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99章番外怀孕篇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9章

  路星鸣早早做好了迎接新生儿的准备。

  他亲自设计了婴儿房,花里胡哨的玩具买一堆,各种宝宝衣服买了十几套,就连月子中心都提前安顿下来。

  如今万事俱备,只等着几个月后孩子出生。

  考虑到职业特殊性,云知在怀孕六个月时就被路星鸣怂恿着请了产假,每天窝在家里安心养胎。

  她并没有太剧烈的孕期反应,能吃能喝,睡得也香,根本犯不着别人操心。偏生路星鸣忧虑重,常在上班时间背着教授给她打视频电话,各种嘱咐叮咛,听得人耳朵生茧。

  六月份的上京城天气炎热,别说人,就连狗都不乐意去院子里玩。

  云知懒洋洋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估计是天气太燥,她口中生涩,格外想吃凉凉的东西。

  但是路星鸣不让她吃……

  电视刚巧在播放一则冰激凌广告,她直愣愣盯着,唾沫一口接着一口往下吞。

  云知吧咂两下嘴,按耐不住馋虫,拿上钱包,穿上拖鞋出门去。

  路星鸣和小区超市的大爷混得熟,肯定不能去那儿买。思来想去,云知特意多走了十分钟,去了隔壁小区的超市。

  冰箱里的雪糕品种很多,花花绿绿的包装袋子勾得人心里痒痒。

  “小姑娘要买哪根?”售货大娘一脸祥和,“这边是新口味,要不要尝尝。”

  哼,小孩子才做选择。

  她是大人了,大人全都要!

  云知特别豪气的一指:“我要这个大桶的,还有那个!再给我拿一盒冰镇草莓。”

  “得!”大娘很快把东西包好送到她手上,“小心拿,别掉了。”

  云知付了款,迫不及待接过袋子,她犹豫几秒,说:“大娘,我能坐您这儿吃吗?”

  路星鸣的下班时间不太稳定,有时候回来得早,有时晚,她害怕回家吃被发现,路上吃有可能遇见眼线,到时候被他知道就麻烦了。

  “哎成。”大娘拿了个小马扎过来,“坐这儿。”

  “谢谢大娘。”云知甜甜笑了下,扶着腰坐下,满心欢喜的吃起了她心心念念的冰激凌和小草莓。

  芒果牛奶味的冰激凌入口即化,清爽的凉意瞬间驱散夏日带来的燥热。她舒服的喝出口凉气,又用牙签扎了块草莓放在了嘴里。

  草莓甜滋滋的,她幸福眯起了眼。

  云知坐在超市门口,左一口草莓,右一口冰激凌,吃的好不开心。

  柜台后面嗑瓜子的大娘一个劲瞅着她,最后忍不住提醒:“姑娘,怀孕吃太多凉的不好。”

  “没事,我身体好。”云知低着头,满不在乎的说。

  她怀孕到现在连孕吐都少有,一直以来是路星鸣太紧张了,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活像是老大爷。

  草莓吃完,云知将垃圾丢入到垃圾桶,临走前买了块口香糖,边嚼边向家里慢悠悠走。

  晌午的街

  头空无一人,烈阳高照,马路似烧着般滚烫,热度透过拖鞋传到脚心。

  正走着,身后响起汽车鸣笛声。

  云知以为挡了路,立马向一边移动。

  下一秒,车子不疾不徐挡在云知跟前。

  她狐疑扭头,透过那半敞的车窗,驾驶位上的韩厉冲她挑唇轻笑。

  云知先是一愣,接着笑了。

  “韩厉!”

  韩厉微抬下巴:“上车。”

  云知刚巧觉得累了,毫不犹豫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你不是去新疆执行任务了?怎么回来了。”

  “昨儿回来的,今天休假没事,就来看看你。”韩厉速度放得很慢,见她一头汗水,又贴心地把冷气调的低了些,省的冷热交替让人感冒。

  “你一个人出来做什么。”

  “出来走走。”云知瞥了眼镜子,确定脸上没有留下罪证,放心收敛视线,“我以为你会先去颜瑟姐那儿,没想到来找我了。”

  “颜瑟姐哪有我家小傻姑重要。”韩厉摸了摸云知的发顶,“路星鸣不在?”

  云知说:“他今天有会,也不知道开到什么时候。”

  韩厉冷哼,“老婆怀孕都不懂得看着点,废物。”

  云知早就习惯了两人时不时的明嘲暗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啥也没听见。

  ~_~杰米哒xs63

  “那你中午吃了吗?”韩厉又问。

  云知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点头:“吃了。”

  “吃的什么。”他拧眉,“没吃凉的吧,我妈说孕妇不能吃凉的,会流产。”

  刚吃完凉的云知:“……”心虚看向窗外,“没、没吃。”

  韩厉常在战场上混迹,早不像少年时期那样单纯好骗。

  他一眼看出云知在撒谎,长目一眯,车子驶入车库停下,眼光灼灼看着她:“喂,韩云知。”

  云知慌了,又是摆手又是摇头:“我我我没吃,我没吃冰激凌,你别告诉路星鸣,他肯定会生气的。”

  “……”

  得,这还没打就全招了。

  云知小脸耷拉,蔫蔫垂下了头,委屈控诉:“施主什么都不给我吃,我嘴馋,就偷偷吃了一点,真的,就一点!”

  就那么亿点,她没撒谎。

  说话间,熟悉的车影缓缓驶入大门,路星鸣他回来了。

  云知心里咯噔一下,一把抓住韩厉,

  神色慌张:“你是我侄儿,你不能卖我,你不能告诉路星鸣我吃凉的,知道不?”

