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102章番外儿时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2章

  照顾婴儿是个技术活。

  看别人做就容易,一旦亲自上手就难了起来,光是一个换尿布就把了禅大师急出一头冷汗。

  “尿布要叠成三角的,湿了要马上换,不然会红屁股。晚上可以用尿片,我这儿还有几片,回头你拿回去用。”

  老一辈人都喜欢用尿布,觉得干净方便,大婶买了几包尿不湿还剩下不少,如今给云知用也不觉得心疼。

  “还有啊,每次洗完要往身上打粉,小孩子娇贵,我们家二宝一次没注意就起了疹子。”

  了禅大师细心听着,全部都记了下来。

  认真嘱咐一通后,大婶说:“差不多就这些了,你要是照顾不上来,我隔空就去看看。”

  了禅大师为人谦逊敦厚,平日没少帮衬他们,现在有了需要,村子里的人都不会推脱。

  翌日天早,了禅大师抱着云知重回山上。

  村长不放心他一个人,于是和虎子拎着大包小包,一起送他回了庙,顺道还帮忙收拾了一遍。

  等村长带着儿子离开,庙里就剩下了禅大师和奶娃娃大眼瞪着小眼。

  看着不大点的奶娃娃,了禅大师隐隐头疼:从今天起,他就不能再过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了,唉。

  带奶娃娃并没有了禅想象中的难,当然也没有多容易。

  云知很乖。

  人在的时候她鲜少哭。

  大部分时候她都是咬着手指头四处看,或者目光追随着了禅身影,对着他咧嘴笑。若了禅离开,她立马会放声哭闹,没有办法,了禅大师只能寸步不离守着她。

  为了方便携带云知,了禅大师砍来木头,做了个简易的婴儿车;又担心孩子没玩具无聊,连夜做了个拨浪鼓,用毛笔蘸着墨水在拨浪鼓两边描了色彩鲜艳的猫咪酣睡图。

  之后的每一天,了禅大师都会带着云知。

  他打坐,云知就在他腿上;他扫院,云知就在院里的婴儿车里;他睡觉,云知就在旁边扯他胡子;他下山,云知就在他背上。

  日升月降,日子一天一天过。

  婴孩会翻身了,慢慢会坐了,很快又会爬了。

  她被了禅大师养的很好,黄疸褪去后,皮肤粉粉嫩嫩,黑卷的头发贴在头顶,睫毛乌黑乌黑,又浓又长裹着双圆溜溜的眼。

  云知长得伶俐好看,每次带出去都会被人夸赞一番。

  了禅大师嘴里说着谬赞,但每次笑得比谁都开心。

  云知十月大的时候,了禅大师开始教云知走路。

  害怕云知摔倒,了禅大特意把屋里清出一片空地,铺了条垫子,这样就算摔了也不会疼。

  窗外寒风咆哮,屋内火炉生得旺。

  云知坐在了禅大师几步远的位置,愣愣看着他就是不乐意过去。

  了禅大师晃着拨浪鼓,温柔哄诱;“云知来找师父,快来。”

  她的大眼睛

  盯着拨浪鼓看,口水掉了下来。

  “呀!”云知胖乎乎的手指锁定拨浪鼓,想要。

  “走过来。”了禅大师晃了晃。

  她双臂伸开,摇摇晃晃迈开腿,刚走一步,噗通声跌在了垫子上。小宝宝盯着屁股下的垫子思索了两秒,最后一把揪出,狠狠咬在了嘴里。

  了禅大师无奈叹气:“云知,不是垫子害你摔倒的,不可以咬。”

  他上去把垫子拿走,弯腰搀拽住小姑娘,一步一步带着她走,耐性又慈爱。

  ~_~杰米哒xs63

  窗外寒风不知何时停了,取而代之的是皑皑白雪。

  雪片打湿松叶,散满屋檐,青砖绿瓦托扶着银霜傲雪,似画卷般宁静美丽。

  云知第一次看见雪,眼睛一下子瞪大。

  了禅大师点了点她的额头,用大衣把小姑娘紧紧围住,抱着她出门看雪。

  雪花一片接着一片向下坠,她睫毛颤着,小手接住,看着雪花在掌心融化的样子,顿时开心的手舞足蹈。

  “好看吗?”

  “呀!”

