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107章韩厉X颜瑟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7章

  韩厉的初恋以失败告捷,除了爱情,他还失去了自己的童贞。

  韩厉很痛苦。

  韩厉很难受。

  第一个大年夜,他值班结束后无处可去,背着行囊守在了路星鸣家门口,高大的身形佝偻在角落,路灯倒映下的影子失魂落魄。

  屋子里的塞翁失马早就看到了他,一直趴在落地窗前向外张望。

  滴——!

  前面有汽车鸣笛声,同时一道白光打了上来。

  韩厉被晃得眼晕,他张手遮住,半眯起眼看了过去。

  轿车的车窗滑下,路星鸣探出眼。

  “韩厉?”

  韩厉虚虚抬手招了下。

  “大过年的,你在我这儿当门神呢?”

  韩厉懒抬起眼睑,无精打采说;“美得你。”

  路星鸣轻哼,开门将车驶入车库,见韩厉还愣愣杵在那里,不耐烦地皱了下眉头,冷声催促:“你到底进不进来。”

  韩厉立马站起,领着包走了进去。

  路星鸣随手将钥匙丢在柜上,说:“我这儿没有多余的房间,你要睡就睡沙发。”

  韩厉不挑,对他来说有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

  塞翁失马一直在两人脚边打转,韩厉低着头逗弄了会儿,半晌抬眸问:“你之前不是去了怀月村,有韩云知的消息了吗?”

  路星鸣表情冷生:“听人说去了南方,在读高三。”

  韩厉挑眉:“留级了?”

  路星鸣淡淡嗯了声。

  每个地方的教育方式不同,她又荒废了半年,重读高二再参加高考是最稳妥的方式。之前村长给路星鸣发了张小姑娘的照片。

  她穿着宽大的校服站在庙里,齐耳发,眉眼一如既往的乖巧怜人。

  “那你们应该很快就能见面了……”说到这儿,韩厉语气骤然低落。

  路星鸣觉察出他神色落寞,眯眯眼,轻笑两声:“你不是脱单了,怎么,这么快就失恋了?”

  韩厉蔫蔫看着他,闷闷沉沉坐在沙发上揪扯狗耳朵,神色比先前还要低沉。

  路星鸣无奈摇摇头,撸起袖子进厨房做了几道菜,又取出两瓶酒放在桌上,招呼韩厉过来,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过来吃点。”

  韩厉一天正天没吃饭的确是饿了,他没客气,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又端起酒杯一杯接一杯喝着。

  路星鸣不饿,懒倚着椅背静静看他吃。

  “吃完就回去吧。”

  韩厉嘴里还嚼着东西,听到这话动作瞬间停了,抬头看着他。

  路星鸣捧着水杯:“韩祝祝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奶奶病了,让你回去过年,顺便看看你奶奶。”

  韩厉眉目低沉,一脸的不悦。

  要是以前他肯定会回去,但是自从知道了老人家所做的那些事后,便对抚养他长大的奶奶生出几分反感。

  他无法相信一直抚养他长大的奶奶会如此残忍的让人把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丢弃深山老林,说句难听的,那就是谋杀。

  韩厉知道不应该对奶奶有偏见,可也无法忘记她的所作所为。

  “肯定是装的。”韩厉笃定道,“几个月前我妈告诉我爸病了,结果呢?幸好我机智跑得快,不然就中套了。”

  一家人联合起来骗他回去,不是装病就是装死,各种手段用了个遍。狼来了的次数多了,韩厉也不会再信了。

  “就算真病了也有我爸妈照顾着,她身子骨硬朗,没几天就好了,犯不着我回去。”

  路星鸣没再说话。

  几杯酒下肚,韩厉眼前开始产生幻影,他用力眨眨眼,单手支撑着头不让它垂下,“喂,路星鸣。”

  “嗯?”

  “你有没有考虑过,要是韩云知不回来怎么办。”

  路星鸣很快回答:“她会回来。”

  “假如嘛。”

  “没有假如。”

  “……”

  这天儿是没办法聊下去了。

  估计是喝得太多,韩厉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结结巴巴和路星鸣诉说着这几日的酸水,“你说女人是什么做的?我以为她把我当男朋友,结果我他妈就是个司机,哦不……还兼职鸭子。”

  韩厉悔恨。

  悔恨万分!