  韩厉朝天翻了个白眼,懒散撒说了句知道了后,开门下车。

  路星鸣一同下来。

  男人在这大热天依旧穿着西装,外衣被他搭在了臂弯处,衬衫扣子解开两颗,贴在脖颈上的几缕发丝隐约被汗水浸湿。

  韩厉抬手打了个招呼。

  路星鸣扫他一眼,视线放在了则云知身上。

  ~

  _~杰米哒xs63

  “我刚才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刚巧碰见了韩厉。”云知眼不眨气不喘的撒着慌,为保证可信度,她刻意紧盯着路星鸣的眼睛。

  “没有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偷吃东西吧。”

  夏日中,男人清冷的声线似冰沙薄荷,微冷中带有浅浅的沙哑。

  云知摇头:“没有,我可乖了。”

  听后,韩厉嗤了声。

  云知抬脚,狠狠踩了上去。

  韩厉表情瞬变,拧巴着脸不敢吭声。

  三人回屋,口干舌燥的韩厉直奔厨房,拿出瓶冰镇啤酒一饮而尽。

  他咕噜咕噜喝得香,云知眼巴巴看着也香。

  呜,她也想喝冰冰凉凉的饮料。~_~杰米哒xs63

  “喝点水。”路星鸣递来杯凉白开。

  云知嫌弃的撇了下嘴,不情不愿喝下半杯。

  “你今晚住这儿还是走?”路星鸣问韩厉。

  他不假思索:“住着吧,正好我爸让我回家相亲,刚巧能在你这躲一下。”

  路星鸣颔首:“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韩厉想了想:“火锅?”

  云知眼睛一亮。

  路星鸣否决:“容易上火,换一个。”

  韩厉又想了想:“烧烤?”

  云知眼睛又是一亮。

  路星鸣再次否决:“油太大,孕妇吃太多不好。”

  韩厉没了耐性:“那你还问个屁啊?!”

  路星鸣拉开冰箱柜门,说:“我就是客气一下,你别当真。”

  韩厉冲他背影竖起中指,愤愤躺在沙发上撸猫。

  路星鸣嘴里说着客气,但还是做了一桌好菜。其中糖醋排骨,辣子鸡都是韩厉爱吃的;鲫鱼汤,水果沙拉是给云知的。

  满桌菜系丰盛,可韩厉总觉得少些什么。

  他咂咂嘴:“是不是没啤酒了。”

  吃肉不配酒,白活二十五。

  路星鸣低头给两人盛饭,淡声说:“喝酒对孕妇不好。”

  “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又没怀孕。

  “你当着她面儿喝,她会馋。”路星鸣说,“再说你刚才不是喝了,差不多得了。”

  这话无法反驳,韩厉闷头吃饭,不敢多说话。

  碗筷是韩厉洗的。

  夫妻两人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吃水果。

  自怀孕

  后,云知食欲大增,那张小嘴从饭后就没停过。

  她一个人吃了一颗苹果,一串葡萄,车厘子半盒,眼看着果盘里的东西逐渐减少,路星鸣沉声说:“老婆。”

  云知忙于看动画片,对于他的呼唤只是轻轻嗯了声。

  “别吃了,给我和你侄子留点。”

  云知咀嚼的动作停下,看了眼桌上垃圾,后知后觉发现她吃的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多。

  把最后剩下的东西咽下后,云知一把

  将果盘推了过去,“给你。”

  路星鸣轻咬了颗葡萄。

  她眼睛一眨不眨瞅着他。

  路星鸣又拿起颗小葡萄。

  云知继续盯着他看。

  “好吃吗?”她连连吞咽唾沫,眼神里的渴求变成了炽热的火,灼灼抵在路星鸣脸上。

  “好吃。”

  云知舔了舔嘴唇,尽管刚吃了一串葡萄,但她还是问:“什么味道呀?”

  路星鸣将葡萄皮丢至盘里,斜睨一眼,唇边染上一抹薄薄地笑意。

  他俯身亲了上去,舌头撬开她的唇齿窜了进去。

  他舌尖上有葡萄的甜意,凉滋滋的。

  热吻结束,路星鸣缓缓将她松开,双眼里涌着暗潮:“就是这个味道。”

  云知怔怔半张着嘴,回神后,一头扎到了他怀里,死死搂着他的腰不松开。

  路星鸣亲亲她的发顶,眸色暗沉:“云知,我们晚上要不要……”

  自大她怀孕,他就没碰过她,想的厉害。

  云知头低下,脸一红,刚要说好时,沙发后面传来尖叫:

  “我去——!”韩厉惊喝,“你们注意点好不好?我是个小孩见不得这些!”

  操。

  坏事精。

  路星鸣烦躁地松开云知,没好气指挥:“狗还没喂,你顺道把我买的骨头煮了,不用放咸盐。”

  “老子是你爹?要伺候你?”

  路星鸣懒洋洋的靠着沙发:“爹,麻烦帮你儿子煮一下骨头。”

  因为这声爹,韩厉满足去厨房煮骨头。

  可是煮着煮着他意识到不对劲。

  路星鸣是不是骂他是狗啊?

  作者有话要说:韩小厉:哼,我已今时不同往日,我是不会被路狗骗了!

  路星鸣:爹。

  侄儿:好!猪骨头。

  已知路星鸣给塞翁失马当哥哥,认韩厉做爹,所以塞翁失马等于韩厉儿子,韩厉=狗,逻辑满分,没任何毛病。

  依旧一百红包。

  我食了,我又写他们的番外了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