  她还不会说话,就会说一个呀。

  了禅大师扭头看着小云知。

  她整张小脸蛋裹在了帽子里,雪白的毛领衬着她小脸粉红,眼睛乌玉。

  了禅大师不禁笑了笑:其实养个孩子也挺好的。

  大雪纷飞,怀抱婴孩的僧人立于深雪冷空下,身后是灯火,身前是苍茫无际的山林。

  在这只有风雪呼啸的寂静中,了禅大师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娃娃音:

  “师……父。”

  那声音小到要被寒风撕碎,偏生又特别清晰的传到他的耳中。

  了禅大师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不可置信看了过去。~_~杰米哒xs63

  “云知,你刚刚是说话了?”

  小姑娘咬着手指头,清澈眼眸里倒映着雪景。

  了禅大师鼻尖发热,他抬起袖子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抱着她往屋里去。

  “云知,师父给你做蛋羹吃。”

  “呀!”

  了禅大师也学着她的样子:“呀!”

  *

  小孩子的学习能力非常之快,刚开始只会叫师父,后面又会叫兔兔,猪猪,树树,也许是刚学说话的原因,她只会说叠字,就连叫了禅都要在师父后面再加一个父,比如——

  “师父父,饭饭。”

  “师父父,水水。”

  “师父父,拉臭臭。”

  “师父父,睡觉觉。”

  久而久之,了禅大师说话也变成了:“饭饭好了,快喝水水。”

  随着小姑娘长大,麻烦也接踵而来。

  第一个难题就是梳头发。

  了禅大师从小秃到老,家里哪会有梳子那种东西。

  看着外面愈加颜色的天气,瞥了眼女孩头顶乱糟糟的杂毛,他一合计,剃了吧,省的

  热起疹子。

  于是了禅大师让一岁半的云知坐在院里的凳上,找来剃刀,三下五除二把小姑娘的脑袋剃了个秃噜。

  了禅大师没有给小孩枕扁头的习惯,所以她的脑袋生得圆圆润润,朝后看去光秃秃,圆溜溜,好不可爱。

  云知在凳子上晃着两条小短腿,等围脖被扯下,她立马跳下椅子,满院子追蝴蝶。

  了禅大师坐于门前打坐,时不时抬头看她两眼。

  小孩好奇心重,见了禅大师在打坐,云知歪歪头,也跟着跑过来,挤坐到了他旁边的垫子上,姿势有模有样的。

  了禅大师偷偷瞟了眼她白白嫩嫩的小光头,没崩住,笑出了声。

  然而没维持五分钟,她便歪歪扭扭靠在了禅大师,睡了过去。

  他摸了摸云知的小脑袋,抱着她回屋里睡下,之后去厨房准备午餐。

  ~_~杰米哒xs63

  了禅大师是出家人不吃肉,但云知还年幼,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肉对发育不好。村里人送来的都是熟肉,如今他把熟肉切成沫煮在面里,又为自己做了素菜,最后把饭菜端到院里的小方桌上,进去叫她吃饭。

  云知吃饭不需要喂,每天都会乖乖把东西吃干净,吃完了还不忘把嘴巴擦干净,之后跟着他去厨房,蹲在地上帮忙洗碗。

  说是洗碗,其实就是小手在水盆里乱扒拉,溅的两人都是水,回头还要了禅多洗两件衣服。

  但了禅大师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麻烦事。

  小孩子对自己的行为没有认知,她想要帮忙是出于善,他并不能因为多洗两件衣服就阻止她的善意。

  那样会伤小孩子的心。

  “云知。”了禅大师笑看着云知,“谢谢云知帮师父洗碗。”

  云知不懂他的意思,茫然歪歪头后,操着小奶音说:“谢谢……师父父给饭饭~”

  了禅大师低头用胡子蹭了蹭她的小光头。

  作者有话要说:云知就是师父的一辈子。

  依旧红包。

  给大家推荐一本基友新开的狗血沙雕快穿故事!虽然还很短,但很快就会肥起来!!放心入坑!!收获过年期间的快乐!

  《总裁问我肯认错了吗[快穿]》by夫卡

  “总裁,夫人已经被您送去快穿三年了!”

  “她终于肯认错了?”

  “还没,不过夫人后宫三千了。”

  “……”

  ——

  刚被宫雎任那个大猪蹄子扔进快穿系统的时候,虞明瑶就决定了,就算再苦、再累,她虞明瑶就是死在快穿世界里,也绝对不认错!

  第一个世界:夫人在雪地跪了两天。

  第

  二个世界:夫人在城门上吊了三天。

  第三个世界:夫人被扔进青楼三年了。

  第四个世界:夫人经历大学考试周学了十天了。

  ……

  第n个世界:夫人死了,死前终于肯认错了,还给您写了封信。

  拆开一看——

  [当海王,爽!]

  “……”

  #夫人今天认错了吗?#

  #没有,她说当海王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