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96章番外婚后篇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6章

  小家伙在她掌心瑟瑟发抖,水绿的瞳孔中满是无措恐惧。云知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小猫咪的脑袋,带着它坐上了车。

  路星鸣注意到了她手上的小玩意,眉头一皱,“这什么?”

  “猫咪。”云知的手往过伸了伸,“路边捡到的,估计是被人遗弃在这里的,好可怜。”

  路星鸣没说话,继续开车。

  云知喂了猫咪一点水,它喝完便窝在云知怀里睡了,小肚子一起一伏,舒坦的很。

  到家之后,云知用家里的医疗设备为小奶猫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

  小家伙营养不良,有耳螨,除此之外各项指标都正常。

  云知家里常备着宠物所需的药物,她用宠物湿巾小心为猫咪清理干净身体,又给它打了针,滴了耳螨净,最后找了个干净的小碗,为它泡了点羊奶粉。

  猫咪饿坏了,没一会儿就把奶舔舐干净。

  吃饱喝足的小家伙精神不少,对着她奶声奶气喵呜两声后,走过来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着她的手背。

  这谁能把持住啊!

  云知一颗心化成了棉花糖,手指对着奶猫又挠又摸,把它舒服的肚皮朝天,眯着眼直打呼噜。

  此时,路星鸣推门而入。

  他身后跟着两条想进来的大狗,路星鸣毫不留情的把好奇的两只关在了门外。

  “它怎么样。”路星鸣轻问。

  “没什么大问题。小家伙一点都不怕人,特别黏糊,你要不要摸摸看?”说着,云知把桌上的小猫咪向他那头推了推。

  “喵。”奶猫软软挥了下小肉垫,看起来是真的不怕人。

  云知越看越觉得可爱,越可爱就越想养。

  她蠢蠢欲动,眼睛巴巴瞅着路星鸣。

  男人意会了她的意思,长睫微颤,默然移开视线,两个字平静却笃定:“不行。”

  云知嘴角垂下,两根手指勾住他小拇指晃了晃:“养它嘛~”

  她现在很会撒娇,尾音勾翘,声线细软,像一颗化开的奶糖。除了甜就是黏。

  路星鸣不为所动:“不行,不能养。”

  云知不开心的鼓了下腮,“为什么不行。”

  他没有说话,扭头一把拉开门。

  两只巨物原封不动坐在门口,吐着舌头对她笑,一个赶一个傻白甜。

  啪。

  路星鸣把门关上,黑眸沉沉,语调缓缓:“云知,我养不起你们四只。”狗能吃,人也能吃,他总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掏空。

  云知挠挠脸,小声嘟囔,“那、那你少吃点不就养得起了,再说猫猫也吃不了多少。”

  路星鸣眼皮子狠狠一跳,“你倒是会心疼你老公。”

  云知嘿嘿笑了两声。~_~杰米哒xs63

  路星鸣深吸口气,指着桌上打滚的奶猫说:“刚才我查了下,这猫是缅因猫,长大能有一米,

  体重过20多斤。你们这三个都要把我吃破产了,再来一只绝对不行。”

  这事没得商量,也不需要商量。

  他淡沉的声音中满是不容抗拒的果断,云知小脸垮下,像霜打的茄子般萎靡不振。

  云知不死心的劝说:“养嘛,用我的工资养。”

  “不行。”他拧眉,“你看看我们家长得像动物园吗?”

  云知委屈巴巴的不说话。

  她模样可怜极了,路星鸣沉吟片刻,不觉放软语调,“猫咪照顾起来很麻烦的,更别提是那么大的猫咪。它的粪便也很臭,你又不会处理。”

  云知夺过话头:“我会的!”

  路星鸣眉目清寂,两字淡淡:“是吗。”

  云知缩了缩脖子,心虚的把脑袋转到了另一边。

  她现在好像……似乎……大概……也许是有那么一丢丢懒惰,平常打扫粪便是路星鸣的工作,洗狗是路星鸣的工作,早上遛狗也是路星鸣的工作,他要是忙起来会有家务工帮忙做。

  她的话……好像光和狗子玩儿了。

  路星鸣掀起一边眉毛,“嗯哼,怎么不说话了。”

  云知讪笑,上前抱住他精瘦的腰身,下巴一个劲在他胸前蹭,水灵灵的眼睛倒映着他英俊的眉眼,“养嘛养嘛,小猫咪没有家好可怜的。”

  路星鸣不为所动:“不行。”

  云知气鼓鼓:“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路星鸣面无表情:“我爱你但是不行。”

  云知:“……”生气气。

  “那我离家出走啦!!”她抱起猫咪作势要走。

  路星鸣抬腕看表,“晚餐前记得回来,走前顺便把垃圾丢一下。”

  云知眼圈赤红,神色幽怨,语控诉着他:“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冷酷无情。”一点都没有以前可爱了!

