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57章057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7章

  “哥,你回来啦!”

  房门被打开一条小缝,路星泽小声和他打着招呼。

  他未语。

  路星泽比路星鸣小三岁,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性格温润懂事,又聪明知礼,是被路家捧在掌心里的宝贝,当然他也从未让路父失望过,不管学习还是为人处世,都会做到最好。

  面对着欣喜和他打招呼的弟弟,路星鸣较为冷淡:“怎么还不睡。”

  “我在做一道题,哥你能教教我吗?”

  路星泽害怕路父听到,又害怕路星鸣拒绝,姿态端的极低,眼神更为小心翼翼。

  路星鸣步伐停顿,转身进入房间。

  屋内的书架上摆着密集的书本,墙角处有一个陈列架,上面陈列着大大小小的奖杯和奖状。除此外,路星泽还把兄弟两人的合照放在床头,照片里的路星鸣不过十一二岁,眉眼之间透着阴郁。这是他们兄弟唯一的合照,路星泽很珍惜。

  路星鸣拉开椅子坐下,拿起练习册翻了翻:“哪道?”

  路星泽又紧张又欣喜的说:“第三题。”

  他扫了眼,握笔在草稿纸上解题。

  路星泽坐姿很乖,眼神之中不禁流露出对兄长的崇拜。

  路星鸣很聪明。

  尽管路父总是讽刺他烂泥扶不上墙,养他不如养一块叉烧。但只有路星泽知道大哥是真的聪明,不管什么东西一学即会,对数字敏感,语天赋也强过他人,小时候背着父亲参加过一次模型大赛,还获了奖杯,却被路父砸得稀巴碎;还参加过少儿英语作文赛,拿到第一后,路父质疑不是他的水平。

  当孩子的兴趣被父亲一次次扼后,他的心中也不会再有梦想。

  之后,路星泽鲜少在家中见到他。

  “好了。”

  一会儿功夫,路星鸣就把解题思路写满纸上,他不准备多留,正要走时,路星泽叫住。

  “明天韩家的人会过来。”

  “嗯?”

  “那天我也是偷偷听到的,爸有意让你联姻,现在已经在琢磨对象了。”

  商业联姻是很常见的一件事,尤其路星鸣不受宠,让他以结婚的方式为集团谋取利益是最后的存在价值。路父作为一个商人,哪怕路星鸣是一张烂牌也不会放弃。

  “喔。”路星鸣脸上没什么表示,敷衍性应和后,推门离开。

  路星泽对着他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叹气收回目光。

  **

  第二日早十点,韩家父母带着韩祝祝准时登门。

  韩祝祝穿着一条□□色小礼裙,跟在韩母身后显得非常不乐意,待见到从楼梯上下来的路星鸣,整个人就像受惊的小鸟一样缩起头颅,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听说你生病住院了,没事吧?”韩父上前寒暄。

  路父笑笑:“不碍事,就是先前太累,现在已经恢复了。”

  交谈

  之中,路父冲路星泽使了个眼神:“我们还是有事要谈,你和你大哥带着祝祝去后花园玩吧。”

  路星泽点点头,领着韩祝祝离开客厅。

  路星鸣转身跟上。

  韩祝祝从小和路星泽玩的比较好,小时候每次被路星鸣怼哭,也都是路星泽再哄。两人正有说有笑着,就见路星鸣一脸阴沉过来。

  韩祝祝神情僵住,慢慢瑟缩向后。

  “过来。”路星鸣语调平,无波澜的凤眼硬是被韩祝祝看出一丝锐利。

  她硬着头皮:“干嘛!我才不过去呢!”

  路星鸣说:“有事问你。”

  韩祝祝看了看路星泽,不自觉往她身旁靠:“你现在问,我耳朵没聋能听见。”

  “不过来是吧。”说着,路星鸣撩起袖子。

  韩祝祝打了个寒战,再次想到小时候被他挂在树上的恐惧,当下马不停蹄跑了过去。

  “你上去把我包拿下来。”这话是对着路星泽说的。

  等路星泽离开,路星鸣才说;“我问你,韩云知是不是你姑姑?”

