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37章037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同学,你等一下,你的钱掉了!”

  云知回过头。

  男孩跑得气喘吁吁,把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塞到云知手上:“你刚才踢人的时候,钱不小心从你口袋里掉出来了。小心收好,我先走了。”

  他谨记着韩厉叮嘱,不敢逗留,塞完钱转身就跑。

  结果没等走,就被云知从后拉住。

  “施主,谢谢你特意过来,但是这钱不是我的。”云知就是害怕丢钱,所以把钱都放在书包最里面的侧袋里,除非是书包丢了,不然怎么都不会从里面掉出来。

  云知没有注意到旁边路星鸣突然阴郁的表情,将钱硬塞回去,“你肯定找错人了,前面好像有个警亭,施主要实在找不到失主,可以把钱交给警察保管。”

  说完,云知不再理会。

  小弟被那绕口令弄得懵了下,着急追上:“不不不,这钱真是你的!”

  韩厉是个暴脾气,他要是连这种小事情都办不好,回去后还不知道怎么被收拾呢。

  想想就害怕。

  小弟急了,硬是把钱往她手里塞。

  云知很无措,不住推脱,这钱本来就不是她的,要是收了算怎么回事。

  焦灼中,路星鸣一把扣住男孩手腕,居高临下凝视着他。

  小弟身子打了个激灵,战战兢兢与他对视,顿时被那阴沉的眉眼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路星鸣指骨捏紧,面露寒芒。

  小弟心里重重一跳,冷汗刷的流了出来。

  要是被路星鸣认出来,想也知道不会放过他。怎么着都是挨顿揍,还不如被自家人打呢!

  想到这儿,小弟用力把手抽出。

  “我弄错了,弄错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说完便攥着钱,撒丫子跑远。

  云知迷惑眨眨眼,“路施主你认识他?”

  “认错了。”路星鸣回,语气比之前冷淡许多。

  他看起来心情不好。

  嘴唇绷得紧紧地,表情透着明显的不爽。

  难不成是惹他不开心了?

  云知忐忑。

  想了想,局促拉上路星鸣肩带,小心翼翼问:“施主,你在生气吗?”

  他低哼。

  “是不是我刚才太莽撞了?我没想到那个人会扑过来,完全是下意识的,想想的确有些危险,万一他们有刀子什么的……”

  “你刚才叫那个路人什么?”路星鸣突然岔开话题。

  云知脑袋有短暂的当机。

  原来他不是因为刚才生气?

  愣了下后,云知低声说:

  “施主……”

  果然。

  路星鸣眉眼迅速晦暗。

  “你为什么要叫别人施主?”说这句话时,路星鸣心头升起无数酸意,就连语气都带上不满与委屈,就好像本来属于他的东西硬被别人抢了一样,充满不甘。

  云知迟迟没有回答。

  脑中空白。

  许久。

  云知才回答:“我……就是随便叫的。”

  出家人叫在家人,都是施主。

  云知并不觉得这是个大毛病,也不明白这有什么让人生气的。

  路星鸣的眼角微微下垂,目光更显冷厉且不近人情,他逼近,沉声问:“你家里那口锅是谁施给你的?”

  云知瑟缩下身子,后退,手指头慢慢指向他:“你、你……”

  路星鸣继续逼问:“那上次谁给你补习的。”

  云知莫名心虚:“你……”

  “还有你的牙,下周是不是要继续去做治疗。”

  说到治疗。

  云知漂亮的小脸蛋白了,和泡过面缸似得。

  路星鸣一件一件和她掰扯清楚,最后轻哼,发出灵魂拷问:“谁才是施主。”

  云知垮着脸,慢慢指了指他。

  路星鸣再次低哼,大步向前。

  一路缄默。

  两人总算回到公寓。

  各自进门时,云知轻轻拉了下路星鸣的书包。

  “干嘛。”

  他听起来还像是在生气。

  云知稍稍合拢嘴唇,低低道:“以后,我只叫你施主……”

  路星鸣挑眉,余光向后瞥去。

  她双手分别紧抓着两边的书包袋,垂着头,脚尖不安的动来动去。

  像正在和主人示好的小动物。

  路星鸣心情好了大半,面上依旧维持着高冷,“只叫我一个人?”

  “嗯。”云知重重点头,笃定着说,“你是我唯一的施主。”

  唯一的。

  路星鸣看向她的双瞳骤然幽沉。

  云知隐隐约约感觉空气变得不一样,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她刚

  才说的话会不会太亲密一些。

  想到这儿,云知呼吸急促,后退两步,“我就先回去了,路施主晚安。”

  “等一下。”

  路星鸣的嗓音比刚才暗哑。

  “你明天几点去遛狗。”

  云知细思片刻,“大概是五点。”她有些奇怪,“怎么了嘛?”

  路星鸣将门打开,头也不回地说:“我最近刚好在锻炼身体

  明天和你一起,前记得过来叫我。”

  说完这句话,他便紧关了门,身形消失在门后。

  云知恍惚,唇角不由向上挑起弧度,狠狠揉了揉热热的脸后,转身回屋。

  *

  这一夜路星鸣睡得不安稳,又一次被杂乱的梦境骚扰。

  梦里女孩腰肢娇软,僧袍换成女仆装,对着他又勾又撩,叫着施主。

  正是关键时刻,韩厉猛然闯进,捏着他脖子让他叫“大哥”。

  路星鸣惊醒。

  身体却还有着反应。

  他打开台灯,粗暴揉乱头发,探过桌上手机看了眼时间――

  [两点半。]

  路星鸣睡眠本来就浅,吓醒后再也没了睡意,他靠着枕头,无所事事刷看微博,准备干点别的好把韩厉那张脸忘掉。

  寂静夜色中,手机响了一声。

  是私信。

  路星鸣随手点开,一眼扫过。

  [[加我看性感nv大学生在线撒娇:兄弟在吗,要片吗?]