  他当初就应该控制住,就不应该被美色迷惑!

  现在好了,赔了夫人又折身。

  韩厉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握拳狠狠捶桌:“我算是明白了——!”

  路星鸣眸光闪烁:“你明白什么了?”

  韩厉中气十足,愤愤喊道:“她就是馋我的身子!!!”

  路星鸣抿唇忍了忍笑,上下打量韩厉几眼后,别头笑出了声。

  醉醺醺地韩立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到路星鸣跟前,伸手搭在他肩上,囫囵着说:“你、你笑什么?你……是不是取笑我?”

  路星鸣面无表情:“我没有。”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取笑我,你们……你们都瞧不上我。但是我、我不和你们计较。”

  说完,他脑袋重重垂落在路星鸣肩上,声音清浅无力:“你说……她为什么不喜欢我啊?”

  他该做的都做了,能学的也都学了。

  他那么努力的改变自己,可就是得不到她的垂怜。也许在颜瑟看来,他还只是当初那个冒冒失失闯入,

  一声不吭闯入她世界的毛头小子。

  他们不登对,这是真的。

  他不甘心,也是真的。

  “她还用钱羞辱我!!我是缺钱的人吗!我是吗?我是吗?我是吗?我他妈是!!”韩厉搂着路星鸣又哭又嚎,可谓把酒疯耍到极致。

  路星鸣眉心一跳,低音问:“你说的这个‘她’指的是颜瑟学姐吗?”

  路星鸣和颜瑟同校不同届,去研究院实习后,也一直都是颜瑟带着他,叫她声

  师父都是应该的。

  韩厉一挥膀子,“除了她还有谁?!除了她我谁也不从。”

  “……”

  “………”

  好吧,事情怎么样他都搞清楚了。

  路星鸣拉着他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那个钱是我让颜瑟给你的。”

  韩厉浑噩的双眸闪过茫然。

  “是我让她给你一份工作,工资是我再出。”

  “……??”

  “只是没想到让你误会了她。”

  韩厉此刻就像个哑巴一样不能语,这番话让他酒醒了大半,脑袋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四周寂静,两条狗在脚边撕咬打闹。

  韩厉喉结动了动,艰难发出声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路星鸣发出声叹息,拍拍他肩膀,眼神称得上慈爱:“谁让你是我侄子呢,我不管你谁管你。”

  “…………”

  “给爷爬。”

  韩厉更郁闷了。

  “你既然喜欢她,就去找她说清楚。她要是真拒绝了你,再来找我哭唧唧也不迟。”

  韩厉处境艰难他知道,他性格傲然他也知道。如果直接给他钱他肯定不会要,于是这才想到颜瑟,顺便还能帮他追一下老婆。

  韩厉握着酒杯不语。

  自从和家里脱离来到上京,曾经的狐朋狗友离开了大半,偶尔见面都要躲着走;方明和其他小弟是给他发过不少红包,但他怎么也拉不下脸拿人家东西。

  韩厉怎么也没想到,到头来费心费力帮他的会是曾经的死敌。

  果然,人心难测。

  韩厉深深叹了口气,看向路星鸣的眼神坚定:“路狗你放心,以后等我出息了,肯定还你钱。”

  路星鸣沉吟片刻:“我很感动,但还是算了。”

  “那我先走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韩厉阔步离去,没多久又折返回来,“东西我先放你这儿了,回头再取。”

  路星鸣淡淡一嗯声。

  韩厉挠了挠后脑勺,神色讪讪:“那个……不管怎么说都谢了。”说完转身离开。

  路星鸣叫住他:“韩厉。”

  他回头。

  窗外冬夜冷寂,他瞳眸幽邃透不进半点光。路星鸣看着他说:“趁着有家可回,还是回去看看吧。”

  韩厉一愣,低低嗯了声。

  人走后,客厅又静

  下。

  路星鸣随手开了电视,现在正在播放春晚,主持人正满脸笑着祝愿观众阖家欢乐。

  他垂眸抚摸着塞翁的大脑袋,眉目冷清。

  “你们想她吗?”

