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72章072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2章

  柜子的空间很小,勉强能容纳下两个人。可是路星鸣高,原本刚好的空间在此时变得逼仄狭挤。

  云知见他四肢紧缩在一起,于是主动向后移动,害怕外面的医生听见,特意将嗓子压住:“你可以向前一点。”

  路星鸣小心向前移动一公分,两人失去了那唯一的一点间隙,身体几乎是完全贴紧,密不透风又亲密无间。

  嗅着从少年身上飘来的气息,云知不自觉靠后,紧紧挨上柜子后面那冰冷的铁皮,可是即使这样,也依旧能感受到他突然急促的呼吸,滚烫的扑散在她脸上。

  路星鸣似乎也觉察到二人太过亲近,便默默向后退了一步,正是这一推让那脆弱的柜门发出轻微响动,云知心一紧,急忙揽住路星鸣精瘦的腰身将他扯了回来。

  这个姿势就像是拥抱一样。

  路星鸣一怔。

  隐于黑暗之中的耳朵瞬间通红。

  他低垂眉眼,眼神闪灼。

  路星鸣指尖动了动,终于按耐不住蠢蠢欲动的情愫,缓缓抬手抚摸上了她的脸颊。

  突如其来的触摸令云知肩膀微颤,跟着仰眸对上路星鸣视线。

  他的表情很深邃,双眼的焦点全部聚集在她的脸上,目光很沉静,也很专注。

  云知手指不由自主紧抓着路星鸣衣服,眼神没有回避,清澈透亮的望着他。

  少年微凉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光滑柔嫩的皮肤,眸底温柔缱绻。

  很痒。

  痒到了心尖。

  就连脚指头都全部蜷缩成一团,她忘记呼吸,睁大着湿漉漉地眼像可怜巴巴的小狗一样。

  云知看见他喉结动了两下,紧接着逼近。

  路星鸣的五官好看的挑不出一点毛病,放大时的美颜攻击换个人都遭不住,更别提他眼睛生得勾魂夺魄,只一眼便让人彻底臣服。

  也许是柜子里挤得太久,又或者是路星鸣的举动让她心慌无措,云知觉得缺氧,就连大脑都无法思考,只剩下心脏乱跳。

  “小假发……”

  他声音低低的,听起来更加沙哑。

  “我在。”云知条件反射回应。

  路星鸣张张嘴,刚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就被隔壁柜子里传来的突兀屁声所打断。

  两人面对着面,表情微妙。

  路星鸣定定神,调整好状态继续说:“我……”

  “噗——”

  “哧——”

  “……”

  “………………”

  “对不起,中午吃的有点多。”

  隔着柜门,韩厉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道歉。

  “那个医生走了,我们现在可以出来了。”

  韩厉率先开门出来。

  “憋死我了。”韩历嘟囔一句,上前过来敲门,“喂,你们怎么还不出来??”

  路星鸣神色微变,

  深深看了眼云知,扭头开门,两人接连出去后,他将柜门粗暴关上。

  刺耳的碰撞声在这空无一人的走廊中无比引人注目。

  韩厉打了个寒战,紧张兮兮四处环视,压低声咒骂:“路星鸣你这么大声想死啊,万一那个医生回来怎么办!”

  路星鸣连个眼神都不愿施舍,双手插兜径直向前。

  “你这人什么态度!”韩厉一边一边向后看,确定没人跟过来后,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跟着指引上了三楼,三楼的气氛更加诡异。

  整个走廊的灯光全部处于关闭状态,两边的屋子偶尔会冒出几秒钟的红光,韩厉控制不住人类那该死的好奇心,爬上门窗向里面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胆差点没吓破。

  屋里是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手拿着一盏骷髅灯,红光就是从那玩意里面散发出来的,当他趴在窗户上向里看时,那个女人也站在里面看着他。

  韩厉汗毛倒立,抖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不敢逗留,匆匆跟在云知和路星鸣身旁。

  走廊很快又陷入黑暗,想到刚才所看见的惊悚画面,韩厉根本不敢迈开腿,这时他才意识到小姑姑的好,于是伸手摸索,想拉住云知寻求庇护。

  很快,韩厉握住一只手,安全感一下上来,让韩厉长长放松了一口气。

  环境静谧,只有三人的脚步声回荡。

  路星鸣走得不紧不慢,当那只手握上来的时候他先懵了一秒,随即抿唇浅笑。

  到底是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会害怕的。

  不过她的手好像比原来更加粗粝了,想来是最近几天操劳的。

  路星鸣不嫌弃女孩儿手骨大,手指硬,只是心疼她做那么多活儿会辛苦,会累。

  他收紧手指,牢牢握住。

  对方也握得更紧。

  然而就在此时,红灯亮起。

  云知大摇大摆走在他们前面。

  路星鸣和韩厉顿时愣住。

  两人刷的扭头,又刷的低头,看着彼此那握紧在一起的手,脸上露出相同的嫌弃和厌恶,之后同时抽离,背过身掏出纸巾疯狂搓揉。

  操!

  恶心!