  [[加我看性感nv大学生在线撒娇:要吗兄弟?很便宜的,2块钱打包,直发百度云。]

  [加我看性感nv大学生在线撒娇:[视频][视频]高清无.码。]

  对面一连发了三四个gif动图,大尺度的画面在眼前乍响,路星鸣更加清醒。

  谁他妈三更半夜看片儿?

  [lx-m:不买,滚。]

  骂完拉黑。

  两秒后,又来了几个私信。

  [点击看你懂得:我有小号。]

  [加我收获快乐:兄弟帮帮忙,我冲业绩。]

  [vx-3455就2块钱,我好友栏里就你一个在线的,我上有老下有小,就指着我活,兄弟帮帮忙。]

  [lx-m:……]

  烦。

  他狂抓着浓密的头发,直接打过去两块钱红包,又说了一个滚字。

  对方连连道谢,很快就把链接发了过来,路星鸣没有点进去,关上台灯转身去睡。

  半个小时候。

  路星鸣意识到他失眠了。

  闭上眼满脑子想的都是小光头,小假发,就连牙疼时泪眼汪汪的表情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瞪着眼睛,最终慢腾腾把手伸向手机,在黑暗里点开了那条链接。

  [少女与养父不得不说的故事。]

  标题起的很刺激。

  路星鸣点进去。

  五分钟广告之后,片头跳出几个大字――大型古装连续剧《还珠格格

  》第一部。

  “……”

  “…………”

  路星鸣隐隐约约感觉自己被骗了。

  *

  好习惯让云知起的很早。

  现在不过才四点半,窗外的天空完全黑着。

  云知用了十分钟收拾完自己,敲响对面房门。

  ――里面没有声音。

  云知踮起脚尖向猫眼里张望,除了一片漆黑外什么也没看见。

  “路施主……”她贴着房门轻轻叫了声。

  路星鸣没有回应。

  云知又敲了两下,用微信给路星鸣发了一段语音。

  “路施主你是不是还没有起床?”

  云知耐着性子在门口等了他一会儿,眼看时间不赶趟了,只能作罢。

  [韩云知:我先去啦,看样子我们只能下次再一起去遛狗。]

  她盯着房门看了两眼,独自离开公寓。

  雇佣她的老人家姓李,就住在隔壁小区,走路五分钟就能到。她顺着地址来到李爷爷住的101室,轻轻地用钥匙把门打开。

  云知害怕把睡觉的老人吵醒,只压开一条缝向里面打量。

  “是云知来了?”

  李爷爷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云知微怔,有些意外老人竟然已经醒了。

  云知没有犹豫,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人家是独居,为了照顾他腿脚,客厅并没有过多摆放家具,显得宽阔又空荡,塞翁失马的窝在阳台处,见云知过来,提醒健硕的失马一蹦一跳跑过来,对着她狂摇尾巴,倒是一点也不认生。

  “李爷爷,我来遛狗。”云知低声朝里屋喊。

  隔着半掩的门,李爷爷的声音传来:“牵引绳就在鞋柜上,要是没人可以放开让它们在公园跑一跑,有人的话就要牵牢实,可别把人吓着了。地上有个小包,里面是铲屎的袋子还有工具,它们要是拉了,记得清理干净。”

  云知应了声,弯腰给两条狗栓上绳子,拿起铲屎袋,牵着两条狗出了门。

  五点的城市还没有苏醒。

  路灯忽闪,整条路上未见人影,就连车辆都寥寥无几。

  失马今天很乖,没有像那天一样硬拽着云知跑酷,塞翁更是听话,作为一只金毛,它品行温柔,就连走路都慢慢悠悠,很是优雅温和,时不时扭头看云知两眼,或者停下脚步用脑袋蹭蹭她的腿来表示喜欢。

  云知很满意这份工作。

  就是狗屎真的好臭……

  结束完遛狗的工作,云知重新回到公寓拿书包,刚拎着书包出来,就听对面传来开门声。

  云知不禁看过去。

  视线里,少年浓密的发丝乱做一团,眼皮青紫,神色靡靡,像是一夜没睡。

  他懒洋洋耷拉着眼,不甚清醒。

  云知犹豫着叫住他:“路施主……”

  “嗯?”路星鸣看了过来。

  “你还好吗?”云知皱着眉,眼神关切。

  路星鸣望着她,大脑浑噩几秒后,瞬间想起了昨天对云知的承诺。

  他猛然清醒,抬起手腕看时间,却想起自己没有戴手表,紧接

  着又翻找手机,又想起手机没电,被他丢在了公寓里。

  路星鸣拧眉:“几点了。”

  “快七点。”

  “……”

  “路施主你是不是没休息好呀?”

  “……”

  能休息好吗!

  他不信邪,硬是用百度云那垃圾网速看了半晚上的还珠格格!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