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推武道 第七章 聚会

小说:横推武道 作者:老子就是无敌 更新时间:2020-06-24 17:22: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李悼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发现自己此刻出乎意料的平静。

  不仅没有产生因杀人而出现的那种不适感,甚至还隐隐有几分……难以名述的感觉。

  他的心现在跳的很快,但并不是因为杀人后的害怕和恐惧。

  “先处理了这两具尸体……”

  李悼强行按下内心的感觉,开始动手处理尸体。

  尸体很好处理,只要照搬这两人的方式,直接抛进旁边的河里就行了。

  这条河就是原来的内城河,又宽又深,加上地方僻静几乎不会有人来,而且一路没有监控不会留下痕迹,所以光头男他们才会选择来这里抛尸。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就在几分钟后他们自己也会变成一具尸体,被人抛进这条河里。

  两个尸体的死状都很恐怖,寸头男整张脸都被打得稀烂,光凭脸任谁都认不出他的身份。

  而光头男被那记沉重的侧鞭腿轰在脑门上,脑袋都被轰得变了形,七窍都在流血,比寸头男好不到哪里去。

  李悼一手抓着一条大腿,将他们拖到了岸边,随着两道落水声响起,两具尸体已经被扔下了河。

  本来还应该绑上大石头防止日后浮上来,但他现在手上既没有绳子,附近也没什么石块,索性便不管了。

  处理完两具尸体,李悼回到原来的地方,仔细查看了一遍现场,确认自己没有落下任何东西后,便直接抽身离去。

  他没有处理现场的血迹等残留,一是没有这个经验,贸然处理反而有可能留下自己的痕迹,二则是没有必要。

  空气闷热到这种程度,深夜必有一场暴雨,到时候一些痕迹都会洗刷得干干净净。

  回去后,李悼原以为自己今晚会做一场梦,没想到睡了一晚上的好觉。

  杀了两个人居然还睡得这么香,让他都不由产生一种古怪的感觉,甚至怀疑内心深处的自己会不会就是个疯子变态。

  当夜深夜如李悼所料下了场大暴雨,下了暴雨后,他就彻底放心下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特意关注了城市新闻,不过一直都没有看到相关的新闻报道,也不知道是那两个尸体是还没有被人发现还是其他什么情况。

  李悼更倾向于还没有被发现,虽然算算时间那两个尸体应该已经浮上来了,但那个小树林太偏僻,几乎不会有人走到那里,就是浮上来也没人看到。

  不过那两人明显是黑帮成员,长时间失踪不露面,其他的黑帮成员迟早会找到那里,被发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为了避免接下来的麻烦,李悼重新找了个暂时停工的工地作为新的练拳场所,再没有回过那个小树林。

  花了三天,巴鲁踢拳的进度也被他练到了满级,他又买了下那个十字秘杀剑。

  本来像这种一看就知道需要武器来配合练习的武学,李悼基本都不会考虑的,但没有办法,他手头剩下的虚拟币只够买这个十字秘杀剑了……

  剩下的几个都实在太贵,他暂时还收到足够的虚拟币。

  为此他还从网上订制了一把细剑,只不过细剑需要十天才能送到,所以李悼暂时只能用工地上的钢筋来练习。

  ……

  哧!

  一道模糊的残影从半空中高速掠过,在撕裂气流的剧烈呼啸声中,狠狠刺在前面红砖的中心泥点之上。

  “啪”的一声脆响,红砖瞬间四分五裂,粉尘飞扬!

