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89章番外六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9章

  转瞬到了除夕。

  这天韩厉很早就到了路星鸣家。

  他来时带了不少东西,光苹果就买了两箱。

  云知见他怀里满满当当,急忙上去帮忙把东西放下。

  “你自己都没钱,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望着角落里堆积成山的各种礼盒,云知多少有些心疼。

  韩厉寒假都在做学校分配的安保工作,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他生活,如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大概又花了不少钱。

  韩厉脱鞋进屋,随意把脱下的大衣挂在衣架上,语气颇为不在意:“大过年的,总不能空手来。”

  他环视圈:“路星鸣呢?”

  云知说:“出去买菜了。”

  说话间,路星鸣拎着菜进来。

  两人大眼瞪着小眼,直到韩厉呦了声,路星鸣才垂下眸子,默然不语把鞋子脱在了玄关处。

  他将菜递给了云知,瞟了眼韩厉,随口一问:“今天不工作?”

  时隔多年,两人已经可以面对面,心平气和的交谈了,即使彼此仍然看不对眼,但再不会向少年时那样大打出手。

  “明天晚上要去执勤。”

  云知猛然抬头:“可明天不是春节吗?”

  韩厉撇撇嘴,颇是不爽的说:“世纪广场要举行春节灯会,我们几个都被叫过去住持秩序,从下午六点到一点,所以今天可以休息一天。”

  ~_~杰米哒xs63

  世纪广场是上京城最大的广场,一般的大型活动都会在那里举行,可想而知到了春节灯会那天会人满为患。

  云知心疼的看了他半晌,最后柔声说:“那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姑姑给你做。”

  “喔,那你能多包些饺子吗?我想带回去给我战友们吃。”他眼巴巴看着她,眼睛之中满是期盼。

  云知抿了抿唇,轻轻点了下头,转身去厨房包饺子。

  对比起凌城,上京的年味并不是很重,也许是因为禁鞭令的原因,整个除夕都静静悄悄,直到夜晚来临,窗外的每家每户的红灯笼接连亮起,才有了几分喜庆的味道。

  三个人过年显得清寂,为了增添春节的喜气,韩厉特意从外面买了几瓶白酒,和路星鸣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

  两杯酒下肚,逐渐上头。

  韩厉满脸酒红,眼神失去清明。

  ~_~杰米哒xs63

  “路星鸣,我是没有办法,所以才让韩云知住在你这儿的!”他握着酒瓶开始说醉话,“我、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但是……你要是欺负我们家云知,我肯定……肯定放不过你。”

  坐在另一头默默吃饺子的云知抬了抬眼,小声说:“韩厉,你喝醉了。”

  “我没醉!”韩厉不喜欢别人说他醉,他酒量好的呢怎么可能会醉。

  为了证实自己的能力,韩厉仰起头把剩下的小半瓶酒喝了干净。

  他的肤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红,身体摇摇晃晃像是要马上从椅子摔坐下去一样。

  酒会让人糊涂,也会让人清醒。

  韩厉紧紧盯着云知,嘴里含糊不清:“我们家……对不起你,我奶奶、更对不起你。我原来也对你不好,所以才让你走了。我……我不知道你过得那么苦。”

  “韩厉……”云知喉头一哽,全然想不到他会突然说这些陈年老事。

  “以前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别人见我都叫我声厉哥,于是我飘了,真以为自己有本事,可我知道我屁都不是,我……我全靠着我爸。”

  他糊涂话越说越多,说的东西也越来越莫名其妙。

  云知眉头拧紧,起身走到韩厉身边,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肩膀,“韩厉,你要不要去睡觉呀?”

  云知语调温柔,把他当小孩子一样哄诱。

  韩厉睫毛颤了颤,缓缓扬起下巴看着她。

  灯光下他双眼赤红而湿润,表情像稚子一样茫然干净。

  韩厉睫毛眨了眨,之后闭上眼,脑袋直接撞在了云知怀里。

  云知一愣,垂落下的指尖轻轻颤动,之后慢慢抱住他,温柔拍打着他宽厚的脊背。

  这个动作让一旁的路星鸣立马皱起了眉。

  ——不爽。~_~杰米哒xs63

  这是他眼睛里透露出的意味。

  “我以前不应该瞧不起你的……”韩厉闭着眼,语气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我不应该……总是叫你小山姑,不应该嘲笑你笨。其实你很厉害,你比我强多了,强太多了……”

  一个人过才知道生活有多苦,有多难;才知道云知平安长大有多不容易。

  他又想到了云知所在的那座山,想到了那座庙,想到了韩祝祝告诉他的种种真相。

  韩厉仰头,大脑浑噩却也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韩云知,你没有错。”韩厉目光坚定耀眼,“你记住,你没有错。”

  云知说不出话。

  韩厉眼神里的光芒和鼓励让她心头涩然。

  她不应该在过年时哭的,可是……

  “韩厉,你变懂事了。”云知揉了揉发酸发胀的眼睛,强行把眼泪忍回去后,微有些哽咽的说,“不过我们不提这个了好不好?你乖乖去睡觉,明天还要工作呢。”

  韩厉不依,又拉着云知醉醺醺的说了一些其他有的没的。

  另外一边的路星鸣面无表情喝完杯中余下的酒,之后放下水杯,起身绕到韩厉身旁。

  “松开。”

  路星鸣左手扯住韩厉,右手拉住云知,十分无情的把两人拉开。

  “他喝多了,我带他回屋睡觉。”

  路星鸣和云知说了声后,拽扯着韩厉向卧室走去。

  “我没醉!我还能喝!”

  “路星鸣你别想让我叫你姑父!”

  “我韩厉就是死,从外边跳下去,都不会叫你声姑父!”

  “你以前——磕掉我两颗牙,你赔我牙!你赔牙!!”

  他扯着声嘶吼,一声比一声凄厉。

  路星鸣忍着烦躁把他带进自己卧室,随便把他往床上一丢,居高临下审视着像烂泥一样的韩厉。

  “你要是敢吐我床上,我弄死你。”

  昏黄的灯光下,说出这话的路星鸣表情阴沉,冰冷的语气中满是冷酷的威胁。

  韩厉仰面朝下哼唧了两声,之后闭着眼再也没有动静。

  见他老实了,路星鸣深吸口气离开房间。

  之后他才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

  韩厉今晚上睡他床上,那他睡哪?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个……半章!!!!!!

  白天起来双更吧,呜呜,感冒让我的扁桃再次发炎,好惨一女的。

  大家元旦快乐。

  留前一百红包吼!

  掐指一算,下章结婚,开不开心!

  路星鸣马上就可以路性鸣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