  路星鸣思考良久。

  他想信云知,可又信不过韩厉。

  再说韩老爷子已经去世,要是他真有个这么大的女儿,那么说明……

  画面戛然而止,路星鸣头皮发麻,不想再想。

  韩祝祝因为这个问题愣了半晌,想到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姑姑,不觉间烦躁。

  韩祝祝没有直接回答,打量路星鸣两眼,回想他上次在医院的表现后,韩祝祝了然:“路星鸣,你是不是喜欢她?”

  路星鸣一怔,俊眉紧蹙:“与你何干?”

  韩祝祝梗起脖子,不怕死说:“那她是不是我姑姑又与你何干?”

  “……”

  生平第一次,韩祝祝成功怼赢了路星鸣。

  她心情颇好,洋洋得意:“那你别想了,她肯定不能和你在一块。”

  路星鸣神色越发阴晦,韩祝祝总算找到一丝丝报复的快感。

  “她和我哥关系比较亲密。”

  姑侄关系,可不亲密。

  韩祝祝故意把话说的棱模两可,就是为了让他胡思乱想,给他添堵。谁让他以前不干好事老是欺负人,现在还想追求韩云知当她和哥哥的姑父,做梦呢?

  那话说完路星鸣便不再语了。

  见他沉默,韩祝祝不禁心慌,她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想着,韩祝祝小心翼

  翼凑上前:“路星鸣你没事吧?我也是实话实说,你……你可别生气啊,不关我事的。”

  恰巧路星泽拎着路星鸣的东西过来,看见救星,韩祝祝飞奔而去,藏在对方身后。

  路星鸣眸中闪着晦暗不明的光,一把夺过路星鸣手上书包,直接从花园的后墙离开。

  路星泽错神,忙喊:“哥,你走了爸又要生气!”

  回应他的是少年潇洒离去的背影。

  新悦华府是富人区,位于

  边郊不好叫车,路星鸣徒步下山,给刘彪虎发送信息让他接人,随即站在路边等候。

  过了会儿,一辆越野车过来。

  车窗摇下,路星鸣抬眼一数,一二三四个光头。

  刘彪虎笑得眼都没了:“路哥这是又回家经历父亲的毒打了?”

  一边调侃一边给他开门。

  副驾驶坐着武晓松,开车的是他哥,后面是方正方圆还有刘彪虎,其中刘彪虎就要占据两个位置,三人往里面挤了挤给路星鸣腾开一个地儿。

  等他上车,刘彪虎才说:“武哥酒吧开张,我们准备去捧捧场,路哥顺道一起呗。”

  路星鸣像是块海绵一样被他那身肥肉积压,不爽快的踢他一脚:“你他妈能不能减减肥?”

  刘彪虎:“我这肉是留来过冬的,你不懂。”

  武晓松:“他这肉全是用智商换来的,你不懂。”

  隔着座位,刘彪虎上去和武晓松扭打在一起,本来就显得拥挤的车厢因为闹腾的两人更是混乱不堪。

  路星鸣目光在窗外,周身笼罩了一层看不见的隔阂,旁人的热闹欢喜都与之无关。

  好友见他心情的确不好,当下停止闹腾。

  刘彪虎环住路星鸣肩膀:“一会儿喝几杯泄泻火,大好年华呢,哥你别这么悲春伤秋。”

  “滚。”路星鸣再次踹开。

  大好年华怎么了?

  大好年华就不容他这个青春期少年悲春伤秋了?