  路星鸣狠瞪向韩厉,“离我远点。”

  韩厉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你才离我远点。”

  彼此相厌,拉开距离再也没说话。

  云知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二个的状态,正专

  注找着厕所。

  她揉着肚子,心想早知道出来时就不喝那么多水了。

  摘下包包塞到韩厉手上,“我去一下厕所,你先帮我拿着嗷。”

  “……?”韩厉愣了愣,“你一个人去?”

  这个问题很是莫名其妙。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韩厉抓着板寸头,“你不怕吗?要不要……”

  话音未落,就见一个穿着红衣,妆容狰狞的

  女鬼从转角飘了出来,韩厉倒吸口凉气,吓得神情僵硬。

  “嘻嘻嘻嘻……找到了,被我找到了……”

  “女孩子可以做成人皮大衣,男孩子那就熬成汤,剩下的骨头做耳环……”

  她断断续续,笑容阴森。

  韩厉反应不能,路星鸣面无表情。

  只有云知,宛如看到救世主般的跑了过去,神色匆匆:“姐姐,你能告诉我厕所在哪儿吗?我找半天没找见。”

  “女鬼”显然怔住了,好半天,朝旁边一指,“左走在尽头右拐。”

  “谢谢姐姐。”得到位置后,云知马不停蹄向厕所跑去,一眨眼便没了身影。

  女鬼:“……”疑惑。

  “我也去个厕所。”路星鸣不紧不慢绕过女鬼,向云知离开方向走去。

  两人一走,就剩下韩厉杵在原地和女鬼大眼看小眼。

  **

  解决完生理需求后,云知洗干净手走出洗手间。

  路经一个房间时,那扇房门毫无预兆打开,云知好奇的歪了歪头,转身进入。

  屋子里面不同于其他房间,灯光很明亮,暖气开得也足,几张桌子并排靠立墙边,见有人进来,懒坐在沙发上的工作人员立马起身,笑脸迎上:

  “恭喜您找到神秘屋,成为我们第一位的幸运顾客。”

  云知一脸茫然。

  “只要你参与我们的春节尖叫活动,并且成功吓到与你随行的伙伴,便可以获得我们特别准备的奖品,除此外此次的费用全部减免,客人您要参加吗?”

  春节期间鲜少有人来鬼屋玩儿,为了刺激消费,策划特意推出这么一个点子,要是效果好,以后会用在各种假日里,只是很多人胆子小,都不敢参加。

  云知环视着墙壁上的各种道具,不禁来了兴致。

  “我可以参加。”

  她刚好还觉得这里无聊,可要是扮鬼那就不同了,能参与进工作人员不说,还能拿到奖品。

  “你可以在这里选择造型,我们很快会为你完成。”

  工作人员将一个造型册递给云知由她挑选。

  云知细细翻了翻,里面有僵尸,有断头鬼,学生鬼,还有西方的吸血鬼与丧尸,品种很齐全。

  云知挑来选去,最后选了抱着头颅的僵尸:“这个。”@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好的,那你先去里面换衣服,我们的化妆师会为你上妆。”

  云知跟着造型师去了换衣间,僵尸衣服穿好,两三个人围在云知身边开始化妆,他们轻车熟路,没一会儿就让她大变了样子。

  镜子里的女孩穿着清朝的官服,脸上脖子都涂了伤口,配合着苍白的眼瞳和涂抹惨白的肌肤格外惊悚。

  之后化妆师把一颗血淋淋的道具头颅挂在她胸口,调整好位置后,点头说:“可以了,你可以通过监控找到你的伙伴,只要你能成功吓到一个人,就可以得到奖励。”

  对方

  给云知看了监控,路星鸣刚从厕所出来,韩厉正躲在某个犄角旮旯里吸烟,时不时战战兢兢回头,看样子吓得不轻,除此之外她还看见某几个扮鬼的工作人员在房间里斗地主,剩余两个在地上边抠脚丫边吃薯片。

  对方见此急忙关闭监控,尴尬一笑:“这是个意外情况,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云知收回目光,双臂伸直,一蹦一跳离开房间。

  后面工作人员:“你可以一会儿再演!”

  云知不为所动,蹦跶走远。

  工作人员无奈摇头,这小姑娘入戏还挺快。

  *

  演僵尸是个技术活,胳膊一会儿就酸了,她停下歇了一下,开始思考要去吓唬谁。

  从监控来看,刘彪虎和武晓松正在六楼砍丧尸,去找他们实在太远了,这么一来只有路星鸣和韩厉可以吓唬。

  思来想去,云知决定去找韩厉。

  她重整旗鼓,伸直手臂继继续向蹦蹦跳跳。

  转角时,云知陡然与过来找她的路星鸣撞了个正着。

  二人面对面均是一愣。

  云知看着他,还维持着先前的动作。

  面对着少年幽邃的目光,她慌乱了两秒钟就定下了神:化妆师的技术高超,脸上的粉涂了没三层也有两层,就连自己都不认识,路星鸣也肯定不认识!