  路星鸣笑得温和,俯身亲了亲她气到噘起的小嘴唇,“谢谢夸奖,晚上我会更冷酷无情的。”

  云知一噎,又羞又恼,跺跺脚跑出了宠物治疗室。

  她耍起了小脾气,饭都少吃了两碗。

  晚上上床,云知上知乎问:[老公不让养猫怎么办?]

  底下很快有人回复。

  ——简单,你也别养你老公。

  ——容易,别和他睡觉。

  云知盯着回复,若有所思。

  咯吱。

  路星鸣拿着本书走进了卧室。

  云知手

  忙脚乱把手机藏在枕头下面,闭眼假装睡觉。

  身边床榻陷下一片,盖在身上的薄被被他扯了过去。

  “不是说过躺着不能玩手机吗。”

  “我……我没玩。”云知把被子向上拽了拽,只露给他一个圆润的后脑勺。

  路星鸣合上书本,身躯逼近,慢慢把遮在她脸上的被子拉扯下去。

  ~_~杰米哒xs63

  “还不开心?”

  “没有

  ”云知矢口否认,眼睛闭得更紧,“我睡觉了,晚安。”

  路星鸣眼底染上笑意,不紧不慢地说:“我把猫咪和塞翁失马它们隔离开了,用旧垫子垫了一个窝,应该会舒服的。”

  “喔。”

  路星鸣顿了顿:“颜瑟一直想养猫,明天我把它送过去,你想看的话也方便点。”

  “喔。”云知语气低落几分。

  路星鸣侧躺在她身旁,长臂支撑着头,温热修长的指尖撩拨开遮挡在她脸颊上的发丝,指腹轻揉慢捻着她柔软白嫩的耳垂。

  很痒。

  云知缩着脖子躲了躲。

  “家里养动物太多不好。”路星鸣嗓音温柔,“你要是喜欢,我给你买猫猫的玩偶。”

  “不要。”云知抓起身旁的小兔子布偶抱在怀里,“我有星星。”

  她对这只小兔子情有独钟,不管过了多久都不会移情别恋。

  路星鸣摸了摸她脸蛋,俯身在她脸上落下轻吻,粗重的鼻息逐渐下滑至肩窝。

  云知皱皱眉,用力将男人推开:“不行,我今天不要和你睡觉。”

  “……”

  “我生气了,不和你睡觉。”说着,云知转过了身。

  路星鸣单手捏起她下巴,似笑非笑:“真的不要?”

  他离得很近,目光揶揄又炽热。

  云知紧张拽住兔耳朵,忍不住偷偷眯起一只眼。

  男人穿着宽大的深色浴袍,领口敞得很开,微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和性感的锁骨。

  她视线向上瞟了瞟。

  爱一个人时,就连他的喉结都那么撩人。

  可是——

  “我我我要有原则!”云知推开路星鸣,牢牢闭眼,誓死不为男色折服。

  路星鸣低哼,翻身离开,拉灯睡觉。

  黑暗中传来他绵长平稳的呼吸,云知瞪大着眼,突然了无睡意。

  嘤。

  她想要男色。

  好想好想……

  最终云知没按捺住,小手钻过来拉了拉他衣袖,声音轻轻地“施主,我想先要你,然后再要原则。”

  路星鸣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瞬间翻身压了过来,咬了咬她嘴唇,“你怎么一点自制力都没有。”

  她脸上一红,羞答答的搂住了他。

  **

  路星鸣的行动力很快,第二天一早便将小猫咪打包好,带着它去找新的主人。

  被关在

  笼子里的奶猫很不安,一直抓挠着笼子,冲她喵呜喵呜乱叫。

  云知无能为力,目光追随着猫影远去。

  门外,路星鸣已发动了引擎。

  她叹息一声,抱着失马的大脑袋蹭了蹭,“颜瑟姐会好好照顾猫猫的。”

  失马搭在云知腿上,懒洋洋靠着它不作声。

  车内,被路星鸣放在副驾驶位的小奶猫还在一个劲儿的乱叫,隔着笼子,它对路星鸣呲牙嗷呜,奶凶。

  “再叫我现在就扔了你。”

  “喵呜——!”