  开玩笑。

  武晓松大哥的酒吧开在某条夜街,一群人先是四处浪了一圈,然后在八点左右前往酒吧。过程中苏婕又给路星鸣打了个电话,他一个未接,全部挂断。@记住杰-米-哒xs63

  为了热闹,众人没要包厢,占据了酒吧前排角落的黄金位置。

  音乐轰鸣,灯光交错,呐喊与尖叫融合其中,热闹又喧嚣。

  一行人很快就玩嗨,武晓松觉得啤酒合起来不太得劲,于是去吧台调制了几杯鸡尾酒,全是新品口味,入口爽,后劲大,一杯下肚晕头转向,两杯下肚爹妈不认。

  好友们勾肩搭背,胡乱语,路星鸣待在角落缄默无声。

  哪就他只喝了一杯,入口先是甘甜,随后喉头涌出苦涩,胃部烧灼,酒气从下涌至大脑,眼前霓虹的灯光晃动,人影叠加,双目逐渐迷离。

  上头了。

  路星鸣按着太阳穴,摇摇晃晃起身,寻找到自己的背包后,拎起向外走。

  “哥,一会搓澡去!”见他要走,刘彪虎从舞池钻出,大着舌头说。

  “不去,你们玩吧,账结我名上,回头给。”

  路星鸣挤开人群,双腿踉跄离开酒吧。

  夜空布上漆黑的阴云,惊雷响彻,银白闪白似两道蛟龙般闪过夜空,瓢泼大雨哗啦啦向下掉。

  雨势迅猛,冷气钻入后颈,路星鸣那被酒气熏陶半天的大脑清明几分。

  想吐。

  他弯

  腰,只呕出几口酸水。

  路星鸣佝偻着腰,看着落地的雨珠,又看着大街上稀少的车辆,小心翼翼把云知给的护身符从书包取下放在怀间后,顶着书包踏入到风雨之中。@记住杰-米-哒xs63

  **

  这场雨来的太过突然,令人猝不及防。

  云知先把塞翁失马送回去,又和李爷爷借了把伞,低身匆匆往公寓赶。

  终于回了家,出电梯后她却愣住。

  视线尽头清晰倒着一个人影,浑身是水,贴着墙角一动不动。

  云知握伞的手不自觉收紧,小小后退两步,警惕看了两秒后,云知提步上前。

  “路施主?”她小声翼翼叫着他。

  路星鸣完全垂着头,头顶的雨水还没干,沾在额头的水珠缓缓下滑到鼻尖,米白色外衣皱皱巴巴贴在身上,隐约映出身体的肌肉纹理,包倒在一旁,而他像昏过去一样没半点动静。

  空气中隐约流转着酒气,云知闻了闻,慢慢在他身前蹲下:“施主,你喝酒了吗?”

  路星鸣指尖一动,抬头。

  腥红的一双眼,看向她时带着不加掩饰的幽怨控诉。

  云知失神,慢腾腾向后躲避。

  “施主,我送你回去吧,你房卡放在哪里?”

  路星鸣不说话,像是又没了意识。

  云知没有办法,拉开他的书包在里面翻找。

  手机,钱包,纸巾,耳机,乱七八糟的零物,就是没有那张房卡。

  会不会在口袋?

  云知悄悄瞄他一眼,咕噜咽了口唾沫,手指慢慢向他口袋里伸。

  上衣的两个口袋都没有,云知又探向裤兜,手指头用力往里面摸索,越来越深时,手腕倏地被一只冰冷的手牢牢固住。

  她心里一跳,肩膀跟着抖了一下。

  路星鸣眸似黑玉,阴阴沉沉。

  云知瞪骤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过唐突,正要将手抽离时,路星鸣先一步松手,闭眼笔直倒在她怀里。

  云知条件反射般的伸手护住。

  他全身冰冷,呼出的气却是滚烫的,整个脑袋完全抵靠在她胸前,没有丝毫攻击力。

  云知睫毛颤动,凝滞住呼吸,手脚突然不知道往哪里放。

  “那……”云知明知道他可能没了知觉,但还是认真的问,“我先带你回我家了喔?。”

  没吭声。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

  又没吭声。

  云知打定主意,弯腰公主抱起路星鸣,把他带进屋。

  路施主现在很娇弱,但体重很重,短短几步耗费她不少力气。

  他身上落满雨水,于是云知暂时把他安顿在沙发上。自己家的那张沙发比不上路星鸣公寓里的宽敞,只见那修长两条腿委屈搭在沙发扶手上,身体蜷缩,一条长臂完全垂在地面,光是看着就觉得不好受