  塞翁汪了两声,当做回应。

  路星鸣眸光落向窗外:“我想了。”

  想她在的那个新年;

  想她在的每个夜晚;

  想念她的笑声和一切。

  如果无法相见,他

  就在这里祝她平安喜乐。

  **

  离开路星鸣家后,韩厉打车前往颜瑟所住的小区。

  出租车快到达目的地时,他突然瞥见马路边上停着辆熟悉的轿车,看颜色和车型与颜瑟的那辆一模一样。

  他眯了咪眼,抬手招呼司机把车子停下,半拉开窗户看了出去。

  车前围着四五个人,凶神恶煞,眉目狰狞,为首的握了根棍子,咣咣敲打着车头。

  “徐招娣你出来!!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你他娘给老子出来!”

  “你外甥快死了,你二哥都过不去了,不帮着点就算了,你刺激咱妈干什么!你出来!!”

  他越叫越凶,手上棍子敲得越狠。

  韩厉皱眉,徐招娣是谁?

  “师傅,麻烦你把车子往前开一下。”

  司机又向前挪了一小步。

  这会他看见了车牌号。

  “操。”韩厉低咒声,取出手机在班级微信群里发送语音,“老子遇到麻烦了,是哥们就来一趟。”

  接着把定位弄了过去。

  这个群的同学都是和他一样选择留在上京打工赚学费,现在估计都在各区巡逻,最近的十几分钟就能过来。

  韩厉付了车费,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喂——!你们干嘛呢!”

  他一嗓子过去,成功震慑到一群人。

  韩厉人高马大,狠厉的眸惊得一伙人小小后退了两步。

  他的声音让车内的颜瑟瞬间抬了眸。

  她握着手机的手指紧缩,凌乱的呼吸找寻到节奏。在看到他的这一刻,她长久紧绷起的神经突然放松,后背慢慢靠在了座椅上。

  韩厉一左一右拉扯开两个人,高大的身体挡在车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众人,厉声质问:“我说你们干嘛呢?三更半夜拦路抢劫啊!”

  为首的壮汉上下扫了他几眼,轻嗤:“你又不是警察,管我们干嘛?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快让开!”

  嘿,这可让韩厉乐了。

  他把羽绒服的拉链向下一拉,露出里面的执勤警服,骄傲挺起胸膛:“老子就是警察!”

  “……”

  “…………”

  这可让人超乎预料。

  对方面面相觑,神色变得古怪。

  拿着棒球棍的壮汉态度温和不少,说:“不瞒你说,里面坐的那个是我妹子,我这次来是找她的,这是我们家事,你还是别插

  手了。”

  韩厉冷笑:“不好意思,在我这儿只有违法,没有家事。你们现在要不自己走,要不和我走,看着办吧。”

  那人也不是个傻的,看韩厉说话这么横,一股子蛮相完全不像是正规的警察。

  他棍子指过去:“你说你是警察,你的执照呢,执照拿出来给我们看一下。”

  谁他妈还没个执照咋了。

  韩厉毫不犹豫掏出自己的工作执照给他们看。

  工作

  证上写的是实习执勤员,与正规的警员有很大区别。

  对方一把将韩厉推开:“你不是正规警察你说个屁!”

  韩厉被推得踉跄几步,后脚跟踩到快冰直接打滑倒地。

  见他被打了,颜瑟心头一紧,想也没想的从车里下来,小跑到韩厉身边,“韩厉,你没事吧?”

  韩厉捂着脑袋哼唧两声:“没事。”就是脑袋有点晕。

  颜瑟拢紧衣服挡在韩厉身前,她瘦弱,气质却不输给几个大男人。

  “徐国,话我放这儿。钱我一分钱不会出,你们要是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颜瑟眼神冰凉的望着几人,语气没有多少温度。

  “不客气,你想怎么不客气,你以为你能混到这步田地靠的是谁?要不是咱爸妈养你,你二哥供着你,你能上大学吗?你能进研究院吗?现在有了本事忘了娘,白眼狼也不是你这样当的!”

