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推武道 第八章 潜能

小说:横推武道 作者:老子就是无敌 更新时间:2020-06-25 07:43: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啤酒送了过来,一众人却也暂时没喝的心思了,就等着几个女生回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儿。

  这一等就是十分钟,等到马涛都快坐不住准备出去找她们的时候,杨璐璐先和两个女生回来了。

  “怎么回事?”马涛赶忙问道。

  “关你什么事儿!整体逼逼叨叨的就你事儿多!安静点成吗?”出去了一趟,杨璐璐的心情明显变差了许多,毫不客气地就怼道。

  莫名吃了一个瘪,马涛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不过他看出杨璐璐现在心情不好,就没像平时那样和她怼上。

  “璐璐。”李悼喊了她一声。

  杨璐璐看了他一眼,哀声叹了口气。

  “卢倩倩她家出事了。”她语气复杂,低声说道:“她爸爸被查出肝癌晚期,已经没多长时间能活了。”

  李悼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记得,卢倩倩她妈妈不是去年刚走吗?”杨飞宇犹豫了片刻,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也是癌症。”李悼点了点头,语气低沉。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卢倩倩家里已经没钱了,她妈妈治病时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借了不少亲戚的钱,现在她爸爸又倒下了……”

  李悼沉默无,卢倩倩家只是普通的工薪家庭,平时无事时还能有点积蓄,但一遇到大病大灾,就完全支撑不住了。

  杨璐璐低声道:“她九月份不去大学报名了,跟着她的表姐去外地打工,赚钱还债。”

  “她不去读大学了?”李悼顿时一惊。

  卢倩倩这次考上的学校非常好,如果就这么放弃这个机会,去外地打什么工的话,可以说她这辈子都被毁了。

  这时他也明白刚刚卢倩倩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了。

  同学们都光鲜照人,一个个前途无量,而自己却沦为了一个给他们端茶送水的打工妹,这样的心理落差,别说她那种本来就内向的女孩子,就是马涛这种没脸没皮的男生都受不了。

  “她爸爸现在住院的钱都是借的,还怎么读大学。”杨璐璐叹气。

  李悼皱了皱眉,没想到卢倩倩家里的情况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

  这时包厢里的其他同学也都知道了卢倩倩的遭遇,一个个都低声议论了起来,之前的气氛荡然无存。

  没过一会儿,楚雪从外面回来了,她眼睛泛红,显然刚刚哭过。

  “你说,我们现在要是来一场募捐,能行吗?”楚雪坐好后,看着大家问道。

  显然她想用募捐的方式来为卢倩倩提供一点帮助。

  “还是别吧,不是所有的同学身上都有钱的。”李悼扫视了一圈,便看到有不少同学脸上都露出了难色。

  大家都还是学生,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父母给的零花钱,本就没有多少,再加上又花的快,身上没钱的还是占大多数。

  这个时候发起募捐,让那些没钱的同学怎么办?不但让没钱的同学尴尬,出钱的同学也会心生不满,最后弄得大家都不快活。

  “那就算了。”楚雪微微失望。

  “先吃吧,吃完了再说。”

  李悼打定了主意,准备等下去找卢倩倩,如果可以,尽可能的给她一些帮助。

  卢倩倩的遭遇虽然让人惋惜,但终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在经过开始的讨论和惋惜后,关于她的话题没多久就沉寂了下来。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感同身受。

  聚餐很快就结束,吃完后,马涛领着同学们去了附近一家他早就找好的ktv,包了两间豪华大包厢开始k歌。

  李悼没有跟过去唱歌,这时的他已经来到了一家医院。

  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走廊里,卢倩倩低着头走在前面,双手交握提着一个饭盒,这是给她爸爸带的午饭。

  李悼和杨飞宇、楚雪等几个人提着刚买的水果等东西,跟在她的后面走着。

  他们都是平时和卢倩倩走的比较近的同学,这会儿跟着一起过来探望她爸爸。

  “你们不用来的……”卢倩倩低声道:“谢谢你们了。”

  本来就很内向的她遭遇到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在他们面前变得非常自闭,和谁说话都低着头,声音也很小。

  和她关系最好的楚雪没有说话,走在旁边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没过多久就到了病房,病房位于八楼,是三张病床一起住的那种普通房间,除了卢倩倩爸爸外,病房里还有两个病人。

  卢倩倩提着饭盒快步走到她爸爸的病床前,将饭盒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和爸爸小声说起话来。

  她爸爸脸色苍白,神情憔悴,甚至从床上坐起来都需要卢倩倩的帮助。

  看到这一幕的大家都心头沉重,知道他的情况已经十分不乐观了。

  得知女儿的同学们来看自己后,他显得很高兴,连连招呼大家坐下来。

  卢倩倩则先带着饭盒出了病房,去微波炉那里热饭菜,现在已经一点多钟,吃饭本就晚了,何况她爸爸还是病人,更不能轻易饿着肚子。

  楚雪跟了过去,他们几人凑了一些钱在她那里,她正好趁这个和卢倩倩独处的机会,把钱交给卢倩倩。

  病房内。

  “真难为你们了,来这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卢倩倩爸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们不用坐,站站就好了。”几人都纷纷这样说道。

  李悼的视线落在旁边柜子上的打印单上,那是医院每天早上都会发的医费单,他看到上面已经显示欠费了。

  “也没什么招待你们的,来吃点水果吧。”卢倩倩爸爸说着便侧过身子,要去拿放在床边地上的苹果。

  但现在他重病在身,体弱无力,俯身的时候撑在床沿上的右手支撑不住,身子猛地向下一倾,眼看就要摔下床去。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李悼就已经快步冲了上去,及时托住了他。

  “没事吧!”