  “不准叫。”

  “呜——”

  “烦死了。”

  “喵!”

  “……”这还越说越来劲了。

  路星鸣余光扫了奶喵一眼,小家伙生起气来的样子神似他家里的小妻子,尤其是一双水绿的的眼神,湿漉漉的没一点威慑性。

  路星鸣眼角弯了弯,“真拿你们没办法。”

  他打紧方向盘,拐向另外一条岔路。

  过了会儿,颜瑟打来电话。

  路星鸣接听。

  “我猫呢。”

  女人声线偏冷,透着三分慵懒。

  “猫没有了。”路星鸣语气微顿,“狗有一只,要么?”

  颜瑟一合计,觉得也行。

  “什么品种。”

  路星鸣说:“哈士奇,体长185,除了傻外其他都挺好的。”

  颜瑟静默无语,片刻说:“你这哈士奇是成精了吧?”能长这么高。

  路星鸣笑了笑:“那只狗叫韩厉,他很乐意被你养。”

  啪嗒。

  颜瑟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路星鸣去宠物超市为猫咪置购了生活用品,顺道又去宠物医院为猫咪做了一套详细的检查,最后才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家。

  中午的阳光灼热。

  他的女孩儿穿着条白色纱裙,蹲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吹泡泡,身后两条狗在追着泡泡咬,画面可爱又温馨。

  “我回来了。”路星鸣右手一笼子,左手一大包,轻声和她打招呼。

  云知扭头看了过来。

  “喵呜~”笼子里的猫咪软乎乎和她嚷嚷。

  云知双眼闪过愕然,接着一点一点瞪大,她惊讶又欣喜的看着路星鸣,半天没有动静。

  路星鸣晃了晃手上袋子,“很沉。”

  云知刷的下跳起,屁颠屁颠接过沉甸甸的两大袋猫粮,恭恭敬敬吟迎接他进门。

  “渴了。”路星鸣瘫坐在沙发上,姿态和大爷一样。

  云知立马倒水,亲自送到他嘴边。

  “肩膀有点酸。”

  云知了解,绕到沙发后面为他揉按着肩颈。

  路星鸣舒服眯眼,沉浸在这难得的享受中。

  小猫咪还在笼子里没出来,塞翁失马一左一右将笼子包围,好奇的闻过来闻过去。猫咪明显爬了,眼瞳都竖成了两

  条。

  “路星鸣……”云知欲又止。

  “嗯?”

  她声音小小的:“你……同意养它了。”

  “是你养。”路星鸣纠正。

  “我养我养。”云知欣喜若狂,连连点头。

  她将塞翁失马关到了它们的房间,动作轻柔的把小猫咪放了出来。

  “喵~”奶猫眯着眼,又开始对着她撒娇。

  云知眼儿一弯,笑成了太阳。

  “老公,你真好。”猫在她手里撒娇,人对着路星鸣撒娇。

  路星鸣不作态,沉声说:“先说好,你铲屎。”

  “我铲我铲。”云知应承的痛快,“放心,以后我负责,不用你管。”

  路星鸣轻哼一声,现在答应的是利落,就怕到时候又当起甩手掌柜,把所有事都交给他做。

  自从结婚后,她明显被养懒了。

  “施主,我们给它起个名字,你说叫什么好?”

  路星鸣想了想,说:“既然是别人丢的,就叫丢丢吧。”

  这名字太不走心,云知立马否决:“不吉利,换一个。”

  路星鸣:“既然是路边捡来的,就叫捡捡吧。”

  更不走心。

  云知思索一番,眼睛一亮:“有了,叫星星。”

  星星这个名字瞬间让路星鸣蹙眉,“不行,星星会吃醋。”

  这句话一语双关,她脸蛋红了红,“那、路路?”