  颜瑟怒极反笑。

  “既然你说了,那我也和你们理论理论,当初我打工攒下的学费是你和老二瓜分的吧。你口口声声说爸妈养我,他们除了生下我,除了把我当佣人使唤,还做什么了吗?能考上大学,能进入研究院都是我自己拼的。你们有什么脸往自己身上贴金?”

  颜瑟生在某个小城中,父母做着小本买卖,生活的不算富裕,但也差不了多少。

  他们家有三个孩子,老大比她大五岁,老二比她大三岁。颜瑟尽管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却什么都要做,什么都要干。

  她为哥哥们洗衣做饭,端茶倒水,还要为家人们准备早中晚饭。颜瑟记得,在别的小朋友忙着玩闹的时候,她要在院子里清洗一家几口的衣服。

  父母们重男轻女对她抱有偏见,辱骂殴打那是常有的事;哥哥们也并没有想着保护她这个妹妹,一旦犯了什么错事直接推给她身上。

  日子久了,颜瑟对这个家只剩下恨意。

  索性她学习好,脑子聪明,为了省下学费,她小学起就开始跳级;知道父母苛待她,老师把她带回家照顾,衣服一套一套给她买。

  没想到这种行为引起了父母不满,对方闹到学校,闹得沸沸扬扬,让颜瑟脸面尽失;再后来,父母竟为她找到了未婚夫,一个家里有点钱,比她大十岁的傻子。

  ——那个时候颜瑟只有13岁。

  她心灰意冷,靠着老师的帮助只身前往上京,于14岁进入上京少年班,成了最小的大学生。后来她换了名字,换了身份,舍弃过去重新生活。

  童年经历的一切成了烙在心头的一块疤,每到夜深人尽都会作痛。

  闭上眼时,她感觉自己陷入死海,除了黑暗就是冰冷。她开始失眠,焦躁;她开始脆弱,敏感,她会产生幻觉,看到儿时的自己向自己求救。

  她无能为力。

  颜瑟渴望拥抱,渴望得到嘉奖,她会把获得的奖杯摆放整个房间来弥补内心的空虚。

  可这远远不够,她想得到更多。

  她知道自己病了。

  她去看了医生,得到结论——皮肤饥渴症。

  有些人的童年是糖果做的,彩色的糖纸下是甜滋滋的幸福;有些人的童年却是熔炉,没有爱,只有疼。

  ~_~杰米哒xs63

  颜瑟没想到他们还能找来,嘴脸无耻又让人可笑。

  “行!我就问你一句,你给不给钱!”

  颜瑟冷淡着说:“不给。”

  徐国腮帮子上的肌肉抖动,就像小时候那样,冲过来对着她揪扯起来;其他人见了,跟上来粗暴翻着她大衣和里面的口袋。

  颜瑟被一群人推搡在中间,身形显得孤立无援。

  现在是大年夜,周围偏僻,哪怕闹腾了半天都没人过来。

  倒在地上的韩厉慢慢爬起,他揉了揉磕得发酸的脑门,看到颜瑟被人欺负,怒火瞬间点燃。

  “你们他妈的别碰她——!!”

  韩厉飞起一脚猛踹过去,硬是将那人踹出几步远。

  见他动手,徐国怒了,抄起棍子朝着他脑袋砸了过来,颜瑟拉着韩厉挡在她身前,在棍子要朝面砸下时,韩立一把将她揽入怀里,背过声硬生生接下。

  棍子刚巧打在了后脑勺上,韩厉疼得闷哼声,软绵绵倒地不起。

  “韩厉!”颜瑟瞳孔紧缩,惊叫出声。

  “喂!你们干嘛呢!”

