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61章061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1章

  《萌犬向前冲》讲述了一只名叫小八的金毛犬从小到老的故事,它是一直陪伴犬,但它不温驯,不听话,调皮捣蛋难以管教,之后工作人员将一岁的小八送完军人疗养院,这里住的都是因伤退伍的残疾军人,他们嫌弃小八不懂事,一度想要送它离开,但因为种种又打消念头。

  终于,小八十二岁,它已经老了,在疗养院要关闭时,大家决定替小八找一个好人家,小八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在临走前的雨夜里,睡在疗养院后面的柳树下再没有醒来。

  ——那是他初来时所待的地方。

  这是一部标准的温情催泪片,剧情里的金毛犬简直就是和塞翁一个模子中印出来的。

  路星鸣对这种片子没什么感觉,全程面无表情看完,倒是其他观影的女生都哭惨了,尤其是云知,从电影后半场到电影散场,那个眼泪就没停过。

  她哭得抽抽搭搭,上气不接下气,路星鸣把纸巾一张接着一张往过送。

  两人已出了影厅,云知继续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哭。

  她悲切,不知道的都以为路星鸣欺负了他,各种眼神频频往他身上送。

  路星鸣头皮发麻,蹲身扬脸;“别哭了。”

  云知哭得眼红脸也红,就连鼻尖都是红红的。

  他用纸巾都擦擦她的眼泪,去旁边买了一瓶水递过去。

  喝过水后,云知情绪好转,想到电影结尾又是一阵意难平,不禁低嗔:“都怪你,干嘛带我看这种电影嘛~”

  她每说两个字,就抽搭一下。

  路星鸣暗骂了声韩厉后,附和应下:“是,都怪我。下次我们看开心一些的。”

  云知吸了吸鼻子,点头。

  她哭累了,现在开始犯困,揉了揉酸涩的眼后,说:“我要回去了……”

  见云知状态确实不好,送她楼底,又亲自拦了一辆车,待车影远去后,路星鸣才悠悠舒出口气。

  刚才光顾着哄,完全忘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手上还存在的票根,路星鸣狠狠揉碎,转身重回商城,准备去找韩厉算账。

  几人正在某个烤肉店里大快朵颐,韩厉被刘彪虎夹坐在墙角,面前的筷子一下没动过,他脸很丑,见路星鸣从人群中走来,韩厉目露凶光,正要拍桌而起,就被刘彪虎压下。

  韩厉忍着躁火,对着他咬牙切齿:“路星鸣,你不要脸——!”

  “你去那边。”路星鸣踹了踹刘彪虎。

  他让开。

  路星鸣坐下,脱去大衣。

  他里面穿了条米白色的针织衫,衬着眉眼清冷贵气,两人明明都是光头,路星鸣却像是正义凌然的警察,韩厉就如同被羁押的犯人。

  路星鸣倒了杯饮料,敬过去:“韩厉,我们打个商量。”

  韩厉:“你先让我打你爹一顿,我们再商量。”

  路星鸣一琢磨,觉得也不是不行。

  “我爸住在新悦华府3排21,公司地址也可以给你,你什么时候去打?”

  @记住杰-米-哒xs63

  “……”

  “操,贱人。”

  路星鸣笑,好哥俩似的揽上韩厉的肩:“你看,我一直帮你照顾云知,一时也是照顾,一年也是照顾,不如你退出吧。”

  路星鸣觉得韩厉一定不喜欢云知,哪个男生会费尽心机把女朋友往别人家里送,这不是傻子就是不爱。

  韩厉莫名其妙看着他:“你他妈有病啊!?你快给老子松开!再不松我报警了!”

  话一出口,四面八方的客人都看了过来。

  两秒后,都移开视线。

  武晓松挤眉弄眼:“厉少,自首使不得。”

  “滚。”韩厉骂。

  路星鸣叹息,手指开始向下摸,韩厉挣了半天,最后还是被他掏出钱包,他从里面抽出几张红钞丢刘彪虎:“结账去。”

  “……?”韩厉心痛欲裂,“路星鸣你土匪啊!还老子!老子就那五百块了!”