  云知为路星鸣脱去湿哒哒的外衣和鞋子

  找来一条毛巾,细心擦干那颗光脑袋,紧接着是脸颊与脖颈。

  灯光打在他脸上,云知发现路星鸣长得过于好看了些。

  剃去头发将少年眉眼里的英气完全显露,饱满额头下的一双浓眉则习惯性皱着,长睫遮住那双充满冷僻的眸。云知像欣赏一件珍宝般,目光缓缓移动,他鼻梁高,人中长短刚好,链接着弧度精致性感的唇。

  云知歪头打量,心中悸动,最后按耐不住那点女孩子家的小心思,握着毛巾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那张冰冷浅闭的双唇。

  软软的,像布丁。

  她脸上一热,着急忙慌将手缩回藏在背后,紧张地打量路星鸣多次,件他没有任何意识,暗暗松了口气。

  “冷。”路星鸣嘴里咕哝,双臂将自己紧紧环绕。

  他身上的湿衣服还没有换下,要是这样穿一夜肯定要感冒。

  云知正想给把那黏答答的t恤裤子扒拉下来时,立马感觉不妥,顿时住手,摇头。

  不行,路施主还是黄花大闺男,这样不好……

  思索几秒,云知决定找十班的同学们来帮忙。

  她先打给刘彪虎,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没等云知开口,就说:“虎子喝高了,你有事明天打吧。”

  云知又打给了武晓松,接电话的还是陌生的男人,依旧是同样的措辞:‘武松喝高了,你有事明天打吧。”

  云知:“……”怎么感觉都是一个人的声音。

  这次她打给了方正,对方宛如一个人形复读机。

  “你好,方正方圆都喝高了,你有事明天打吧。”

  啪嗒。

  电话挂断。

  云知对着黑掉的屏幕沉默。

  她看了看路星鸣,咬咬唇,痛下决定联系韩厉。

  “喂?”

  话筒里环境嘈杂,云知有被吵到,手指堵住另外一只耳朵,不由提高音量:“韩厉,你现在在干嘛?”

  “在公寓和朋友打牌,怎么了?”

  云知犹豫着:“你现在能过来一下吗?”看着哆嗦成一团的路星鸣,嗓音低小一些,“路施主在我这儿呢……”

  对面一瞬间安静。

  “他……他好像喝多了,我也没找见他的房卡在哪里。”

  “操。”听她说完,韩厉咬牙切齿,“韩云知你能不能有点安全意识,哪有人把喝醉酒的男人往家里领的,遇到危险怎么办。”

  云知嗫嚅:“喝醉酒的男人打

  不过我。”

  “……”

  沉默。

  这倒是,喝醉酒的男人还真打不过她。

  韩厉掐灭烟,起身踢开椅子:“我马上过去,你离他远点。”

  “喔。”云知乖乖知应,挂电话前急忙叮嘱,“韩厉,你来的时候带一套你的衣服,,路施主全身都湿了,他一直穿着湿衣服肯定会感冒的。”

  我管他去死。

  韩厉最终没把这话说出来,揣着手机独自离

  开。

  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等雨停后,街边人头再次攒动起来。

  韩厉当然不可能给路星鸣拿自己的衣服,他还嫌弃呢。

  于是来到小区外面的一家服装店,随便选了一套男士穿的衣服和内衣结账离开,正要往云知那边赶时,韩厉的注意力全放了隔壁的女士内衣店,玻璃窗中,墙壁上挂满花花绿绿的女士内衣。

  他挑眉,鬼点子腾地上来,径自走了进去。

  买好东西,韩厉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云知这里,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路狗呢?”