  此时四五个穿着执勤警服的高大青年跑了过来,他们正是韩厉先前叫过来的弟兄们。

  徐国几人暗叫不好,刚想着撒丫子跑时,被几人追上来按在地上。

  “好小子,你们敢袭警?!”几人力气大,按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半天没爬起来。

  “六子,快叫人。”见韩厉半天没动静,寝室的同学们招呼着报警。

  没一会儿,警车和救护车呜鸣着过来,韩厉没有家属,颜瑟跟着上了救护车。

  深夜的午夜寂静无声。

  颜瑟衣衫褶皱,发丝乱糟糟的贴在肩头,尽管面容苍白,仍难掩饰绝色。旁边跟着过来的舍友们都愣愣看着她,但是都没人敢靠近。

  许久,一个人走了过来,紧张兮兮的问:“那个……请问你是韩厉女朋友?”

  颜瑟微怔,没有否认也没有摇头。

  他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说:“韩厉之前和我们说过你,我们还不信来着。没想到你真是他女朋友啊。”说着又打量她几眼,红着脸后退两步。

  见颜瑟闷声不语,他便以为她还在担

  心,于是安抚:“弟妹没事,我们身子骨结实,之前他掉坑里都好好地,这次也没什么大毛病,你放宽心嗷。”

  颜瑟眸光闪了闪,沙哑着嗓音;“弟妹?”

  他呼吸一窒,睫毛紧张颤了颤,结结巴巴说:“我们寝室按照到校顺序拍大小,韩厉最后一个人到的,所以……”

  颜瑟抿唇,轻轻笑了。

  笑意抚平她眉眼里的冷淡,也让面前的青年松了口气。

  韩厉待在里面还没

  出来,气氛重归安静。

  突然间,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传来,声音是从韩厉的书包发出来的。

  颜瑟想了想,接通电话。

  话筒里传来个柔软甜美的女声,音调带着撒娇:“哥,奶奶他们又问起你了,你就回来呗。伯伯他们也同意你去……”

  话没说完,手机就被夺走,紧接着响起中年男人严肃浑厚的声线:“韩厉我告诉你,明天你要是不给我回来,我的家产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听起来像是韩厉父母。

  颜瑟静了静,说:“伯父。”

  突然出来的女声让男人静默许久,好一会儿才说:“你是?”

  “我叫颜瑟,是韩厉朋友。”顿了下,“韩厉现在在医院呢。”

  **

  韩厉住院这事儿绝对称得上大新闻,韩家父母连夜赶最早的班机来到上京综合医院。

  此时韩厉已经从急救室出来,脑袋缠着厚厚一层,紧闭着眼昏迷不醒。颜瑟守坐窗前,双眸平静望他。

  她的视线略过他的额头,眉锋,长睫,鼻梁,最后停留在唇上。

  颜瑟指尖攥紧,她微微起身,凑上去在他唇上落下轻轻一个吻。

  “小……”

  房门毫无预兆被推开,颜瑟被抓了个正着。

  她身子先是一颤,紧接着看了过去,目光坦坦荡荡。

  韩母硬生生将那个厉咽了下去,努力维持好面部表情后,牵扯出一抹笑走了进去,“你好,你就是颜瑟吧。”

  颜瑟点头,眼神不避不让:“伯父伯母好,我是颜瑟。”

  韩母偷偷审视着颜瑟。

  她五官艳丽,但气质沉稳,两者结合让她有一种他人没有的独特魅力。

  ——一看就是文化人。

  韩母默默给颜瑟打了个高分。

  她知道现在不是看儿媳妇的时候,当紧地是自己的儿子。

  韩母坐到韩厉身边,他比出来时瘦了很多,也黑了很多。她心疼难掩,疼惜地摸了摸韩厉的脸颊,回头责怪韩父:“都是你,他想做什么就做,你一直逼着他做什么。”

  韩父双手背后一声轻哼,余光偷偷瞄了眼韩厉,冷硬的表情隐约软化。

  “要是小厉出事,你也别想好多。”

  韩父皱眉,没说话。

  颜瑟安抚道:“医生说轻微脑震荡,明天就能醒来。之后好好修养几天就好了。”

  听到这话,韩厉勉强

  放下心。

  她看向颜瑟:“谢谢你照顾我们家韩厉。不过天都这么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休息吧,免得大过年让家人担心。”

  家人两字让她表情微微发生变化,很快敛目轻笑:“应该的,毕竟韩厉是为了保护我才受的伤。”

  颜瑟没有隐瞒,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韩母并没有因为这一切去责怪颜瑟,她只是愤怒世上竟然有如此迂腐的父母,一时间气得脸色通红,半天说不出一

  句话来。

  韩母眼神扫向颜瑟。

  说这话时她的表情轻描淡写又十分麻木,估计早就习惯了父母这样的态度。

  她问:“打韩厉那几个人现在在哪儿?”