  不是假话,他真就那五百块了。

  数张银行卡被冻结,花呗欠账,借呗没还,要是那五百块都没有,可真要沦落到坐三轮车回家的地步了。

  眼看没有希望,韩厉扯着嗓子喊:“给老子留五十块打车,操!”

  “给你留了一百,不谢。”

  韩厉把钱收好,狠狠瞪几人好几眼。

  见差不多了,路星鸣又拽着韩厉站起。

  韩厉连挣扎都懒得挣扎,老老实实跟着他们走。他是不甘心,可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除了认命还能咋地。

  韩厉没好气说;“要打还是要杀,你能不能痛快着点?”

  话音刚落,路星鸣就停下了脚步。

  韩厉抬头。

  冷汗刷的下来。

  ——[cos服饰店,新上水冰月cos服。]

  “……”

  这不是日了狗吗。

  **

  回韩家后,云知和李爷爷开了一个视频,他孩子也在,笑着和云知打了声招呼。

  一家子都是温柔的好人,从面相就能看出。

  李爷爷问了云知的学习,又嘱咐她照顾好身体,最后招呼塞翁失马过来,两条狗先是对着视频里的云知歪歪头,意识过来后,鼻孔直接怼上镜头,还不住哼唧哼唧着撒娇。

  失马激动翻过肚皮,狗狗好

  像奇怪云知为什么不过来摸它,眼睛里写满茫然失落。

  “我过俩天就去看塞翁他们,爷爷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挂断电话,又对着塞翁失马看了好久,云知那颗被电影伤害到的小心灵才得到短暂治愈。

  不过动物真的好可怜。

  云知趴在桌上蔫蔫的想,狗狗的平均寿命是13年,像是电影里的警犬种,每受伤一次,就要透支一次生命,如果有一天塞翁失马像小八那样离开,她一定会难

  过死,还有庙里的大黄,它也老了。

  正沉思着,门被敲了敲。

  估计是韩厉。

  “进来。”

  “喂……”

  云知肩膀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竟然会敲门啦?”

  韩祝祝脸色变了又变,语气不爽:“你这什么话?说得好像我以前都不敲门一样。”

  云知:“你以前是都不敲门的呀。”

  韩祝祝沉默。

  “找我有事吗?”云知歪头看她。

  她脸上的指甲印都被化妆品盖住了,身上的没露出来,加上奶奶眼神不好,硬是没看出不对,这也让韩祝祝免去一顿盘问,能好好在房间里独自冷静一下午。

  韩祝祝神色纠结,最后慢悠悠上前:“我问你,我那条裙子真的不好看吗?”

  云知怔了下,见她脸色难看,估计还是在意这件事,于是点头:“不好看。”

  “喔,我知道了。”韩祝祝一屁股坐在了床边,“那你说我明天宴会穿什么好?”

  “宴会?”

  “路星泽的爸爸要过生日,邀请了我们,不过叔叔不在,只有我和婶婶去。”韩祝祝想到云知可能不知道路星泽是谁,特意解释说,“路星泽是路星鸣的弟弟。”

  云知眼睛一凉,总算有了兴致,乐冲冲问:“路施主还有弟弟呀?”

  路施主这个称呼让韩祝祝撇了下嘴:“唔,同父异母的弟弟。”

  同父异母……

  云知拧眉:“那施主的妈妈呢?”

  韩祝祝双手托着脸,“早就去世了。”

  路家这些事早就人尽皆知,也没必要隐瞒,韩祝祝便对着云知一齐说了,“好像是十月份吧,她妈妈带着路星鸣撞进了凌城的守心湖,救援队来的时候,只拉上来路星鸣。”

  韩祝祝曾经看过一次路星鸣生母的照片。

  真正的美人。

  名字也好听,叫柳意。

  韩祝祝听奶奶说道过几次,听说柳意是那个年代的第一名媛,和路家是商业联姻,她喜欢路父,路父不喜欢她,一来二去的冷暴力让这个本就是敏感的女人彻底失控。奶奶说许是害怕孩子留在人世受苦,所以才带着他一起走,万没想到……最后年幼的儿子从鬼门关里爬了出来。

  想到小时候路星鸣那双阴鸷的眼,韩祝祝不禁打了个冷战,拉上云知袖子:“喂,你是不是喜欢路星鸣啊?”

