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34章034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知恍了许久,直到路星鸣向她走来,才险险收回目光,指尖不好意思挠了挠发热的脸颊:“路施主还没有回去吗?”

  路星鸣没有正面回答,一直盯着她手心看。

  云知愣了会儿,摊开手,“不疼的。”

  她手掌过于小,勒出的红痕还没有全部散去,横着布在掌心。云知不觉得疼,只觉得火辣辣的烫,但吹了吹后已经好了太多。

  少年黯了眸光。

  脑海中浮现出她刚才对着掌心呼气的模样。

  又憨又甜。

  又让人心疼。

  路星鸣眉眼淡淡,没有对着云知露出自己的小心思,默然不语走在女孩身侧。

  他很高,腿又长,为了迎合云知,刻意放缓步伐。

  “你……”路星鸣开口,欲又止。

  “你很缺钱?”他问。

  云知也没选择隐瞒,毕竟贫穷这种东西是骗不过别人的,于是点头,“我想要自己挣下学期还有上大学的学费。”

  雄心满志。

  路星鸣哼笑:“你还挺有志气。”

  云知下巴扬起,表情坚定:“我师父说了,石看纹理山看脉,人看志气树看材,我就是想靠自己赚钱。”

  说这话的时候,一眼睛熠熠生着光。

  云知紧接着看向路星鸣,眉目中是不加掩饰的崇拜:“我要是像路施主一样聪明能干,肯定也不用这么费劲赚那三百块。”

  师父之前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聪明的占大多数,让她保持初心,不要与人攀比。

  云知本没把这话太放在心上。

  直到遇见了路星鸣。

  在云知眼里,路星鸣就是占大多数的聪明人,他好看,善良,什么都会,什么都懂。犹如天边触不可及的星光,任人仰望,却无人接近。

  云知对他的仰慕之情溢于表。

  路星鸣不语,一派淡然,神色莫测,最后说:“你还想多赚一份钱吗?”

  云知驻足,不明所以。

  “我公寓缺个做家务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工资就……一个月五千吧,活儿不多,每天扫个地擦个桌子什么的,有空的话给我做点宵夜,会给你加钱。”

  路星鸣的表情不甚自然。

  他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不清楚市场价,也不知道家务工的行情,价格完全是随口一提,在小姑娘可以接受的范围之中。

  不过……

  会不会少一点?

  路星鸣偷偷去瞄她的脸,没什么反应,看起来不是很满意。

  果然少了。路星鸣清清嗓子,“那就五……”

  万吧。

  话没说完,云知一个激灵跳到了路星鸣面前,语气里是难掩的激动,“五百!”

  挨的很近,声音很高,路星鸣耳膜震得嗡一下。

  他脑袋朝后,伸出根手指抵上女孩肩膀推开。

  云知也意识到自己情绪过于激烈,后退着拉开距离,深深吸气平复心情,一双杏眼水润,矜持按捺着那狂跳的心脏,“五千太多了,施主给我五百块就好了。”说着不好意思低下头,“你平常对我那么好,就算免费给你干,我都愿意……”

  女孩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腼腆。

  路星鸣怔怔,理智轰地炸了。

  只记得一句话。

  免费给你干……

  路星鸣耳边嗡嗡作响,呼吸乱了节奏,他本来就不是纯洁少年,云知的这句话让人控制不住往罪恶的方面想。

  路星鸣额头青筋跳起,脖颈憋涨通红。

  他口中生津,喉结微动,指甲狠狠抠了一下掌心肉,才勉强让自己清醒过来。

  “五百……五百少了点。”路星鸣闭眼,忍着躁动说,“就、就三千吧,一个月算你三千,不用和我争论,你每天晚上随便过去帮我收拾一下就好,我一个人住,其实也挺干净的。”

  路星鸣和其他学生不一样,那套公寓算是他买下来的,他不喜欢别人闯入他的世界,所以平常都是自己收拾整理。

  这次之所以雇佣她,是单纯想给她一份工作。

  云知莫名被触心弦,眼眶红红,由内而外的生出感激。

  她鼻头发酸,又有些想哭。

  夜幕中云知的眼睛生出湿润,嘴唇抿着,像猫儿一样可怜。

  路星鸣心脏缩紧,“喂……”他弯下腰,轻声命令,“不准哭。”

  “我……我不哭的。”云知咬唇把快掉出来的眼泪憋回去,“施主你真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下一秒鼻子一抽,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掉了下来。

  路星鸣眉头再次皱紧,从口袋里摸索出纸巾,放轻力度在她脸上擦拭。

  “你不哭就算是报答了。”见小姑娘哭得可怜,路星鸣坏心眼上来,捏着纸巾的手顺手在她鼻尖上狠掐了把。

  云知呜咽声,抽抽搭搭把眼泪收了回去。

  路星鸣撇嘴,随手将纸巾攥成团握在掌心。

  等人平定的差不多了,路星鸣倾身逼近,性感的语调放得又轻又缓:“那……需要预支工资吗?”