  颜瑟:“警局。”

  韩母叹了口气,握住颜瑟那冰凉纤细的小手,“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和他父亲会处理好的。”她柔声劝慰,“辛苦你照顾韩厉了,方便的话,等他好了,我们一起补过一个年夜饭。”

  韩母对颜瑟还算满意。她并不是那么在乎对方的家室,只要她为人诚恳能对韩厉好,韩厉又喜欢,那就足够了。

  望着韩母紧紧攥着的那只手,颜瑟坚硬地内心莫名被触动。她吞咽下喉咙里的酸水,低低嗯了声。

  第二天,昏了一晚上的韩厉转醒。

  他眼珠子转了转,四处寻找着颜瑟身影,可是半天只找寻到一片模糊。

  韩厉重新合上眼,嘟囔声,低喊:“颜瑟姐……”

  他的手胡乱在身旁摸,最后终于摸到一只柔软的小手。

  韩厉眉毛斜斜扬起,压下喜色,“颜瑟姐,你没事吧?”

  她没说话。

  韩厉不依不饶:“颜瑟姐我知道你趁我睡着偷亲我,现在我醒着给你亲。”说着嘟嘴索吻。

  意想中的亲吻并没有传来,反而得到一巴掌。

  韩厉瞬间清醒,眼睛瞪大看了过去。

  女人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看着他。

  韩厉头皮发麻,半张开嘴:“妈……”

  韩母冷哼:“清醒了?”

  “啊……嗯。”看到自己还握着母亲的手,韩厉身子一个激灵,立马把手甩开,快速藏在了被子里。

  “学校那边帮你请假了,这几天就好好休息,不要想东想西的。”、

  “嗯,知道了。”韩厉闭上眼,懒散敷衍。

  ~_~杰米哒xs63

  韩母气不打一处来,伸出巴掌不轻不重在他脑门上拍了下,“这么久没见你妈,除了嗯外就没其他想说的?”

  “嗯……”韩厉酝酿几秒,说,“祝您新年新大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没事儿的话您就回吧,我这么大人不用管我。”

  “……”

  “…………”

  韩母狠狠白了他一眼,暗骂声小白眼狼。

  “昨天听说你出事,我和你爸都急疯了,赶过来到现在都没合眼,你就这种态度对我们?”

  韩厉拧眉,悄咪咪偷看向她。

  她眼皮下布着青紫,眼眶通红,一看就是没有休息好。

  韩厉微微抿唇,心中隐隐生出几分愧疚,“妈。”他低哑着声音呼她,“对不起,让您和爸担心了。”

  他的确是长大了。

  韩母欣慰的湿润了眼眶,抬手摸了摸他的脸,“你的性子就是随了你爸,执拗。其实你爸早就想通了,但是好面子不肯低头,回头你服个软,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我们一

  家人,总不能一直像仇人一样谁也不搭理谁。”

  韩厉轻轻嗯了声,之后心不在焉的听她讲话,眼神时不时向门口的方向看。

  韩母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笑了笑后说:“找颜瑟呢?”

  被拆穿的韩厉喉咙一梗,别过头没说话。

  “哎。”韩母捅了捅他手肘,“那个颜瑟是不是比你大?”

  “是大三岁,怎么了?”

  韩母笑弯了眼,连连点头:“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头,好啊好啊……”

  韩厉不耐烦地蹙眉,瞥她一眼抱怨:“您好说也是高知份子,怎么也信这些有的没的。”他和颜瑟八字没一撇的事儿,要是让颜瑟听见,保不准又扭头走人……

  正这么想着,敲门声传来,颜瑟走了进来。

  韩厉心里一紧,这怎么说曹操,曹操就到,她……该没听见吧?