  云知走出先前的震愕,她的话在脑海

  里过了一圈后,脸爆红。

  “祝、祝祝你别说这么大声,我才……才没……”

  她想否定,可是半天都否定不出来。

  因为路星鸣真的太好了。

  好到像天上繁星坠落眼前,不切实际可又真实存在。

  他明明那么好,却没人待他好一些。

  “你喜欢他就直说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韩祝祝努嘴,“他上次还问我我们的关系呢。”

  这让

  云知想不到:“他问你?”

  “是啊。”韩祝祝点头,“我说你是我哥的人。”

  回想这件事,韩祝祝发自肺腑开心起来。

  她看不惯路星鸣,他吃瘪,她就高兴。

  云知生气了,脸一沉:“祝祝你太过分了,你……你怎么能这样说!”

  她就说施主后来怪怪的,原来是因为有人在后面添油加醋。

  韩祝祝冷哼:“活该,谁让他以前欺负我。”

  云知起身,刚想着把韩祝祝赶出去再找路星鸣说清楚时,她突然抬起头:“明天你要不要一起去宴会、”

  云知茫然:“我去做什么?”

  “路叔叔好像要给路星鸣在生日宴上相亲,你喜欢他的话当然要去了。”

  云知愣了下:“相、相亲?”

  “是啊,商业联姻。”

  云知挠挠头,这个词汇对她来说太过情剧,感觉只有在电视剧里才经常看到,

  “你不去的话就算了,既然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宴会上肯定会遇到各班级的同学们,孟嫣然她们肯定也会在。

  今天这事儿发生,韩祝祝立马被踢出她们的小群,想也知道那俩个人肯定要四处说她。韩祝祝只有她们两个朋友,平常那种场合都是和她们一起玩儿,如今闹掰,她也没心情过去。

  “我去。”云知紧紧握拳,眼神笃定,“我要去找路星鸣。”

  云知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也不清楚他们会走到哪一步,但是,她想对路星鸣好一点,再好一点,就从现在开始。

  韩祝祝没再多说,起身离开时,她突然扭头,语气虚了不少:“你……你的那些表情包我只在闺蜜群发过,其他人不知道的。”

  韩祝祝抿着唇,眸中深深落寞。

  她本来以为交到的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掏心掏肺什么都和她们说,讨厌谁,喜欢谁,毫不隐瞒,毫不避讳。

  韩祝祝突然意识到她在别人眼里也没有高贵多少,她嫌弃云知是无父无母的扫把星,她又何尝不是被别人所厌弃。

  拼命忍下眼泪后,韩祝祝静悄悄回到了自己屋。

  **

  韩奶奶在生日宴这天刚巧要出去打牌,韩祝祝顺理成章和韩家父母提出带云知一同去宴会的请求。

  韩夫人想着有人和韩祝祝结伴也挺好,毫不犹豫点头同意。

  去宴会要穿礼服,韩夫人先前给云知买了几套小礼服,可是她一次都没

  有穿过去过。

  @记住杰-米-哒xs63

  “这条吧。”

  在衣柜里看了一圈,韩夫人拿出条白色衣小礼裙,裙子及膝往上的位置,细细的系带围在腰间,点缀在上面的花纹让整体显得不那么单调。

  衣服穿好后,韩夫人又为云知画了淡妆,最后在嘴唇上涂了一层轻薄的水红色唇釉。

  他稍微整理好云知的假发,将拎包递过去:“走吧。”

  “嫂嫂

  ”云知略显忐忑,“那要是他们问起来我……”

  韩夫人一笑,“我们是客人,别人不会太注意你的,到时候你一直跟着祝祝就好,等送完礼物我们就回来。”

  云知点头,忐忐忑忑随着韩夫人下楼。

  韩祝祝已经准备好了,她一改以往,换了身极素的礼服,珠宝首饰一件没戴,看起来秀雅青涩,和其他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

  “我们走了,韩厉怎么办?”