  路星鸣懒洋洋扫了眼猫咪的大眼睛,“叫云云。”

  “不行。”云知摇头,捂着发烫的脸蛋,嘟囔一句,“云云也会吃醋。”

  路星鸣抿唇压抑住笑意,“那你看着起。”

  云知摸着猫咪的耳朵,脑中灵机一动有了主意,“我们有了塞翁失马,那它就叫焉知吧,通颜值,它又是女孩子,名字刚好合适。”

  路星鸣不轻不重压了压下巴,以表认同。

  云知得寸进尺,兴匆匆提议:“那焉知都有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养一只非福,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路星鸣表情未变:“我不介意改个名儿,路非福也挺好听的。”

  “……”

  为了不让自家男人改名,云知麻溜打消了念头。

  **

  养上焉知后,云知一如承诺的那样,每天勤勤恳恳为猫咪梳毛铲屎,逗它玩耍,然而没维持多久,他们的生活就变成了——

  “施主,该给焉知铲屎了。”

  “施主,该给焉知洗澡了。”

  “施主,该给焉知剪指甲了。”

  “施主,该给你老婆做饭啦!”

  路施主.星鸣:“……”结婚的男人可真难。

  缅因猫生长周期很长,焉知在他们家生活了半年,个头只比普通家猫大一倍,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小型犬。

  它尖尖的耳朵立了起来,白色的围脖变长,尾巴也开始长粗长长,一双水绿的猫

  眼没有小时候圆润,反而上翘了不少,整天像个大佬一样眯着,横在狗窝,对着塞翁失马为非作歹。

  两条狗子习惯性让着大猫妹妹,任凭她怎么闹都无动于衷,就连向来调皮捣蛋的失马在她面前都宛如成熟的长者。

  家里三只聪明讨喜,路星鸣的同事有事没事就会过来撸一把,摸一摸,这里面自然也包括颜瑟。颜瑟一来,当然少不了韩厉。

  如路星鸣当初所说的,他们家真成了动物园,每天人来人往,

  热闹得很。

  它们可爱是可爱,能吃也是真的能吃,为了帮路星鸣减轻负担,云知试着开了个微博账号,时不时在上面发几条关于宠物的有趣视频,然而并没有什么关注,云知本人也不太在乎,依旧用微博记录着家里大大小小的事。

  时间流转,云知大学毕业后选择继续留在训犬基地任职。

  这份工作枯燥辛苦,但她干的很开心,闲暇时间还会参与到训犬工作上。后来基地创办了官方账号,由于人手稀缺,账号暂时由她打理。

  [上京三区军犬训练基地v:辛巴依旧很怕打针。]

  视频是云知刚让人拍的。

  画面里的防爆犬辛巴战战兢兢,老实坐着让她打针,末了还委屈巴巴在她腿边撒娇。

  辛巴是罗威纳犬,体型健壮,撒娇起的样子给人一种反差萌,这条微博发出没多久就爆了。

  ——啊啊啊啊我死了,军犬都这么好看吗。

  ——只有我注意到兽医是个小姐姐吗?

  ——我把前面微博都翻了!军犬好萌啊天!

  ——请问偷狗判几年?

  ——兽医小姐姐的声音好软!!!

  “……”

  官方账号的粉丝疯涨了十几万,看着每条上万的评论,又看了看自己那颇为凄惨的私人账号,云知悠悠叹了口气。

  “云知,林医生找你。”

  “好。”云知合上手机,小跑着去了兽医室。

  “老师您找我?”云知走进去,不忘将门合上。

  林医生和她一样毕业于农大,年轻时便分配到这里工作,平常都是他带着云知,云知很敬重这位老师。

  林医生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一脸喜色:“恭喜你啊,云知。”

  他的恭喜来的莫名其妙,云知懵了一秒。

  “马上快要到建军节了,军事频道准备开创一个军旅生涯的纪录片在建军节期间播放,其中有一个单元是关于部队兽医的,你各方面做的都不错,所以我向上面推荐了你。”

  这话说完,云知彻底懵了:“……啊?”