  见颜瑟进来,韩母起身让座,“怎么不多睡会儿,看你昨晚上也挺晚回去的。”

  昨晚上颜瑟照顾他到很晚?

  韩厉又狠狠困惑了。

  颜瑟看向韩厉,眼底带笑,和韩母说;“上午要去参加一个研究会,路过看看韩厉。”她问,“你还好吗?”

  意识回归,韩厉艰难点头,硬着头皮说:“我、我挺好的,颜瑟姐你没事吧?”~_~杰米哒xs63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喔。”韩厉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讪讪闭嘴。

  韩母看了看颜瑟又看了看韩厉,说了声后,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二人,并且顺手带好房门。

  病房里再次只剩下两人。

  颜瑟凝望着他的双眼,他始终回避不敢对视。片刻,颜瑟缓慢走过,坐在了韩母刚才所在的位置上。

  “头还疼么。”

  韩厉摇头又点头。

  颜瑟觉得好笑:“这是疼还是不疼。”

  韩厉一本正经说:“刚才疼,不过看到你就不疼了。”

  窗外有阳光飘入,他眉眼里有着少年的青涩和赤城,还有着对她的喜欢和喜爱。

  颜瑟年幼起就被父母否定,即使荣耀加身,光环无数,她也始终自卑,一次次拒绝着别人对她的追求。

  她明明那么渴望得到触碰与抚摸,却又害怕着他人的接触与靠近。

  她是这样一个不完美的人,伤痕累累,劣迹搬搬,凭什么得到他人的喜欢。

  但是这一次,颜瑟头一遭生出想要

  靠近的欲望。

  “韩厉。”

  “嗯?”

  “我昨天亲你了。”

  “我知道。”

  空气中有短暂沉默。

  颜瑟直视着他的眉眼,“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亲你。”

  韩厉回复的认真:“把我当鸭。”

  颜瑟抿唇笑了笑:“是把你当鸭。”她说,“不过我不准备继续付钱了。”

  韩厉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那钱本

  来也不是你的。”

  那钱是路星鸣给的,要说也是……

  操。

  这玩意不能深究,一细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韩厉表情拧了拧,强行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袋。

  颜瑟单手托腮:“我本名姓徐,叫徐招娣。颜瑟这个名字取之恩师逝去的女儿。昨天你也看到了,我的原生家庭不是很好,难听点说都是群吸血虫。我患有心理疾病,之前找你,都是控制不住自己……换句话说,我的确馋你的肌肉。”

  韩厉抱着她时很有安全感,他们每一次的亲密接触都让人幸福。

  颜瑟不清楚那是不是喜欢,但她的确离不开韩厉的照顾。

  颜瑟平静简短的叙述完一切,最后说:“如你所见,我并不完美。”

  “我……我知道。”韩厉垂眸,有些害怕她接下来说的话。

  “那你愿不愿意辈分上升点。”

  韩厉忽的抬起头。

  颜瑟眼梢荡漾着妩媚的柔情与笑意,“让路星鸣叫你师爹。”

  让路星鸣叫你师爹。

  师爹……

  那这个意思就是——

  韩厉眼睛刷的亮了,“你是说?”他激动地呼吸急促,有些不敢将下面的话说出口。

  颜瑟颔首,“我没谈过恋爱,虽然你年纪比较小也不是我喜欢的那个款,但试试看也是不错的。”

  韩厉眼底发亮,慢慢伸手握了过去,沉声说;“那恐怕这个试用期的时间有点长。”

  他哪点都不好,唯有深情长存。

  既然认定一个人,那么永生永世都不会改变。

  **

  韩厉没多久就出了院,与一起闹事的几个男生接受了学校的处罚——打扫操场一周,检讨一份。

  当然徐国那边也没落下什么好果子。

  韩父直接把人以故意伤害罪送进了监狱,又买通关系招待了他一番。之后请了一批人去了徐家一趟,保证他们以后再也不敢去骚扰颜瑟。

  韩父也没再阻拦韩厉的梦想,当然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在韩厉退伍后回家继承家业,韩厉自然也答应了。

