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81章081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1章

  韩厉叼着个热腾腾的包子走在人群熙攘的肩上,低着头含糊不清对着手机说话。

  神态举止活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路星鸣眸光闪烁着犹豫,正想着要不要上去找他打招呼时,韩厉忽的抬头看了过来。

  两人视线撞击,陷入僵持。

  过了五秒,韩厉大口吞下剩下的包子,把手指在衣服上蹭了蹭后大步上前和他搭话:“哟,路狗你也在这儿啊。”

  路星鸣扫过他油腻腻的嘴唇,默然不语收敛目光,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继续向前走。

  “你是不是也去找韩云知?”

  “奇了怪了不是,我们俩应该是一趟班机啊,但是怎么没见你?”

  “韩祝祝让我倒车去镇子,可是我忘记倒那辆了,你记得不?”

  他喋喋不休,路星鸣听得耳朵生茧,本就烦躁的情绪再次生起不耐。

  “闭嘴。”

  他终于忍不住发了火。

  路星鸣眼神阴恻恻的:“再说话小心我揍你。”

  “……”不带就不带,凶什么凶。

  韩厉努努嘴,双手揣在兜兜里,乖乖巧巧跟着路星鸣前去车站。

  韩厉看出路星鸣因为云知的离开而不甘郁闷,他识相的没有像原来那样找路星鸣不痛快,路上安静如鸡,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直到开始怀月山,韩厉才开始抱怨:“这是什么鬼地方?哪个天才想到把庙建在这儿的。”

  路滑又泥泞,没走几步韩厉就开始大喘气。

  “怪不得韩云知体力这么好,我要是天天爬这种山,我力气也好。”

  想到小姑姑那牛犊子似的一身气力,韩厉不禁发出感叹。

  路星鸣始终沉默着。

  两人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终于抵达了清心寺。

  看着眼前那破破烂烂的小庙宇,韩厉咬牙切齿:“她竟然一声不吭就跑回来,一会儿见了看我怎么收拾她。”

  话是这样说,但韩厉更想看见小姑娘好好的。

  大门没锁,路星鸣推门而入。

  正院不大,几颗老树兀立在矮墙旁边,厚重的积雪几乎要将枝丫压垮,院子的几间屋子包括佛堂都上了锁。

  他们又去了后院,院中有一口水井,木桶四仰八叉滚在一边,旁边是已经枯萎的葡萄藤架,在深冬之中显得格外凄凉。

  眼前这荒寂的情景让路星鸣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敛去情绪,一步一个脚印的来到房门前。

  上面的锁虚虚挂在那儿,路星鸣抿了抿唇,取下门锁推门而入。

  屋子里清清冷冷,空空荡荡,只剩几件破旧的家具安静摆在其中。

  路星鸣走进里屋,一眼看见了悬挂在墙壁上的照片。

  女孩估计只有十一二岁,穿着小僧袍站在慈眉善目的大师身边,笑如灿夏,眼睛里的光灼如暖阳。

  她的笑明明是那样单纯美好,此刻却像刀子一样扎得路星鸣心口生疼。

  “路星鸣,这儿有封信,好像是给你的。”

  韩厉差不多也明白云知已经走了,语气低落,眼神是难掩的落寞。

  路星鸣接过信封,封皮上落着女孩清秀的字迹:[路星鸣收。]

  她似乎料定路星鸣过来找他。

  路星鸣缓坐在凳子上,拆开了信纸。

  [给施主: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但是当你见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去了遥远的南方,和我的师父一起。

  天气寒冷,施主要穿上我给你的毛裤,千万不要着凉;如果不小心生病了,感冒药在你第书桌的第三个抽屉里;失马的伤口想必已经好了吧?它们闹腾,你要多多辛苦照顾它们了;我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和李爷爷告别,但我相信你一定代替我说再见了对不对?最后还请你多关照一下韩厉,让他不要再说脏话,不要打架,好好学习才是正经事。

  我知道,我可能又麻烦你了。]

  看到这儿,路星鸣轻嗤声。

  ~_~杰米哒xs63

  是麻烦了。

  很麻烦。

  回头他就把狗炖了,再把韩厉揍了。

  她一走了之的容易,留下他当免费劳动力,天底下哪有这种美事?

  然而在看到下面的时,路星鸣所有愤慨都化作心痛苦涩。

  [我害羞的很,有很多话不敢当着你的面说。其实很多时候我是故意麻烦你的,因为我想让施主在意我。

  我不是故意不告而别,只是因为师父病了。

  我初生时他养育我;他离去时我也要陪着他。

  你放心,我是不会哭的,如若真的忍不住哭了,会有星星陪着我,就是那只你留给我的兔子,我一直带在身边,就好像你还在一样。

  我会长大,会坚强,会变得足够优秀重回你身旁,在这段时间里,施主也要好好好学习,好好完成你的梦想,我始终相信你是天空上最亮的那颗星星,任何事物都不能让你蒙灰。

  路虽漫漫,我心系你。

  云知留。]

  纸上有几滴干涸的泪痕,把字迹晕染在一团。

  写这段话的时候她应该哭得很难过。

  路星鸣喉结滚动,垂下的长睫遮去泛红的眼尾。

  “喂,她说什么了?”