  这么一想,云知自信了。

  她挺直胸膛,突然坏心的想看看路星鸣被吓到是什么样的。

  “我……是……僵……尸……”

  云知刻意转变声线,一边蹦跶,一边死气沉沉说着令人恐怖的话。

  “我要吃你脑子。”

  路星鸣脸上露出了小小的疑惑。

  云知不依不饶:“我……”

  “你干嘛弄成这样?”路星鸣倏地打断,指腹在她脸上一蹭,摸出一片白。

  云知:“……”

  路星鸣上下打量她,“你一直这样蹦跶过来的?”

  云知缓缓点了点头。

  “累吗?”他语气中已带上笑意。

  云知瘪瘪嘴,给了他哀怨一个小眼神后,委屈巴巴的抱怨:“你都不害怕一下……”

  她努力化妆了好久的。

  自己看自己都害怕,本来以为路星鸣也会意思意思的害怕一下的。

  路星鸣挑挑眉,忍下笑意,“好吧,你现在重新来一下。”

  云知打起精神,双手高高举起放在他脖子

  上,慢吞吞重复:“我——是——僵——尸。”

  路星鸣很给面子的哇了声,佯装惊恐:“你要吃我的脑子吗?”

  演得很用力,语气很浮夸。

  云知小脸垮下,不想玩了。

  “好了,现在该我了。”

  他长腿逼近,转身把云知禁锢在墙壁与他之间。

  路星鸣居高临下,指尖微微抬起她的下巴,黑眸幽沉,嗓音低喑:“我能亲你吗?”

  他总

  算说出了刚才就想说出的话。

  云知呼吸一窒,倏然忘记眨眼。

  路星鸣咬肌紧绷,显然付出不少的勇气。

  无尽沉默后,路星鸣尴尬转开视线:“不愿意就算了。”

  话音未落,云知抬手扯上他袖口。

  “你可以……再问一遍。”

  她的嗓音又细又软,有腼腆有羞涩,也有动情之时的忐忑期待。

  路星鸣整颗心脏被她的声音抓住,再也控制不住的弯腰贴上了她的双唇。

  他嘴唇薄凉,吻的很轻。

  云知半仰起脖颈与他迎合。

  她害羞极了,垂落的眼睫一直眨动。黑暗里,她心跳如雷,初吻让人紧张害怕,也让她像是被蜜糖一样包裹。

  此时此刻除了路星鸣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路星鸣早在脑海中模拟了成千上万遍对她的吻,可真到实践时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女孩的嘴唇柔软清甜,就连呼出的气息都是软绵绵的。

  他明明想靠近她,想再得到的更多一些,但是对她的喜欢让他不敢再出格一步。

  过了会儿,路星鸣依依不舍离开了她的唇。

  云知战战兢兢把眼睛睁开,眼梢水红。

  路星鸣喉结滚动,回味似的舔了舔唇瓣。

  这个小动作让云知羞的无地自容,不自主的揪了下挂在胸口的脑袋。

  “你、你嘴上站了血浆。”

  沉默很不好受,云知率先打破,伸手指了指他嘴角。

  路星鸣胡乱擦拭去,“没事。”

  又是一阵沉默。

  两人彼此相望几秒钟后,一同红着脸别开了头。

  “我……第一次和女孩子亲亲,可能表现的不太好。”路星鸣沉声检讨,“希望你不要在意。”

  不说还好,一说彻底让云知没脸见人了。

  她双手捂住滚烫的脸颊,心底在尖叫。

  她明明表现的更不好,老实说他能对她现在这个鬼样子下口……就已经勇气可嘉了。

  “好像有鬼来了。”路星鸣听到了脚步声,一把抓住云知,“走吧,去那边躲一下。”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的踉跄一步,脖子上的头颅跟着晃了两晃,最后彻底从绳子脱离,掉在地面接连翻滚几圈。

  见脑袋掉了,云知忙反拉住路星鸣,急急说:“头,头,我的头掉啦!”

  她挣开路星鸣的手,蹦跶过去把头颅从地上捡起,宝贝似的理了理脑壳上的头发,重新挂在了脖子上。

  正当云知要继续跟着路星鸣走时,余光瞥见抹熟悉的影子。

  她止步,定睛一看。

  韩厉站在几步远的距离,眼神空洞,目光苍白。

  云知眼睛一亮,乐冲冲冲他挥挥,蹦跶着追了过去:“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尖叫声划破走廊。

  “艹你奶奶离我远点!!老子不玩了!!啊啊啊啊你个大西瓜我还是个孩子你他娘别迫害我韩云知韩云知你快出来我不玩儿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韩厉捂着眼睛,害怕到胡乱语。

  云知:“……”

  路星鸣:“……”

  作者有话要说:韩厉:受伤的总是我!!!!!!!!!!!!!!!!!

  *

  亲了!!!!!!!!

  路哥之前被云知吓出了经验,现在对云知的情人效应让他觉得小假发就算是僵尸也是最可爱的小僵尸_(3」∠)_

  这酸臭的爱情。

  给我留!不然我棒打鸳鸯bushi.

  随机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