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推武道 第四十五章 做客

小说:横推武道 作者:老子就是无敌 更新时间:2020-07-31 18:54: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柳沁和他一样都是在一中念书,住的地方自然也不可能远到哪里去。

  她家所在的那个小区名字叫学府花苑,正位于一中的北边。

  虽然有些偏远,但离滨江华庭直线距离只有不到五公里,骑自行车只要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达。

  只有这么点距离,李悼也懒得坐车,直接跑步去了那边。

  就当饭前热身一下了。

  花了十五分钟左右,他就来到了柳沁住的小区外面,手上也多出了一个水果袋子。

  里面装的樱桃,是他在路上的水果店里顺路买的礼物。

  小区的档次比滨江华庭要低一些,进口那里也没有站岗的门卫,只有两个五十多岁的保安坐在岗亭里聊天。

  都不用刷门禁卡,李悼就这么直接走进了小区。

  然后很快就找到柳沁家所在的那一栋楼,来到她家那一层。

  “怎么没喊我去接你?”

  开门的柳沁一脸惊讶,她刚刚还给李悼发消息,准备过会儿下去接他的。

  却没想到李悼已经自己找上来了。

  “不是很难找,就直接过来了。”

  李悼换上柳沁拿给他的拖鞋,跟在后面走进了屋子。

  客厅里电视正放着电影,不过并没有什么人在看,厨房里则响着忙碌的声音,一阵饭菜的香味从那边传过来。

  “坐吧,你要喝什么,茶叶还是白开?”

  柳沁把他领到沙发那边,又拿了一个杯子要为他倒茶。

  说着她似是有点不好意思,“我家就只有这两样了。”

  “白开就行了。”

  李悼很少像今天这样独自去陌生人家里做客,饶是比同龄人早熟太多,也不免有些拘束。

  如果不是为了遗留物,他肯定不会轻易答应来做客。

  柳沁自然不可能让做客人的自己去倒茶,拿着杯子到饮水机那里为他倒起了水。

  她今天穿的普通家居装,上面是一件白色t恤,下面搭配着真丝七分裤。

  现在在那里弯着腰倒水,原本宽松的真丝裤顿时被紧紧绷了起来,勾勒出完美的臀部曲线,看上去弹性惊人,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抓一把。

  李悼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不是他假正经,而是厨房里有人出来了。

  “阿姨好。”

  他站了起来,向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那个女人打了个招呼。

  那个女人戴着眼镜,身上虽然穿着围裙,却丝毫气质不减,应该是常年做教育一类的工作。

  “你好,我是沁沁的妈妈。”

  柳沁妈妈一脸微笑,她手上拿着勺子,显然是听到动静出来看外面的情况。

  按理来说她也差不多四十左右了,但无论是身材还是皮肤都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

  走在外面说是柳沁的姐姐或许都有人信。

  “快坐下吧,再稍等一会儿,晚饭马上就好了。”

  柳沁妈妈的态度很和善,说完就又回了厨房忙碌了起来。

  “来,喝茶。”

  柳沁把杯子端了过来,递给了李悼。

  “你爸爸呢?”

  李悼可没忘了今天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他只想看看那件遗留物。

  “他还在路上呢,大概再有二十分钟就能到家吧。”

  柳沁看了一下挂钟。

  她爸爸每到周五下班会早一点,四点多就可以走了,开车回临海要近两个小时,差不多每次快到七点的时候到家。

  没想到正主都还没回来,李悼也只好坐在这看着电视,和柳沁随意聊了起来。

  “你现在看了多少了?”柳沁有些好奇。

  “那本介绍民俗的快看完了,准备入手编年史。”

  李悼回道。

  “这么快?”柳沁有些惊讶。

  那几本书她都看过,自然知道每一本书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

  “还好吧,这几天一直都在家里看书。”

  李悼编了个谎话。

  实际上自然是因为他强化了智力,看书的速度突飞猛进,所以才会这么快。

  “难怪……”

  柳沁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像李悼这样的体格,一直宅在家里看书什么的真的好违和……

  没有人打扰,两人很快就聊开了。

  便在他们聊得正投入的时候,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个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出来,身上还穿着很正式的衬衫,一看就知道是刚刚从哪里下班回来。

  正是柳沁的爸爸,柳觉夏。

  “爸爸。”柳沁一脸开心的迎了上去,将她爸爸提在手上的包接了过来。

  柳觉夏笑着摸了摸女儿脑袋,笑容里满是宠溺。

  接着他就把视线落在了李悼身上,向李悼走了过来。

  “叔叔好。”

  李悼也一直都在打量着对方。

  可能是心理上的作用,他总觉得专门做学术的柳觉夏,身上似乎带有一种特殊的气场。

  “你就是李悼吧。”

  柳觉夏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笑吟吟地伸出右手。

  “没想到以李文光那家伙的基因,生的儿子居然这么高这么壮。”

  他这会儿走近了才发现李悼这身板不是一般的厉害,差不多一米九的个头,浑身上下都是肌肉,隐隐散发着一种压迫感。

  只是李悼的这身肌肉不是那种夸张的大块头,加上身高的原因,所以柳觉夏刚刚在门口时才没看得出来。

  “你认识我爸爸?”

  李悼有些惊讶,伸手与他握在一起。

  旁边的柳沁也一脸惊讶地看着她爸爸。

  “认识很多年了,当初我们是大学同学,我还参加过你父母的婚礼。”

  柳觉夏笑着道:“只是我后来出了国,就渐渐断了联系,前两年才刚从国外回来。”

  听了他的讲述,李悼才明白他们之间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二十年前那个时候各方面都远不如现在,那时候帝国网络都没有普及,和国外亲友联系只能靠书信和电话,而且费用昂贵,所以时间一长,柳觉夏就和很多同学好友都基本断了联系。

  因为妻女家人都在国内,他也厌倦了每年都要两边来回飞,加上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干脆辞去了国外公司的高薪工作回到帝国,带着妻女来到很有发展前途的临海定居了起来。

  临海市虽然很大,但中高层的很多圈子都是高度重合的,所以在回到临海后没多久,柳觉夏就在一次活动中遇到了李文光。

  两人意外重逢自是惊喜交加,互相聊了很久,都彼此知道了双方的大致状况。

  所以柳觉夏在听女儿说有个叫李悼的男生想要来参观遗留物时,便立刻想到了李文光的儿子也叫李悼,再听说李悼也是一中的学生,刚刚高考完毕后,顿时便确定了就是老友李文光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