  韩厉的声音让路星鸣惊然回神。

  他深吸口气,不动神色地擦去眼角泪痕,小心翼翼把信纸折叠起来放在背包的最里层,之后转身出门。

  韩厉一怔,着急追上:“我和你说话呢,韩云知没说她要去哪儿吗?”

  “没有。”

  “对了对了,给你看这个。”

  韩厉突然从口袋里抽出张泛旧的老照片递过去,喜滋滋说:“这好像是小傻姑小时候,真可爱~”

  本来无动于衷的路星鸣在听到这话时立马

  驻足,扭头看了过去。

  韩厉手上的照片拍摄于云知三岁时。

  白嫩的小团子穿着件小僧袍,光着脑袋没有头发,小小一只跪坐在垫子上打瞌睡,她面前是个木鱼,手上的小棍子欲掉不掉,

  真的很可爱。

  让人的心都要化了。

  路星鸣冰冷的指尖轻轻点着照片上小豆丁的圆滚滚的脸蛋,神色愈发幽邃。

  “看够了没?看够我就……”

  韩厉刚要把照片拿回来时,路星鸣突然避开他的手,光明正大把那照片放在了钱夹里。

  韩厉:“?”

  路星鸣假装没看见他错愕的眼神,目不斜视,大步走出院中。

  “喂……喂,你要不要脸啊路星鸣?!那是老子姑姑的照片!”

  路星鸣把钱包揣的严实,生怕被韩厉抢了去。

  韩厉揉了揉头发,放弃过去争夺,懒声问:“我们现在去哪儿?”

  他说:“回家念书。”顿了下,很声威胁,“你和我一起,学不好揍死你。”

  韩厉一懵:“哈?”

  “考大学。”路星鸣又顿了下,继续威胁,“考不上揍死你。”

  毕竟是未来妻子“托侄”,哪怕不情愿,他也要好好照顾他们这唯一的侄子。~_~杰米哒xs63

  韩厉拧着眉毛,这都什么和什么?干嘛好端端就揍死他。

  “那我们不去找韩云知了?”

  路星鸣走出了很远,语调清冷,淡淡回荡在山野之中:“她会回来的。”

  他脚下的路是云知踩过的路;头顶飘过的云彩也曾出现在她的天空中。

  他们在一个世界,他们总会遇见。

  路星鸣会让自己变得强大,用自己的脊背为她建造出全新的港湾。

  那个时候。

  他不会再让她离开半步。

  **

  这半年来云知和师父一起云游四方,他们走过山清水秀的小镇,也去过民风朴素的村庄,旅行的日子过的清苦却也幸福。

  到了入秋,了禅大师的健康状态日渐不稳,先是高烧,接着是频繁的咳嗽,身体时好时坏,时刻折磨着云知的内心。路经一个南方城市时,了禅大师受邀拜访了多年未见的好友。对方现在是住持,年纪比了禅大师大几岁,年轻时受到过了禅大师的帮助,一直惦着他的恩情至今,得知了禅大师现在的处境后,毫不犹豫让了禅大师和云知留在了庙中,这一留就是两

  年。

  云知在这个城市中重读了高二,又参加了高考。

  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本病染膏盲的了禅大师突然有了精神,他拜别好友,收拾好行囊与云知重回了怀月山清心寺。

  这个季节的怀月山气候宜人,美如仙境。

  ~_~杰米哒xs63

  快上山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冲云知伸手:“来,师父牵着你。”

  云知拉上师父的手,就像小时候那样跟在

  他身旁走。

  山林中静寂,他走了两步就开始喘,接着是压抑的咳嗽。

  云知微微侧目。

  她酸涩地发现昔日挺拔高大的师父如今只高出她半个头,日复一日的病痛折磨让他变得瘦骨嶙峋,抓紧云知的那双手干瘪颤抖,再也没有了年轻时的宽厚有力。

  师父老了。

  这个认知令云知鼻尖一酸,喉咙愈发苦涩。

  “云知拉着师父。”她抽出手,紧紧回握牵着他,就像小时候时师父拉着她那样。

  天空上云卷云舒,耳边鸟叫声动听,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缓慢行走在山林之中。

  “师父,我以后想结婚。”

  了禅大师打量她好几眼,眼底猛然生出一丝光亮。

  云知小脸认真:“我还要生小宝宝,生了小宝宝养在寺庙里,叫您外公。”

  了禅大师低低笑了笑,宠溺摇头:“寺庙不能再收小孩了,小心师祖们生气。”

  云知看着他那遍布沟壑的苍老面庞,神情恍惚几秒,眼泪毫无预兆掉了下来。她害怕师父看见难过,急忙背过身擦去眼泪。

  然而她的泪水还是没能瞒过看着她长大的师父。

  师父晃了下神后,拉起她手背拍了拍,无奈道:“好了好了,那师父等着你的小宝宝。”

  清心寺的影子近在眼前,云知放慢脚步。

  “师父。”

  “嗯?”

  “谢谢您养育我。”

  “云知。”师父也唤她。

  “我在。”

  “不用谢。”他说,“这是父亲应该做的事。”

  天开始阴了,微风渐起。

  当夜晚零点,了禅大师圆寂于清心寺内,享年七十。

  当夜晚零点,女儿失去了她的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随机红包!!!

  下章就甜了!!!!

  真的!!!!!!

  番外都是甜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