有了被ohai妄想症了。

  他知道这些技术专家们的家属对美国人有多痛恨。

  “伊琳娜大婶,你看看,他们都跟我一样,中国面孔,怎么可能是美国人?何况,从莫斯科出发,火车怎么能到达美国?”

  彷彿为了证明他的话,拥挤在角落的一名军官站了出来。

  让苏lianda婶小姐们看清楚他并不是什么美军。

  “那他们上来干什么?”叫伊琳娜大婶的苏lianda妈一脸严肃地问梁志高。

  “要知道,我丈夫及其他同志都是飞弹专家,要是美国人想谋杀他们……”伊琳娜冷哼一声,满脸杀气地看着梁志高。

  “对,如果你们跟美国人联合起来,谋杀他们,我们怎么办!我要下车……”

  “我要下车!停车!我要下车……”

  “我们不去了!我们要回家!我们要回莫斯科……”

  整个车厢再次变得嘈杂起来。

  梁志高只能耐心地安抚着这些女暴龙们。

  给她们解释,这些军人不是上来看押她们或其他什么的。

  几名军人不懂俄语,也没法吭声。

  这节车厢的人员特殊,几名专家家里子女众多,从而导致梁志高的工作很艰难。

  几乎每天这些精力过剩的苏联女人吃饱喝足后,由于没有娱乐活动,都来找梁志高扯皮,利用这样的方式打发时间。

  每次这些女人发泄完后,可能也是因为累了,反而会自己安静下来,第二天继续。

  梁志高也试过不理她们,可不理会,这些女人更疯狂。

  不仅动口,甚至动手。

  为此,梁志高挨了好几次揍了。

  老闆要求,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梁志高很多时候都怀疑自己是否能活着回到基地。

  还好,身边跟着两个难兄难弟跟他一起面对这悲惨的旅途。

  “诸位,我会向老闆申请,看看是否可以在某些区域停车,让大家透透气……”

  无奈之下,梁志高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去打发这些女人。

  “你都说了多少次让我们下车?从来没实现过!我们在车上呆了多长时间,几乎都忘记了……”

  “就是,你口雷根本没真话,亏得我还那么喜欢你……”

  年轻的苏联女孩对梁志高表示了极大的愤怒。

  梁志高满脸通红,尴尬不已。

  还好有两名同志证明自己的清白。

  原则性的纪律问题,根本犯不得。

  之前每次停车时间都很短暂,补给速度也很快。

  这些女人看不到外面,也不能下去,就靠这个消磨时间……

  “诸位,如果你们愿意回到苏联,继续去过吃不饱穿不暖,连马铃薯都领不到的日子,我可以负责护送你们到边境。”

  梁志高不吭声,不代表新上来的军人不吭声。

  为首的军官的话,顿时让这些愤怒的苏联女人们沉默了下来。

  等到场面安静,他才继续说道:“诸位,大家都清楚情况,就因为你们的家人太过重要,所以不容有任何闪失。上车前大家就已经了解整个旅途非常艰苦,了解情况的!现在已经快要到目的地了……”

  军官继续说道。

  梁志高在旁边同步翻译。

  女人们瞬间不再吭声。

  她们不愿意再回到苏联那个她们深爱,但又不得不逃离的国家。

  之前大家过的什么日子,他们清楚。

  但凡日子过得下去,谁愿意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祖国?

  之所以踏上这列火车,就为了给孩子更良好的成长环境。

  原本她们享受着充足的供应,哪怕生活并不富足,至少衣食无忧,安心地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

  这些年随着国家经济恶化,她们的生活环境每况愈下。

  以前至少还能确保马铃薯供应,虽然牛肉很长时间都没有了……

  最后,面包跟马铃薯都没了。

  在苏联做生意的中国人,给他们描绘的中国遍地黄金,对人才极度渴求,为了过上好日子,这些女人说服了他们在保密单位工作的丈夫,变卖家产,带着少量行礼踏上了这列火车。

  漫长的旅途,上万公里的行程。

  火车大多数时候在行驶,停车都很少。

  即使停车,也不让车上的人员下去。

  任何人都难以忍受。

  车里没有自然光的采光系统,没有窗户,只有顶部一些用于通风的设计,内部就靠着点灯照明。

  车厢内的人甚至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时间越长,越难以忍受。

  何况,这些军人身上的qiang,那都是真家伙!

  哪怕是梁志高这些人,同样难以忍受。虽然火车停留进行物资补给的时候,能开门看到外面的状况。

  每一次补给,外面都是黑夜。

  具体停在什么地方,他们同样是不知道。

  甚至他们同样不允许下车厢。

  刚刚从车站上来的这些军人,让他们知道已经进入了国内。

  可整个行程还有多长时间,谁都不知道。

  梁志高觉得,自己的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

  在军人要把他们送回苏联的威胁下,那些不愿意继续回去过那种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整天以闹腾来发泄过剩精力的女人,终于返回了各自的车厢所在的区域。

  估摸着又能安稳几个小时,梁志高才鬆了一口气。

  “同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他们了,这帮苏联娘们儿,太难打整了……”

  “不用谢,时间久了,谁都难以忍受这样的环境。尤其她们只是普通人……车上没有什么娱乐,周围都是熟悉的人,连聊天都已经聊得没有聊的了……”

  军官没有介绍自己,很是理解梁志高现在的处境。

  “也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

  军人没回答他。

  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能结束这没有任何意义的任务。

  执行任务时,上级只是告诉他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其他任何资讯都没有告诉他们。

  “不过,现在有了你们,就没有那么难熬了,咱们几乎每天都会被这些女人揍一顿……”一名年轻人很是高兴地说道。

  “唯独就是有点挤……”梁志高有些不好意思,“里面空,但是我们不能进去……”

  “放心,我们不会进去。”军人的话,让梁志高如获重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