  “好好干,不要露怯。”林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给我们部队丢脸。”

  云知眨眨眼回过神,着急忙慌摆着手:“老师,我那个、不行的,我不行的,您还是换个人吧。”

  她太容易害羞,别说上电视,就是有人让她出镜录个小视频都不乐意。再说军事频道可是cctv亲自创办的,她、她哪敢有

  那个本事。

  云知紧张地满脸通红,李医生笑着安抚:“我倒是想参加,但我老脸老皮,上去实在不好看。你要是去了多给我们部队争光,何况还能拿到钱呢。”

  “钱?”云知眼里亮了亮。

  “是啊,总不能让你白上去。”

  钱……

  云知现在就喜欢钱。

  她睫毛忽闪两下,“那、那我要回去和我家先生商量商量,他答应才行。”

  听到这

  话,李医生放肆笑了出来,无奈戳了下她脑门,“小丫头还是个夫管严。行,这周给我回复。”

  云知应下,退出房间。

  她怀揣着心事回了家,那点小情绪自然没逃过路星鸣的火眼金睛。

  晚上洗漱好后,夫妻两一同上床。

  云知整个人躺在路星鸣身上,搭在他腿上的小脚左右晃动。

  路星鸣环着她,手上书本抵放在她的小肚子上,见她直勾勾盯着天花板出神,便合上书本,掐了掐她脸蛋,“有心事。”

  云知眼睛向上抬,双手举起揉了揉他脸:“路星鸣……”

  云知正要说话,焉知进来,扭着屁股跳上床,十几斤重的身体压在了云知肚子上。

  她脸色一变,路星鸣脸色又是一变。

  焉知不负众望的长成了巨猫,光是一身厚重的皮毛就能把人压半死。

  猫老大眯着眼,抱着爪爪打呼噜。

  路星鸣快窒息了,毫不犹豫把人带猫一起推了下去。

  “喵!”正舒坦的焉知不开心的露出四颗白白尖尖的小牙齿。

  “焉知不能说脏话。”云知教育,“女孩子不能骂人。”

  “喵呜——!”

  “好吧,是哥哥不好,那你下次不可以骂人了。”

  “喵~”焉知似是妥协,跳下床钻出了房间,估计是去霸占狗窝了。

  望着消失的巨大一团,云知拧了拧眉:“大姐大的脾气好像更暴躁了。”

  路星鸣颔首,他也是这么想的。

  云知说:“肯定是被你惯的。”

  “……?”

  云知又说:“你检讨。”

  “…………??”

  成吧,他惯的,他检讨。

  “今天老师找我,想让我上一档节目,你同意吗?”云知看着他的眼睛,“当然,你要是不同意……”

  话音未落,路星鸣便接过话茬:“什么节目。”

  云知简意赅,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复述一遍。

  ~_~杰米哒xs63

  听完,路星鸣轻笑:“那你可能和韩厉上的是同一档节目。”

  云知疑惑的咦了声。

  “他最近都在训练,因为是第一单元,过俩天就要拍了,这俩天一直在和我吐苦水,说空闲时间都被占据了。”

  想到韩厉那不情不愿的样子,云知噗嗤笑出了声。

  路星鸣放下书本,宠溺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头发:“这事看你,不用特意问我意见,只要你喜欢就好。”

  男人特有的低沉嗓音里有包容也有怜爱,眼神里毫不掩饰对她的支持和喜欢。

  云知心中微动,眼波流转着羞涩,她含住下唇,慢慢滚到了路星鸣身上。

  男人顺势搂住她,正想着温存一番时,门被撞开,三只庞大的躯体接连进入,分别占据床上三角,将原本宽敞的大床挤得毫无缝隙。

  看着这三国争霸的局面,夫妻同时默然。

  “那个……要不今天让它们睡一下?”看着窝在怀里的焉知,云知小声提议。

  路星鸣深深吸气,艰难缩进了被子里。

  云知揉了揉焉知厚重的皮毛,翻身滚到路星鸣怀里。

  窗外月凉星疏,脚边有狗,身旁有猫,怀里还有她最爱的人。

  “施主。”

  “嗯?”

  “谢谢你给我一个家。”云知抬头,闭上眼亲了亲他的嘴唇,最后紧紧抱住了他。

  “云知。”

  “嗯?”

  正当云知

  以为他要说什么柔情蜜意的话时,却听他声响起:

  “我想做.爱。”

  “……”

  “………………”

  作者有话要说:婚后番外快结束啦!

  下面写云知小时候的番外,然后彻底完结!!

  本章前一百红包!!

  爱你们。

  这章双合一,明天要修稿可能不会更新_(3」∠)_,提前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