  那道残影也显出了原形,是一根一米多长,布满锈迹的钢筋。

  能将坚硬的红砖直接刺碎,可见刚刚的那道力量有多强,要是换做一个人站在这里,恐怕整个身体都会被捅个对穿。

  尽管展现出了如此强悍的破坏力,李悼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样子。

  “还是不行……”

  他看着视线中完全没有动弹的进度,知道刚刚自己那下又失败了。

  钢筋终究只是钢筋,没有定制的武器,李悼练起来困难重重,总是失败。

  从昨天到现在,十字秘杀剑的进度才到2.3%,连入门的标准都没达到……实在太难了。

  当然进度之所以这么慢,也不全是因为没有趁手武器,还有十字秘杀剑本身就需要大量练习的缘故。

  大概要一千三百多遍才能达到初级层次,可以说是李悼这么多武学中,需要练习量最大的那个了。

  又失败了好几次,李悼实在没了心情,看了下时间后,就随手丢掉了钢筋不再练了。

  今天已经是周五,约定好毕业聚餐的日子,先一起吃个午饭,然后下午去唱歌打游戏,到了晚上吃个饭就散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本来只有一顿午饭来着,但是马涛觉得不过瘾,在他的建议下就又加上了后续内容。

  当然他的建议会当场就被采纳的主要原因,就在于马涛主动包揽了所有费用。

  除了午饭的费用由大家aa制外,其他的消费都由他马公子买单。

  这种好事当然没人反对。

  李悼回家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后,时间就已经到了十点,聚餐的酒店还在高新区,开车至少要20分钟,所以他也没有耽搁,直接就出门找了个出租去了酒店。

  路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因为不少地方都在修路,原本就不怎么宽的道路只剩下一半宽度,导致一路上堵车严重。

  等李悼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到了十点四十,花费了正常情况下的双倍时间。

  让他不由庆幸自己出门够早,若是掐着点过来,就真要迟到了。

  进了酒店大门,李悼才想起自己忘了问他们具体在几号房间,便找到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小姐姐,在小姐姐的带领下,找到了二楼的一间包厢。

  包厢很大,毕竟要容纳下一个班级的学生,空间就不可能小。

  这时候包厢里已经有十几个人了,彼此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或是聊天或是玩着各自的游戏,当然绝大部分人都是在玩手机。

  “李悼,这边。”

  李悼还没来得及和门口的两个同学打招呼,便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白净女生正在冲他招着手,旁边还聚着几个女生。

  是他们班的班长,楚雪。

  “来来来,扫这里。”楚雪指着旁边的付款二维码,对走过来的李悼说道。

  “我还以为你多么想我呢。”李悼一边用手机扫着上面的二维码,一边故作伤心,“白高兴一场。”

  两人平时在学校时关系不错,相互开玩笑是常事。

  “我想谁都不会想你。”

  楚雪哼了一声,同时将李悼的名字记了上去。

  她这是在代收聚餐费用,作为班长,这个任务也就落到了她的头上。

  “你身体怎么样了?”记完名字后,楚雪关心道。

  李悼落水昏迷的事儿在班上不是秘密,连毕业聚餐都因此延迟了,所以基本大家都知道。

  有一些同学在他昏迷时去医院看过他,其中就有楚雪。

  他爸妈跟他说过了这事,知道有哪些同学去看过自己,所以准备趁今天正好人都在场,单独请那几个同学吃顿晚饭表示感谢。

  “早就恢复过来了。”李悼挥挥手。

  不但早就恢复了过来,身体健康程度更是远超落水之前,每天坚持不懈的练拳,让他的身体强度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

  只不过他使用的不是传统的锻炼方法,没有刻意练出健身房里的那种大块头肌肉,所以楚雪才没看出他身上的变化罢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时间,四五个同学结伴进来了,见楚雪开始忙着收钱,李悼就不再打扰她,和其他几个相熟的同学简单聊过后,随便找了个较为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的同学也越来越多,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让不少人都有说不完的话,包厢里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

  杨飞宇他们几个也陆续到了,几人坐在了一块儿,围在一起聊着天等开饭。

  等到十二点的时候,基本上班上的同学都已经来齐,楚雪便准备通知服务员上菜。

  “还差好几个呢,不再等会儿吗?”

