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79章079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9章

  这是个寒夜,冷风裹挟着碎雪席卷而来。

  云知不觉得冷。

  恐慌占据多数。

  她背着包裹一路小跑,孤零零的身影被黑夜所吞噬。

  “韩云知——!”

  浑噩中,听到后面有人叫她的名字。

  云知脚步不停,四下寻找着车辆。

  “韩云知,你等一下!”

  韩祝祝三步并做两步的冲到她面前,气喘吁吁的拉住了云知胳膊,喘息说:“你先等等。”

  她没有反应,甩开韩祝祝继续向前。

  “我让你等等!”韩祝祝挡在云知身前,可在看到她的那张脸时,立马噤声。

  云知在哭。

  满脸的泪水。

  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麻木的留着眼泪。

  韩祝祝喉头一哽,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精致的小手帕递了过去。

  她没接,眼泪在睫上凝结成霜。

  韩祝祝犹豫几秒,上前两步擦拭去她脸上的泪,紧接着从怀里取出一个钱包递了过去,“我知道你想回去看你师父,我不拦着你,这里面有几块钱零钱和一张银行卡,我不知道卡里还有多少,但应该挺多的。如果……如果你师父真病了,你可以拿着钱给你师父看病。”

  云知颤抖着牙齿,冰冷的手倔强推开,绕过她只留下沙哑三个字:“我不要。”

  韩祝祝追了上去,语语速因为急切而加快:“那你身无分文怎么回去?我不缺这点钱,大不了你回头再还给我。”

  不由分说,韩祝祝把钱包强行揣到了她怀里。

  看着口袋里露出的粉红色钱包,云知神色一凝,鼻腔生起酸涩。

  韩祝祝见她棉衣单薄,整个人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于是毫不犹豫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裹在了云知身上,“这个,这个也给你。”

  “不用……”云知推搡。

  “你穿着。”她手上力气加大,眼眶竟瞬间泛红。

  韩祝祝压抑着哭腔,“我之前……我之前对你说了很多不好的话,对不起。”

  云知没想到她会突然道歉,当下错愕。

  “祝祝……”

  她低柔揉了揉眼睛,“你可以坐飞机回去,你会坐飞机么?如果不会你就问机场的工作人员,他们会告诉你的。”

  看着她红肿的双眸,云知轻轻点点头,张张嘴:“那我走了。”

  “嗯。”

  她绕过她,走了两步又停下回望。

  韩祝祝站在了路灯之下,哭得一塌糊涂。

  这一刻云知感觉她们俩个人是一样的,是相同的,无依无靠,人世漂泊。

  “祝祝。”云知哽咽喊了她的名字,往日柔软的声线被冷风撕碎成一片一片,“如果你见了路星鸣,你就告诉他……”

  她死死攥着指骨,艰难发出声音:“一定要好好考上大学。”

  云知不敢再回头,抓着包坐上了刚好经过的出粗车。

  窗外夜景繁华,云知贴着冰冷的窗户,望着外面的寒星冷月,一瞬间溃不成军。

  她在这座城市所经历的一切都结束了,都在此刻画下句点。

  但以后不管身在何时,身处何地,她都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阳光沐浴的午后,路星鸣送入她口中的奶糖。

  ——很甜。

  **

  凌城的机场明如白昼,当云知去购票时却被告知已经没有了去c城的票,她又打车前往火车站,艰难买到一张1点发车的站票。

  这是一辆长途车,环境脏乱差劲。

  走廊狭窄,人挤着人,汗味与难的臭味混合,有小孩在哭,也有人在笑,还有人围在四四方方的小桌前打牌。

  云知抱着包站在车厢角落,沉默不看着窗户外面幽邃的午夜。

  火车呜鸣着驶向远方,云知疲乏,但眼睛无法闭合;双腿站得又酸又痛,却又感觉不到累。

  一夜的时间漫长,当天边泛起鱼肚白时,火车到站。

  云知迈着虚浮的步子离开火车站,远处的光晃得眼前发晕,她昏昏沉沉强撑着双腿向前走,那是家的方向。@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从c城到怀月镇要坐汽车,共三个小时车程,之后还要找人送她进村,再从村子去山上的清心寺。

  怀月镇有很多去村子的面包车,云知轻而易举雇了一辆。

  路面颠簸,又因为刚下过雪的原因格外不好走,司机开的小心翼翼,时不时透过后视镜打量她。@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云知从上车到现在一直没说过话,安安静静和木偶一样。

  “你是了禅大师家的云知吗?”

  司机突然问。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云知没想到怀月镇里还有人认得她,愣了下后低低嗯了声。

  “回去看师父?”

  “嗯。”

  司机打开了话头,絮絮叨叨说:“这半月都在下雪,去村里的路也是这俩天才挖通的,山上的路估计更不好走,我要不先送你去村长那儿,等明儿化化雪再上去?”