  他口中喷出热气,扑在脖颈痒而热。

  云知白皙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起鸡皮疙瘩,身子一颤,不由向后瑟缩,未曾想没有注意脚下,一脚踩空台阶,眼看要坠倒在马路牙子上,少年伸手,揽着她腰带入

  怀中。

  昏黄的光影下,两人紧贴,密不可分。

  他手掌宽厚,臂膀结实有力,就算隔着衣服,云知也可以感觉他皮肤的温度。

  滚烫,炽热。

  路星鸣身上有初见时的青木香,和他的人一样清冽。

  怦怦怦。

  那是路星鸣的心跳声。

  云知屏息,凝神,杏眼瞪大,皮肤慢慢升起温度,身体四肢在那瞬间绷紧僵硬,就连刚才的感动都抛诸脑后。

  只余一个念头。

  她、她和施主抱抱了。

  路施主抱抱她了……

  腾地一下。

  云知全身烧红,半天靠在他胸前一动不敢动。

  路星鸣是相同的震愕。

  她腰细,更软,感觉只要自己稍稍用力,就能轻易把她碾碎。

  ……还很香甜。

  路星鸣垂下的浓睫遮住凤眼,不禁靠近,思索。

  女孩子都这么甜吗?

  还是说只有她。

  陷入恍惚。

  万籁寂静中,云知混沌的意识总算回归。

  她呼吸紊乱,手忙脚乱推开路星鸣,踉跄几步,最后堪堪站稳,红着脸把褶皱的衣服抚平后,嗓音低低:“谢谢施主。”

  路星鸣搂过云知的那只手默默收紧,轻嗯声,默然向前。

  云知睫眨,不由自主捏了捏自己的细腰,软软的,没赘肉。

  莫名的,她松了口气。

  回头又红着脸笃定想,就算她很胖,施主也还是会搂住的。

  ――施主那么善良,才不会区别对待呢!

  “快点。”

  不远处,少年懒音催促。

  “来啦!我来啦!施主等等我。”

  云知飞快跑过去,没一会儿就窜到了少年跟前。

  和兔子一样。

  路星鸣斜睨一眼,叮嘱:“慢点,再摔我可不管。”

  云知收了性子,老老实实贴着路星鸣肩膀走。

  马上要过马路。

  路星鸣瞥向神游在外的云知,沉思几秒,佯装淡定的开口:“你拉着我肩包带子吧,别

  被撞了。”

  云知本来想说她会看红绿灯,不会被撞的,结果话到嘴边,就变成“喔”,答应了。

  她生出两个手指头,小心翼翼捏上了路星鸣黑色的肩包带子。

  变灯后,少年走在前面,云知拉着他书包跟在后头,时不时抬眼打量。

  城市彩色的霓虹在他如墨般黝黑的发丝上跳跃。少年的后背不算宽阔壮实,但笔直,如同一颗行走的松。

  云知莫名感觉安定。

  跟着路星鸣时。

  她总觉得自己那小小的心找到了靠山。

  很快走过马路,她慢慢松手。

  前面就是小区,云知忽然不想回去,步伐放得很慢,最后完全停下。

  路星鸣回眸。

  云知的手指甲不老实的抠扯着肩带,脑中灵机一动,主意上来。

  “施主,我请你吃饭吧!”

  她笑起来太过好看。

  笑意发自肺腑的直达眼底,酒窝醉人,轻易闯入他坚硬的心房。

  “你饿了?”

  “我不饿,我就是想请你吃。”施主总是在帮助她,她总要想办法回报一点。

  路星鸣轻哼,“你有钱?”

  云知捏了捏书包,那里面装着爷爷给的五百块钱,交完学习资料费,还要留一点交下周的班费,请人吃饭好像是不太够。

  他就知道。

  路星鸣无奈叹气,拿出手机找到云知头像,直接转账三千。

  “收一下。”

  云知对着转账记录愣了愣。

  “预支的。”少年冷声说完,脚步一转朝着公寓相反的方向而去,见云知还呆立在路口,“走啊,不是说请我吃饭?”

  云知点了收取,对着那三千块出神五秒,抓着手机快速跑过去。

  “施主,你想吃什么?不要点太贵的好不好。”

  路星鸣觉得好笑。

  这小破孩前一刻还在装大款请他吃饭,现在就小气吧啦成了抠门小假发。

  路星鸣越想越觉得好笑,于是眼角微弯,诚心逗弄:“可是我想吃大闸蟹,就是前面香蟹楼那家。”

  一听到大闸蟹,云知的眼皮子突突抖动起来。

  之前嫂嫂买过闸蟹,价格贵的要死,她又不吃肉,一口没动,光觉得贵,还心疼好久。

  云知吞咽口唾沫,小声翼翼问:“那家要多少钱?”

  路星鸣假装琢磨了会儿,说:“一位一千五吧,你和我刚好三千。”

  一千五。

  对穷苦人家韩云知来说,可谓是天价。

  她在金钱和路星鸣之间左右权衡,最终忍痛说:“施主想去就去吧,不过我不吃,我吃个面条好了。”

  云知庆幸自己吃素。

  吃素让她剩

  下一千五呢。

  看着那纠结的小脸,路星鸣心里一动,轻笑出声,长手拉着书包带子把她一把勾过,指骨曲起,在女孩饱满的脑门上轻轻一弹,“骗你的,我不爱吃大闸蟹。”

  他抬头环视,领着云知进了旁边的一家小饭店,“就这儿吧。”

  这家店很小,环境比起他常去的西餐厅来说并不是很整洁,每张桌子都坐满客人,人声鼎沸,烟雾腾腾,充满了生活的烟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