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66章066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6章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韩厉沉浸在单方面的热恋之中不可自拔,哪怕医生说了出院,他也硬是赖在医院里不肯走,势必要和美女姐姐提前过上同居生活,直到医生看不下去过来赶人,韩厉才心痛的和漂亮姐姐挥手道别。

  眨眼到十一月,距离路星鸣和韩厉的生日还剩下十天。

  云知贫穷,那两人也不缺金少银,思来想去,云知决定送手工礼物,显得心诚。

  周六一到,她独自赶往商城购买毛线,她要给韩厉打一条围巾,再给路星鸣织一条毛裤,挑选颜色时,她选了亮眼的红色,毕竟是生日,穿得喜庆点好。

  东西买好,云知回家开始打围巾,围巾比毛裤省事点,赶赶工两天就能打出来,说起来她好像还不知道路施主腰围。

  云知暂放下东西,给路星鸣发送信息。

  [云知:施主施主,你三围是多少呀?]

  [路星鸣:好端端问我三围做什么?]

  [云知:你就给我嘛~]@记住杰-米-哒xs63

  小波浪线又在撒娇。

  路星鸣发来三围,正问她要不要出来玩时,便没了回应。

  光打针有点无聊,云知把电脑调向正面,盘腿上床,一边听英语课,一边打线,头皮痒时,稍微用针头挠一挠。

  门口刚巧路过的韩祝祝:“……”

  叩。

  她轻敲了下未合的房门,眼神狐疑。

  云知回头,手上动作却没见慢下。

  “你在干嘛?”韩祝祝的表情很诡异。

  云知盘腿坐上打毛线的样子就像是电视剧里的老太太,神态姿势真是一点都不差。

  云知探头见韩厉不跟在后边,于是小声说:“织围巾。”

  “……啥?”

  “韩厉不是要过生日嘛,我决定送他一条围巾给他。”

  韩祝祝不由提醒:“我哥围巾很多的,用不着你手打。再说了,外面那劣质毛线不舒坦。”

  韩厉虽说是男生,但皮肤很娇贵,平常用的沐浴乳都是大牌,贴身衣物更是一件比一件贵,哪会瞧得上手打的东西。

  云知并未因她这话而涌上失落。

  “放心吧,我马买的毛线不差。韩厉要是想围就围着,不想也不逼他,毕竟这是一份心意。”

  心意比得上一切。

  何况这些毛线真的不便宜,花了她几百块的存款呢。

  韩祝祝撇撇嘴也不在说什么,余光偶一瞥看到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忍不住道:“这个教程不实用的。”

  “啊?”

  “你高二用不着看这种教程。”韩祝祝不耐烦地说,最后回屋,把她学完的英语资料全部抱出来丢在云知桌上,“你学这些吧,看那种东西就是浪费时间。”

  “可是我都高二了,学你的……”

  话音未落就被韩祝祝打断:“我英语比你

  强多了,瞧不起谁呢。”韩祝祝翻了个白眼,“我准备明年出国,这些英语资料都是一年前整理的,你高二也用得着,爱看看,不看拉到。”

  说着,韩祝祝就要抱着走。

  云知眼疾手快一把按住,脸上讪笑:“谢谢你呀祝祝,我留着慢慢看。”

  韩祝祝冷哼声,双手环胸高傲离开。

  看着小姑娘的背影,云知想了想问:“祝祝,学校没人欺负你吧?”

  想到孤立她的那几个女生,韩祝祝皱皱眉,但还是说:“谁敢。”

  “没人欺负就好。“云知垂眼打着毛线,“要是上次那几个女生在学校欺负你,你要告诉老师家长,可不能平白受冤枉气。”

  韩祝祝侧眸,静静看着她。

  云知头发长了薄薄一层,说这话时的表情很温柔,眼神娴静,似长辈那样细心叮咛。

  韩祝祝扯了下唇,心中百味杂瓶,最后低低应:“知道啦~”说完退出房间,并且小心合门。

  过了会儿,云知看到韩祝祝微信分享给她几条视频链接,都是英语教程,的确是比原来的受用。

  **

  云知在生日前一天将围巾和毛裤织了出来,她分别装在两个盒子里,为保精致,盒子上头还打了一个蝴蝶结。由于晚上要陪着韩厉在家里过,路星鸣的礼物只能在第二天上学交给他,但她没有忘记和他说生日快乐。

  云知小心把盒子放在柜子里,抱着韩厉的那一份缓缓下楼。

  11月的天暗的很快,窗外已是全黑。

  韩厉翘腿坐在沙发上,身旁堆叠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子,都是同学朋友,还有韩父生意上的伙伴送过来的。

  他兴致缺缺,一个都没有拆开。

  “小厉,先吃长寿面,这是奶奶亲手给你下的。”

  韩奶奶很开心,手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坐到韩厉身边。

  他不喜欢吃太清淡的东西,但毕竟是老人一片好心,韩厉不忍抚意,端住三两口消灭干净。

  @记住杰-米-哒xs63

  “乖孙。”韩奶奶疼惜摸了摸韩厉的头,又从怀里取出一个厚重的钱包递过去,“给,回去拆。”

  韩厉眼睛一亮,快速收下,“谢谢奶奶~”

  韩奶奶的红包发完,韩父韩母又各给一个。

  云知站在后头看了看手上的盒子,抿抿唇,挪步过去,手指头轻轻在韩厉的肩膀上点了下。

  他仰起头,视线直

  勾勾的。

  “给……给。”云知把手上的盒子递到他面前。

  盒子有点大,缠在上面的红色蝴蝶结土不拉几的,看着就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要是以前韩厉都不屑打开,但毕竟是小姑娘一片心意。

  韩厉收下,好奇晃了晃:“什么东西啊?”