  “不用,您把我送山口就成。我自己上去,我从小都是自己上去的。”

  她嗓音干哑的厉害,几乎听不出原本音色。

  司机又瞥了她一眼。

  小姑娘姣好的容貌

  一片黯然灰白,眼睛血红,整个人像失了水色的桃子一样,干瘪又没有光泽。

  司机从旁边摸了瓶水和一袋面包递过去:“看你还没吃东西吧,垫垫肚子。”

  “谢谢大叔,但是我不饿。”

  她一脸固执,司机没有强求。

  一个多小时后,面包车在怀月山外停下,云知礼貌道了谢,背紧背包爬上了山。

  怀月山绵延屹立在天地之间,通往山顶的青石小路被厚雪覆盖,她踏上

  雪路,一步一步向上攀爬。

  路两边是茂密的山林,夏天时郁郁葱葱,幸运的话还能遇见长满新鲜野果的果树;她贪食,路过总想着摘几个吃,奈何个子太小,每次都是师父为她摘采,当她想多吃几个时,师父会告诫她:人要取舍有度,剩下的应该留给鸟儿;

  山路难走,积过雪的山路更加艰险。

  她走得不稳,还没到一半就摔了三次。

  在摔第四次的时候,她爬在地上再也没起来。

  云知小时候不乖,不愿意被师父拉着走,也不愿意被师父放在背篓里,她总是跑跑跳跳在前面,让师父担惊受怕跟在后面。

  其实她是会小心的。

  一个人的时候她会很小心很小心的让自己不摔倒;但是她知道师父在,知道师父会护着她,所以随心所欲,肆意而为。

  云知慢慢从地上做起来,跌跌撞撞爬上山腰,总算看见了那座隐秘在山雾之中的寺庙。

  悬在寺庙正中的牌匾已被风雪肆虐的破旧不堪,清心寺三个字残缺不全,木门破旧,杂草横生,于雪色之中显得破败又荒凉。

  她低头拍了拍身上的土,用纸巾擦了擦脸和手,最后调整出一个笑,深吸口气推门而入。

  “师父,我回来啦——!”

  云知呼喊声轻快,一如以往那样。

  院中没人,祠堂的香火却旺着,佛祖正坐,一脸悲悯。

  云知跪下虔诚地拜了拜,一路抵达后院。

  这是个四合院,偏厅是杂房,朝阳的房间是她的卧室,旁边的小房间是师父的睡房,有缕缕青烟从里面冒出。

  近乡情怯。

  云知收起那点点不知所措,缓缓挪动着双脚登上台阶,吱呀声推开了门。

  屋内生着的火炉依旧让人感受不到热气,这座房子比云知走的时候更加破旧。

  她的师父正佝偻在地上向灶火里添加在柴火。

  云知发现师父真的老了。

  他的头顶长出了褐色的斑点,留长的胡子花白,手上的冻疮比前年更严重。

  他也瘦了,瘦到往日那合身的僧袍再也裹不住他。

  云知本勾勒起的唇角再也维持不住原本的弧度,慢慢收敛,下耷,泪珠一颗接着一颗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了禅大师似乎有所觉察,慢慢扭头看了过来。

  “云知?”他有些不可置信。

  云知的喉咙被泪水堵住,发干发紧唯独发不出声音。

  “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回来了。”了禅大师双手衬着膝盖站起,“外面刚下过雪,路难走,是不是摔了?”

  她全身又脏又乱,手腕上被擦破了皮,惨兮兮的像是流浪儿。

  “吃饭了吗?师父去给你热饭。”

  “暖壶里有热水,你先去洗一洗。”

  师父的声线很温润,和青年时期如出一辙,他絮絮不休的对着云知接连念叨,转而去从小冰箱里拿饭菜。

  “师父,我

  还没长大呢。”

  了禅大师回头,讶然:“云知?”

  她颤声哽咽:“我……我回来的时候摔了很多次,没您拉着我根本走不好;我……我也笨,您不教我,我根本学不会功课。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我还没有长大。”

  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她哭声无力又沙哑:“所以……求求您别离开我,不要、不要把我变成一个孤儿。”

  她全身战栗,巨大的悲恸压得她五脏六腑都在疼。

  她快喘上不气了,像溺水的孩童一样面临着濒死。

  沉寂许久,了禅大师走上前来,伸手温柔擦去她脸上的泪痕,“师父准备去云游,去南方那边,你若想,可以和师父一起去。”

  他看着云知说:“师父年事已高,没办法陪你走完一辈子,但你可以陪师父走完一辈子。”

  屋外雪色蔓延,让人寒彻心骨。

  云知躲进了师父怀间,一如儿时那般。

  最后摇头,又缓缓点了点头。

  了禅大师摸了摸女孩的发梢,眼尾发红。

  佛家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这是遁入尘世中每个人要都历经的磨难。

  他的孩儿逃脱不了。

  他的孩儿总要长大。

  作者有话要说:一本书死一人成就(11)

  师父是云知儿的羁绊,如果师父不走,云知也不会走,在爱情与亲情,她可能会抉择亲情。换之如果师父不离开,云知永远不会长大。

  前一百红包。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