  “还好李悼动作快,不然就……”

  “刚刚真的好危险。”

  等到这时,杨飞宇他们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围了上来查看情况,议论纷纷。

  卢倩倩爸爸也一脸后怕,病床虽然不高,但他身上还插着管子,真的摔下去后果难料。

  “这个同学,真是多谢你了。”他感激地对李悼说道。

  “叔叔太客气了。”李悼小心托着卢倩倩爸爸的身子,将他扶上去,“举手之劳而已,你身上没哪里……”

  还未说完,他话语突然一顿,视线也落在了自己无意中碰到的那串念珠上。

  那是卢倩倩爸爸戴在手腕的一串念珠,黑不溜秋很不起眼,看着古色古香带点历史厚重感,实际上谁都知道这玩意儿就是到处都有的卖的地摊货。

  就在李悼无意碰到这串念珠的时候,指尖微微一麻,一道极其阴冷的气息从那串念珠上向他的体内涌来。

  而他的视线中,属性信息也自动跳了出来,在力体敏等属性后面,几个小字缓缓浮现。

  潜能吸收中:1%……3%……5%……

  “这是倩倩妈妈前年在外面旅游时买的纪念品,买回来后就一直戴着。”

  卢倩倩爸爸注意到了李悼的视线,“她妈妈走后我本来准备扔掉的,后来想想可以当做个念想,就留着没扔自己戴上了,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

  “阿姨的遗物吗,那叔叔你还是……”

  李悼正准备婉拒,脸色忽然微变。

  按照卢倩倩爸爸的说法,这串念珠是卢倩倩妈妈在前年,也就是去世前一年买回来的,买回来后一直贴身戴着,一年后就因病逝世了。

  卢倩倩妈妈死后,她爸爸处于怀念就自己戴上了念珠,而就在一年后,查出了肝癌晚期。

  两者都是在佩戴这串念珠的一年后被查出癌症,这种惊人的相似程度,究竟是巧合,还是……

  李悼看着视线中缓缓增加的潜能,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谢谢叔叔,我确实对这串念珠很感兴趣。”他快速考虑过后,没有拒绝,选择接下了念珠。

  “本来就是不值钱的小东西,没什么好谢的。”卢倩倩爸爸笑了起来,没注意到李悼刚刚的脸色变化。

  没过一会儿,热好了饭菜的卢倩倩回来了,听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后也是吓了一跳,又感谢了李悼一番。

  卢倩倩爸爸开始吃午饭,他们聊了一会儿后也没有再多做停留,纷纷和他告别离开。

  电梯处。

  “你们先下去,我有点事和卢倩倩说下。”李悼没有急着进去,对电梯里的几人说道。

  楚雪点点头,按上了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上。

  “你手机呢?”李悼伸手说道。

  “要手机做什么?”

  卢倩倩有些疑惑,拿出自己的手机。

  “我对你爸爸的这串念珠感兴趣,你爸爸就把它直接送给了我。”

  李悼一边说着,一边从她手机里调出收款二维码,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二维码一扫。

  “要是普通东西也就算了,但这上面串的珠子都是真货,比较贵重,我就这么收下来实在不合适,所以还是买下来吧。”

  说话的同时,他就给卢倩倩的手机里转去了一万亚元。

  听到手机里响起的收款信息,卢倩倩的眼眶顿时就红了,抱住李悼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知道那串念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只值十几块的地摊货,根本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李悼说的那些都是为了帮助她而使用的借口。

  按理来说她不应该接受,但她实在太需要这笔钱了。

  “去照顾叔叔吧。”李悼拍了拍女孩的背,轻声说道。

  对一个才十八岁的女生来说,她所遭遇的这一切打击实在太残酷了,这种沉重根本不是她这个年龄所能承受的。

  尽管很想帮助卢倩倩彻底走出困境,但他也还没这个能力,这一万亚元是他现在能提供给对方的唯一帮助了。

  在暗网不断买各种格斗技,又定制了一把剑,花钱速度非常快,如今李悼身上就只剩下了这一万亚多元。

  “谢谢你。”卢倩倩松开了李悼,泪眼婆娑,“真的很谢谢你。”

  “再见。”

  李悼没再多说什么,走进了电梯。

  一直等到电梯门关上,卢倩倩才抹着眼泪转身离开。

  ……

  ……

  从医院离开后,李悼没有和楚雪他们回去,借口家中还有其他事就和他们分开了。

  刚坐进出租车,他就拿出了那串念珠,仔细观察研究了起来。

  虽然卢倩倩父母的遭遇很可怕,都隐隐和这串念珠有着关联,但李悼也没有太过于忌惮,卢倩倩父母都是佩戴了一年时间才查出癌症,他只接触这么一会儿,没什么好怕的。

  这串念珠总共由十八颗黑色珠子串成,看着似是由黑玉制成,但真正材质还需要通过专业的鉴定才知道。

  李悼研究了一会儿后,忽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用两根手指小心捻起悬落在最下面的那块只有指甲盖大,通体呈暗红色的方形吊坠,当捻住这块微型吊坠时,那种阴冷的感觉顿时更加强烈了。

  视线中潜能增加的速度也一下子加快了许多。

  “潜能的真正来源,是念珠上的这个吊坠?”

  李悼想到这里,手指用力一拽,小方牌就从那串念珠上扯了下来。

  “果然……”

  如他猜测中的那样,在失去了小方牌后,念珠就再没有了那种阴冷的感觉,潜能也停止了跳动。

  当他重新拿起小方牌时,潜能才再次恢复了增长。

  李悼默默打量着这个暗红色小方牌,但他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完全看不出这个小方牌究竟什么来头,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将其和念珠一起收了起来。

  他有个表叔是做古董生意的,他准备明天去那个表叔那里,看看那个表叔能不能看出这个东西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