  毕业后,韩厉分配到第三武警部队,成了一名光荣的新兵蛋子。

  又过几年,他们家的小傻姑怀了二胎,韩厉带着颜瑟一起去路星鸣家看望。

  云知头胎生了个女儿,现在刚好三岁。

  小姑娘前些天看爸爸剃胡子,于是有样学样把

  自己的头发剃秃噜了一角,云知看着难受,索性直接剃光。

  韩厉和颜瑟刚进门,就看见光脑袋的小姑娘赤着脚满院子跑,速度颇有为母之姿。

  韩厉长臂一捞,顺势把小姑娘带到怀里。

  突然悬空的小团子懵了好一会儿,半天才呆呆看过去,冲他一笑,小白牙可可爱爱:“哥哥师公好。”又看向颜瑟,甜滋滋叫人,“嫂嫂师祖好。”

  云知生下女儿后,韩厉和路星鸣在称谓上谁都不肯让

  步,最后小姑娘就一起叫了。

  她完美继承了父母双方的优点。

  皮肤白,头发黑,眼睛和洗过的宝石一样亮,笑起来向温柔的太阳。

  颜瑟喜欢死她了,过去捏了又捏,亲了又亲,把买来的小玩具递过去,“羊羊想嫂嫂了吗。”

  她大名叫路挽星,小名羊羊,绵羊的那个羊。

  羊羊接过小玩具,老实说:“想了。”

  颜瑟又捏捏她软乎乎的小脸蛋。

  三人正要进去时,一辆绑着小点心的无人机突然飞到羊羊头顶,上面还缠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

  [今晚和我siben。]

  韩厉眼皮子狠狠一跳,朝着无人机所飞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对方察觉不对,丢下遥控一溜烟跑远。

  “那谁啊?”

  看着小男孩远走的背影,羊羊软软糯糯说:“隔壁新搬来的小哥哥,爸爸不让我和他玩儿。”

  臭小子。

  小小年纪就会用高科技撩妹。

  韩厉恶狠狠磨牙,抱着她向屋里走,“爸爸说得对,离那种奇怪的小孩子远一点。”

  羊羊乖乖点了点头。

  屋里路星鸣正在厨房忙,云知蹲在地上给两只狗梳毛。

  当了母亲后,她的气质更加温柔,也更加细腻。

  颜瑟走过去和云知叙旧,韩厉撸起袖子去厨房帮忙。

  韩厉看向客厅正在画画的羊羊,捅了捅路星鸣手肘,低声警告:“路星鸣,隔壁那小孩怎么回事啊?刚我看见他用无人机给羊羊传纸条,还写的私奔。”说到这儿韩厉就乐了,“你说现在的小孩真有趣,像我那个年纪只懂得找你干架。”

  路星鸣瞥他一眼,淡生生说:“还懂得尿床。”

  “……”这人一天不损他会死吗?

  “回头我找他父亲谈一谈。”想到那三天两头往家里跑的小孩,路星鸣头痛皱了皱眉。

  “路星鸣。”

  两人正聊着,云知走了进来,她拉了拉路星鸣袖子,眼睛湿润:“我想吃酸的。”

  路星鸣眼神一秒柔和,亲了亲她的脸,“好,给你做。”

  云知满意点头,继续跑去和女儿玩儿。

  过了会儿,颜瑟也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看着韩厉:“我也想吃酸的。”

  韩厉点头,大手一挥,豪爽应下:“没问题,让路星鸣给你做。”

  颜瑟脸一黑,狠狠在他膝上踹了下

  扭头潇洒离去。

  韩厉吃痛皱眉,心里莫名:这是生理期到了啊???

  (完)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下本开《恶毒女配三岁半》,因为恶毒这个名字不能用,可能会改成豪门女配三岁半_(3」∠)_。

  最后全订的小伙伴求个五星好评么么哒。

  感谢大家的陪伴。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