  “他从昨天晚上回来就不对劲,不用管他。”

  说着,韩夫人领着两人前往宴会会场。

  宴会举办地在路家的葡萄酒庄里,他们到的时候门外停了不少车辆,韩夫人出示邀请函,一左一右牵着她们去打招呼。

  随后云知见到了路星鸣的父亲还有弟弟。

  路父和路星鸣长得并不相似,他看了眼云知,似乎觉察到了她的身份,收回目光,招呼路星泽过来带两人去玩。

  路星泽温润知礼,笑时脸上有酒窝,和路星鸣的性格截然相反。

  云知没来过这种宴会,害怕闹出笑话,一直安安静静跟在韩祝祝后面,时不时小心抬眼打量四周,在茫茫人群中找寻路星鸣的身影。

  庄园金碧辉煌,头顶的法式大吊灯在地板上折射出闪光,来宾很多,有几张面孔常在电视上出现过,在这杯盏交错的陌生世界里,云知始终没有看见那张熟悉的脸。

  她垂眼,忽生出几分失落。

  此时韩祝祝瞥她两眼,拉住路星泽,压低声问:“你哥呢?”

  “我哥不来。”路星泽说,“我哥和我爸关系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韩祝祝挠挠头:“那你再给你哥打个电话,你就说韩云知在。”

  路星泽一愣。

  “喏,都成望夫石了。”韩祝祝不由讥讽,“看样子你哥上辈子也不是坏事做尽,恶贯满盈。”@记住杰-米-哒xs63

  不过这话也只敢背着路星鸣说了,等路星鸣真过来,她跑得比谁都快。

  路星泽去打电话,云知蹲在角落里眼巴巴瞅着路星鸣的朋友圈看。

  他昨天发了张自拍,配字:[心情好]

  是因为告白才心情好吗?

  云知指尖轻轻点了点屏幕里路星鸣的眉眼,正要关闭手机时,突然看见他身后有一个熟悉的影子,好像是……

  云知定睛一看。

  ——韩厉?

  她将图片放大多倍,那

  个小点慢慢变清,也不知是不是云知的错觉,她总觉得侄儿穿的好像是女装?

  正恍惚着,韩祝祝过来拉起她,语气不满:“你干嘛蹲在这儿,多不好看!”

  韩祝祝四处环视,见没人注意后长舒口气。

  说话间,几道熟悉的身影忽的出现在目光之中,韩祝祝视线追随,那两人可不就是她的前姐妹花,如今正和新结识的朋友说笑着。

  她们好像是往后厅去,韩祝祝偷偷摸摸跟了过去。

  几个女孩正在后厅的茶室里吃点心,韩祝祝没进去,贴在墙角偷听她们讲话。

  “等假期结束去了学校,我肯定要韩祝祝好看。”

  “算了吧嫣然,别闹太僵。”

  “她那天把我后背都挠出血了,果然是有人养没人教。”

  几人阴阳怪气损了一顿韩祝祝后,话头一转,“对了,那天我爸给我看了路星鸣的照片,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旁人暧昧推了推她:“听说路董事长正给他相亲,你喜欢的话可以去试试看。”

  孟嫣然低头,一脸娇羞。

  韩祝祝面容扭曲,指甲狠狠抓上墙壁。

  她忍着气,给路星泽催促:[你哥是不是要到了?让路星鸣直接来后厅茶室,就说他再不来就成别人未婚夫了。]

  接着又给云知发:[让侍应生带你来后厅茶室,路星鸣会到这儿的。]

  发完消息。

  韩祝祝把手机往兜里一揣,狠狠推门而入。

  她动作粗暴颇有几分韩厉的架势,惹得屋里面的几个女孩齐齐扭头。

  见是韩祝祝,孟嫣然嗤笑声:“怎么,你又来找我们打架?”

  “不是。”韩祝祝仰头,“我是来摧毁你那愚蠢的少女心的。”

  “啥?”

  韩祝祝铿锵有力地说:“路星鸣是我姑父,想嫁给他你做梦!”

  “……”

  “…………啥??”

  孟嫣然懵了。

  其他两个不知道云知存在的也是一脸茫然:韩祝祝什么时候有了个姑姑?