  “你拆开看。”她双手背后,含唇浅笑。

  韩祝祝朝这边落了一眼,没说破。

  韩厉打开盒子,一条红色围巾整整

  齐齐躺在里面,他挑眉取出,上面没有挂标签,也不知是哪个野生的牌子,但从云知的贫穷与抠门程度来看,估计花不了太多钱。

  毕竟是她特意送的,韩厉就算不喜欢也没说什么,静静收下放在了一边。

  看着那条被冷落下的围巾,云知眼睛里的光顿时暗淡,指甲在手掌心抠了抠,小声低语:“你不围一下吗?”

  韩厉目不转睛看电视:“太热了。”

  家里暖气足,光是一件单薄的打底衫都让他热得不行,再围一下不得热死过去。

  “你就……试一下嘛~”云知不死心地继续劝说,正当她想说这是自己亲手织的时,一旁的韩奶奶扫了眼沙发上的围巾,拿起来左右翻了翻,脸色当下阴沉,冷哼声甩落一边。

  “我知道你是好意,但这围巾的料子太粗了,小厉围不惯,上面也没个标签,别是三五产品再让我乖孙过敏喽。”

  云知眼梢耷拉,不敢再说话了。

  气氛骤然诡异。

  韩祝祝左看看右看看,嘴唇动了动,“奶奶,这不是三五产品。”看了眼云知,说,“这是韩云知自己织的。”

  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韩奶奶的表情变得更加刻薄。

  她再把围巾捡起,里里外外翻腾个遍,啧了两声:“这针线这么粗,线头都没剪干净。再说了,外面那毛线能好吗?”

  韩祝祝偷偷瞄向云知,默默缩起脖子不再说话。

  此时,韩厉单手扯过围巾。

  云知绣工很好,从上次在他裤子上打补丁就能看出。

  她的针线并不像韩奶奶说的那样粗糙,反而很密集,韩厉捏捏料子,虽然没有他那些羊绒的好,但软软的也很暖和。

  他起身,直接把围巾裹在了脖子上。

  韩厉高高的,五官硬朗英俊,像他这样的体型相貌可以驾驭一切服装配饰和各种颜色,自然也包括红色。红色放在他身上并不显得土气艳俗,反而衬得他肤色白亮,少年气十足。

  手织的围巾很厚实,韩厉刚裹上就觉得热了。

  他慌忙摘下,“挺暖和的,料子很软。”他对着韩奶奶说,“现在管得严,外面很少有人卖假货啦,您以后少看朋友圈那些东西,百分百都是假新闻。”

  今天韩厉是主人公,韩奶奶也不想在孙子生日这天闹得不愉快,冷冷瞟了眼云知后,转过身继续看电视。

  那条围巾也在韩父韩母手上过了一遍,两人都夸云知细致,随后找了个开心的话题聊,这

  点小小的不愉快就过去了。

  只有云知清楚,韩奶奶不会和她过去的。

  晚饭过后,她独自回屋翻着日历。

  距离寒假还有两个月时间,只要她在期末考上550分以上,就能转去特招班,等她成功进去,那个时候就可以和大哥提出离开的要求。云知翻了翻这几个月的成绩单,她进步的很慢,但可以看出在一步一步向前走,考试分数在五百分左右徘徊,只要她在接下来两个月努努力,多找李爷爷补习,相

  信期末考试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想到这儿,云知的心安定了下来。

  “喂。”

  后头传来韩厉的声音。

  她转过头。

  少年穿了一身黑,点缀在胸前的红色围巾成了唯一的亮色。

  云知没想到韩厉会这么穿戴出去,短暂错愕后,内心生出一抹小小的喜色。

  “你要出去?”

  “嗯,和方明。”韩厉眼神一瞟,看见桌上还放着一个相同的盒子,便想到那可能是路星鸣的。

  他心里不是滋味,却也没有表露。

  “我奶奶就那样。她从小没过惯苦日子,觉得不是大牌就不能用,今天不是特意针对你,你别多想。”

  云知一下子笑了,“我知道。”

  看见她眼底的明媚,一直计较这事儿的韩厉总算放松口气,“那我走了,你要一起来吗?”

  云知摆摆头:“不啦,你好好和朋友玩,不能喝酒喔。”

  “我不喝。”

  他晚上还要回来,要是被爸妈抓住他喝酒,今晚上就别好过了。

  待韩厉离开,云知无所事事趴在桌上出神。

  韩厉去和朋友庆生,路星鸣会不会也和同学们在一起?

  她蠢蠢欲动,不禁点开手机朋友圈,刚一刷新,就见武晓松发布的动态。

  [武晓松:祝老大祸害遗千年。]

  后面贴了两张图片。

  他们在一家很豪华的包间里,路星鸣被围在正中间,面无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云知在下面留下评论:[这是哪里呀?]

  武晓松很快回复:[云姐要来吗?不过已经结束了,老大好像不是很开心。]

  [云知:为什么?]

  武晓松故意回答:[唉,心上人不在身边,换谁都不会开心。]

  心上人.云知悄咪咪的害羞了。

  她后背紧贴着椅背,双手抚着脸,一双眼痴痴盯着盒子。

  呆滞片刻,云知表情逐渐坚定。

  @记住杰-米-哒xs63

  ——她要去找施主。

  ——她要去给施主过生日!!

  作者有话要说:路施主:寂寞孤单冷。

  姑姑真的是小村姑,她衣品审美啥的都很差,家里选床单都是那种牡丹大花,奶

  奶辈的喜好_(3」∠)_,所以婚后都是路路给她买衣服买包包买化妆品,也都是路路给她搭配给她选口红选配饰,还是路路选床单选小孩子的衣服。

  但是云知送给路星鸣奇奇怪怪的衣服他都会穿出去。

  路哥:我好难。

  随机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