  坐在楚雪近处的杨璐璐问道。

  她看到还有一些座位都空着,有不少熟悉的面孔也没有看到。

  这个包厢用的是可以坐十五人的那种加大型圆桌,楚雪和李悼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

  “没来的几个不是在外面旅游就是有其他的事儿。”楚雪报了几个同学的名字,不是在旅游就是去了乡下老家,“能来的都已经来了。”

  杨璐璐一听,想想确实也是。

  毕竟高考都过去了一个月,这么长时间,有条件的同学肯定抓紧机会出去玩了。

  今天到场的能有这么多,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得到楚雪的通知后,早就做好准备的服务员将一道道菜肴送进了包厢,很快就铺满了桌面。

  到了这个时间,很多人都已经有点饿了,彼此都是认识了三年的同学也不拘束,等到刚上好菜,拿起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大家边吃边聊,气氛热烈。

  不过有人却觉得气氛还不够。

  “就这么吃饭有啥意思。”

  马涛晃着手上装着橙汁的杯子,嚷嚷道:“以后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见,同学三年,怎么至少都得喝上一场吧!”

  “马涛,你想喝酒?”楚雪立刻就明白了马涛的意思,眉毛一竖,“酒那东西能乱喝吗?不许喝!”

  做班长的她责任心很重,考虑的比较多,当然不会放着马涛乱来。

  大家都还是学生,万一喝出什么事儿怎么办?

  “我们这儿这么多人,喝点酒能出什么事。”马涛不满道:“男生又不是你们女生,光喝饮料怎么行。”

  “不行,就是不许喝!”

  楚雪还是不松口,态度坚决,桌上包括杨璐璐在内的几个女生也都支持她。

  而胖子的提议则得到了很多男生的拥簇,男生们觉得马涛说的确实有道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以后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不喝点酒说不过去。

  一时双方僵持不下。

  僵持了一会儿,李悼实在看不下去了,便给了个折中的建议。

  “好了好了,大家各退一步,喝酒可以,但只能喝啤酒,不然就不许喝,行不行?”

  马涛虽然觉得啤酒没那么过瘾,但女生那边态度坚决,只好接受这个提议,楚雪她们也没有意见,认为可以接受。

  于是李悼和从门外经过的服务员说了这事,服务员让他们稍等片刻,等下就会把啤酒送上来。

  四分钟后。

  包厢的房门从外面打开。

  “抱歉,我们酒店今天有点忙。”外面的女服务员弯着腰,抱起放在地上的一箱啤酒,“这是你们的……”

  只是当她直起身子看到包厢里的众人时,脚下的动作顿时一停。

  而李悼他们看到这个服务员,也全都愣住了。

  服务员很年轻,看上去也就十几岁,此刻她那带着几分稚嫩的脸上充满了措手不及和惶然不堪。

  “……卢倩倩?”马涛张大了嘴巴,叫出了她的名字。

  这是他们班上的一个女生,叫卢倩倩,学习很好,在班上稳坐前五,只是比较腼腆,不怎么和人说话,是个很内向的女生。

  听到马涛叫出她的名字,卢倩倩小脸一白,包厢里穿戴光鲜体面的同学们,和穿着服务员制服抱着啤酒箱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同学们异样的眼神宛如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胸口,让她整个人都无法呼吸。

  卢倩倩低着头快步走进来,将手上的啤酒箱放在地上。

  “你们的啤酒。”

  说完这句她自己可能都听不到的话后,卢倩倩转身就冲出了包厢,连房门都忘了关上。

  慌乱的脚步就像是在往外逃。

  “倩倩!”楚雪连忙起身追了出去,杨璐璐和好几个女生也紧跟其后。

  “不是说卢倩倩在外面旅游吗?难道我记错了?”马涛愕然望向众人,语气中带着些不解。

  楚雪在之前说的有几个正在外面旅游的同学,其中就有卢倩倩的名字。

  李悼摇头道:“也可能是楚雪记错了,等她们几个回来就知道了。”

  从刚刚卢倩倩那样的反应来看,应该不只是打暑假工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在里面。

  以前在班上他和卢倩倩在学习上交流的很多,两人很熟,前段时间在医院昏迷时,卢倩倩也去看过他。

  所以李悼也很关心卢倩倩身上的情况,只不过现在有楚雪她们几个女生跟过去了,他便没有也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