  云知伸手一指,路星鸣蜷在沙发上半死不活。

  “这狗东西是喝了多少啊?”韩厉隔着老远就闻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酒气,鼻子厌嫌皱起。

  “施主好像发烧了。”云知满眼的担心,“韩厉你先给他换衣服,我出去买些醒酒药。”

  韩厉想着干坏事,二话不说点了点头。

  待云知走远,他对着路星鸣露出抹邪笑。

  呵,想当年路狗以多欺少揍了他一顿不说,还把他扒的只剩下条裤衩子,害他出了天大的丑。

  都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是该还回来了。

  韩厉恶向胆边生,干脆利落把路星鸣身上的湿衣服扒拉下去,将新买的粉红色罩杯裹在他上身,来回各种角度拍了好几张照片,这才心满意足的收手把干净衣服给路星鸣穿好。害怕沾了水的沙发又弄脏那好不容易才新换的衣服,韩厉直接扛起对方丢上床。

  这时,云知买药回来。

  韩厉不动神色:“我不计前嫌给他换好了。”

  他可真棒。

  感觉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呢。

  云知在沙发上没看见路星鸣,视线一转,看到路星鸣衣服干净,好好躺在床上休息,不由得杏儿眼一弯,踮起脚尖拍拍韩厉的光脑袋,毫不掩饰的夸赞:“韩厉真懂事~”

  云知本来担心侄儿会不会趁机欺负不省人事的路施主,还担心了好久,结果是她多想了。

  她就知道,侄儿面冷心热,是好孩子。

  韩厉露出两排牙齿,心情更加舒畅。

  云知并没有注意到路星鸣已经清醒,正半眯着眼不动神色看着他们,待她走近,又迅速闭眼,长睫遮住眸中的惊涛骇浪。

  “韩厉,你帮我去厨房烧些水,我把这里收一下。”@记住杰-米-哒xs63

  韩厉心情正好着呢,没有抱怨,乖乖进入厨房。

  云知坐在床边,手心抵在他饱满的额头上,感受到滚烫后,眉心拧了拧。

  “韩……”

  云知正想喊韩厉倒水,手腕却被一双大手紧抓不放,下一秒,对方箍住她纤细的腰身翻滚到柔软的床上。

  他欺身而上,严密禁锢,丝毫不给她挣扎反抗的机会。

  云知手腕被掐的生疼,呼吸中满是少年身上的气息,她在下面全然忘记反应,定定看着少年赤红的双眸,脑中一片空白。

  路星鸣视线炽热,喉咙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喑哑低沉。

  “韩厉又蠢又笨到底哪点好?”他目光灼灼,一字一句,“不如你踹了他,跟我。”

  作者有话要说:路星鸣:做个渣女,好吗?

  云知:他真是我侄儿。

  今天有个宝贝过生日,生日快乐!!

  一百个红包。

  *

  下午心血来潮搞了一个文案,不知道你们有兴趣没,文名是暂定的。

  《这豪门富婆太难当了》

  盛薇与霍林程的白月光有五分像,于是被他当做替身娶回家。

  所有人都知道盛薇爱惨了霍林程,她会顶着大雨为他买他最爱吃的汤包;为他学艺术学烹饪,为他变得优雅大方,知礼迷人。

  霍林程也是这样想的。

  直到一天,夫妇俩受邀上了一个《你敢吐露心声吗》的节目,面对测谎仪时,夫妻现场翻车。

  主持人:“你深爱你的丈夫吗?”

  盛薇:“我爱他爱到天崩地裂;爱到山无棱天地和乃敢与君绝!”

  测谎仪滴滴响了起来,霍林程表情微变。

  主持人:“你对你们现在的夫妻生活满意吗?”

  盛薇:“很满意。”

  测谎仪又滴滴响了起来,霍林程脸色阴沉。

  主持人对于霍林城只有一个问题:“你真的把你的妻子当成白月光的替身吗?”

  面对所有人都知道的答案,他只说了两个字:“没有。”

  测谎仪没有亮,全场哗然。

  **

  当天夜里,霍林程撕去伪装,捏着她下巴咬牙切齿:“一周六次,你到底哪里不满意?”

  “……”

  就是因为太他娘的频繁所以才不满意啊!真以为自己是永动机了?!

  我以为你把我当替身所以愚弄你的感情骗取你的钱财x我以为你真的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