  看着她们那惊愕的表情,韩祝祝心情格外舒畅,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估计人已经到了。

  她挑衅般地扫几人两眼,缓缓扭头。

  进来的是云知。

  她又美又白,颜值甩那几个庸脂俗粉几条街,韩祝祝从来没觉得云知这么好看,这么顺眼过。

  她上去挽住云知胳膊,骄傲炫耀:“我姑姑。”

  话音落下,路星鸣姗姗来迟。

  少年没穿西装,简约的黑风衣,高帮鞋,扣子未系,露出内里的白色底衫。

  他原比照片上英俊的多,美人尖,高鼻梁,凤眼上翘,气质清冷又张扬。

  她们正对着路星鸣出神时,韩祝祝就把人拉过来紧紧挽住,声音比刚才更加用力:“我姑父!”

  云知:“……?”

  路星鸣:“……??”

  作者有话要说:路星鸣:靓仔疑惑。

  不用你们,我自己来。

  有朝一日刀在手,屠尽天下断章狗。

  *

  路路抢钱包是不对的,他后面会还给韩厉,不要骂求生欲。

  一百个红包,作话今天格外长!回头会删掉!你们也可以选择性看!卑微的话痨作者

  *

  估计又有人骂韩祝祝利用心态强了。

  我本意就想写一个成长类型的小女孩,韩祝祝跟着奶奶,因为父母双亡的关系被宠着长大,难听说就是有人养没人教。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不认为那是“错误的”,更别提她讨厌云知,所以当面讽刺她,背地里做表情包,她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并不觉得那是一种伤害,因为在她眼里云知是入侵者,会伤害奶奶,是坏人。

  我前面写了,她所有的恶意都表现在行为上,她不屑于隐藏,拍照也好,说云知是泥巴虫也好,都是完完全全表现出来的,而不是背地里暗搓搓做坏事使绊子。

  像是知道韩厉买的生发剂,就算是最喜欢的哥哥也讽刺,她害怕路星鸣,有人撑腰照样骂路星鸣。

  韩祝祝被溺爱的刁蛮自私,任性自利,是遭受到同样的语伤害,行为暴力,她开始明白对云知做的不对,开始学会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问题,慢慢改善自己的所有缺点,这就是一种成长。

  成长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东西,她本来也不是十恶不赦,竟然还有人说韩祝祝应该学韩夫人,韩夫人多大,韩祝祝多大?你认为一个青春期少女能有大人那么圆滑的心思和处理方式吗?

  非说我洗白,洗白就洗白吧,后来云知离家,她还会把自己的零花钱送给云知当盘缠呢。

  我说过她是个促进男女感情的工具人,讨厌可以,请不要骂贱人。

  比比的多了,一百红包。

  婚后篇会放在番外写,车会放微博,高中结束就完结啦,提前撒花。

  顺便专栏有几本预收,康康完结开哪个_(3」∠)_。

  对了,还有一本养猪的,因为吃不起猪肉的梗,给你们康康。

  季明月穿越了,系统让她赚够三百亿才可以回家。

  于是她当影后,拿奖杯,开公司,炒股票,距离三百亿还剩下一亿的时候,她的钱突然以每秒一万块的速度流逝。

  系统:[抱歉,之前程序产生bug,有些事没说清楚,宿主你只能用我们指定的方式赚钱。]

  下一秒,季明月看到自己多了个空间,空间里有个养殖场。

  里面只有两头小猪仔。

  季明月:“……???”

  *

  有一天,黑料影后突然宣布退出娱乐行业,黑粉们兴奋,粉丝们不甘,对家拉了横幅庆祝新生。

  结果还没开心多久,就见季明月出现在了农业财经频道上。

  她

  正在和知名的养殖大户交流经验——《母猪的产后护理》。

  “……”

  *

  应储发现他那结婚三年都没过两句话的老婆开始频频借钱,问起原因。

  季明月:“买猪饲料。”

  后来情感融洽,夫妻生活水到渠成,完事之后,季明月对他叹息一声:“我养的种猪有你这么优秀就好了。”

  “……?”

  #一个因为吃不起猪肉而被逼疯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