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33章033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下午放学,云知日常把顺来的瓶子卖给收破烂的老大爷,大爷简单清点一遍,二话不说给了云知三十块钱。

  云知没有接那三张纸币,目光犹豫:“大爷,我没有零钱找您。”

  大爷头也没抬的收留瓶子,“一块一个,算你三十。”

  云知皱皱眉,很是困惑:“我打听过市场价,瓶子最贵也就五毛,一般都是一毛三毛的,怎么能算一块?要是这样,别人都留着自己卖了。”

  大爷手上动作僵硬,表情瞬变。

  “是有人让您这样做的吗?”云知试探性问。

  她又不是真的傻,收破烂的老大爷赚这些钱不容易,就算她真长得可爱的不行,也不会有人因为可爱就和她做亏本买卖。

  那只有一个可能,有人故意给大爷钱,让他帮自己。

  会是侄儿吗?

  这么不聪明的做法,估计也只有韩厉想得出来。

  大爷眼瞧着瞒不住,就直接抖落了,“你同学给我一百块,让我把价格卖高点给你。”

  云知更好奇了:“那您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吗?”

  “挺高,模样很俊,就是看着不太好惹。”

  很高,很俊,不好惹。

  那八成就是韩厉了。

  云知低头,思绪复杂。

  因为不要他的钱,所以韩厉才想到这样的方式,傻乎乎的,一点都不聪明。

  不过也提醒她了,韩厉傻乎乎,捡瓶子的她更加傻乎乎。

  老大爷已经整理好垃圾,骑上小三轮准备离开,“姑娘,这塑料瓶你还卖吗?”

  她帮衬把塑料袋放在车车里,摇摇头:“我不卖了,这些都送您,谢谢大爷。”

  “那钱?”“您就按他说的处理。”

  大爷笑笑:“那孩子说你要是不来,就留着给我买营养品,可是……”

  “那您就留着。”云知打断他。视线不由放在了老大爷苍老的双手上,虽是夏天,老人的手却生了疮,那疮估计是冬天冻伤的。

  云知恍忽,倏然想起她远在大山里的师父。

  师父十个手指头布满了这样的疮口,全是冬日里砍柴干活冻出来的,每每云知要帮忙,他都不让,还会生气,声称女孩娇贵,不能留疤。

  云知眼窝发酸。

  她拉开书包,把中午得来的两块六全取出送了过去,“大爷,这你也拿着。”

  老大爷看着钱愣怔,“你这是……”

  “你、你留着买水喝!”

  说完,拽着书包慢腾腾朝公寓去。

  看着云知娇小的背影,老大爷蹬着三轮车到了她跟前,“小姑娘是不是和家人吵架了?”

  云知抿着唇不语。

  “是和家人冷战,所以才想着自己赚钱独立?”他话语里带着打趣。

  云知低低的:“我不算是他们的家人……”

  从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可能也不会是。

  偏见是一层看不见的薄膜,始终隔阂在她和韩厉面前。就算韩厉不说,不承认,他也终归把她当成擅自闯入韩家的侵略者,永远不会把她放在家人的位置上。

  三轮车在耳边咯吱作响,同时来的还有大爷的叹息声:

  “要是真的家人对你说了重话,让你不开心,你一定要主动说出来,一般做家长的都会理解。咱们也没读心术,你们现在的小孩花花肠子多,有时候家人也不知道你们再想什么,你总不能让长辈和你服软道歉吧?”

  云知若有所思,憋闷的一口气突然驱散不少。

  是啊,她不能凭借韩厉的一时气语就认为那是真心话,毕竟现在的小孩花花肠子多,韩厉不主动说,她又怎知道他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云知骤然平和。

  她停下脚步,小脸扬起:“大爷你说的对,我明白了。”

  大爷满不在乎正要说不用谢,有空多给两个瓶子时,又听云知说:

  “我是个长辈,可以理解他,但绝对不能服软道歉。我懂了,谢谢大爷,大爷真好。”

  深深一鞠躬后,云知扯着书包跑向马路对面,脚步比之前轻快不少。

  老大爷被这逻辑思维惊呆了,顿时嘴角扭曲,血压飙升。

  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来这学校捡破烂了,有钱人家的孩子怎么都那么奇怪!

  *

  日薄西山。

  云知慢走在人行路上,尽管现在不是那么生韩厉的气,但学习资料的钱还是要赚的。

  如果发传单,那么只能周六日去,可到时候就晚了;如果去饭店打零工,店主可能看她长得小不会收留她,至于其他工作,云知实在不敢去,师父说她长得太过可爱,不留神就会被人骗去,云知不想被人骗去。

  想到这儿,顶着假发的小脑袋又重垂下去。

  正当她为那三百块钱忧愁时,突然听到公园里边传来浅浅交谈声。

  “塞翁还好,失马比较调皮,现在我这老

  腿瘸了,遛不了它们,只能慢慢找好人家让它们安置下来。”

  “两个大家伙都跟你这么久了,送人实在可惜,不行的话我让我孙子给你找个代遛,你稍微出点钱,又解决了遛弯,孩子也能继续跟着你。”

  钱……

  云知背紧书包,折身进入公园。

  门口的休息椅上围坐了几个老人下棋,视线一转,对上两双圆溜溜的眼睛。

  那是两只狗

  很大的狗。

  一只皮毛金黄,吐着舌头,坠在地上的大尾巴疯狂摇摆,看起来傻乎乎又无害;另外一只黑白相间,毛发蓬松,体型比另一只还要庞大,它搁原地转圈圈,活跃的很。

  看起来有点吓人。

  云知吞咽口唾沫,小心翼翼走了过去。

  “汪!”金毛冲她叫了声。

  云知立马停下,对着警惕护主的狗子一动不敢动。

  “塞翁,不要吓人小姑娘。”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慈眉善目,摸了摸它的头轻声安抚。

  转而对云知笑着说:“别怕,塞翁不咬人的。”

  “这是您的狗吗?”云知小声问。

  “是啊,他们都是我的狗,金毛叫塞翁,那只阿拉叫失马。是我儿子送过来陪我的,都很乖。”

  也许是见云知讨喜,老人家又多说了几句:“可惜我腿脚不行,恐怕不能继续照顾它们了。”说完叹息一声。

  云知眼睛一亮,对钱的渴望战胜了对大狗狗的恐惧。

  她上前几步,毛遂自荐:“爷爷,我来每天帮您遛狗。”

  老人愣了下:“你?”

  云知又瞥了眼那两只大狗,睫毛上下忽闪几下,缓缓点头嗯了一声,又说:“我每天五点就起床了,可以帮您遛两个小时;晚上有空可以遛久一点。中午没多少时间,只能简单放放它们。”她抿抿唇,声音不由低了去,“您……您只要每天给我十块钱就好。”

  老人很是愕然:“十块?”

  云知心里一慌:“多、多了吗?”

  老大爷顿时笑了,摆摆手:“你要是真的行,我可以按一小时20块钱算给你,不过……”他略显难为,“塞翁听话懂事,你还能拉着,失马就说不准了,它活泼,劲儿也大,你一个小姑娘,实在害怕伤到你。”

  云知的脑子开始飞速转动。

  一小时二十块,每天按四小时算,那一天就会有八十块钱,一星期就能有五百六十块钱。

  她眼睛刷的亮起,兴冲冲道:“我没问题,我可以的,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试试”

  见她这么积极,老大爷实在不好打击小孩儿热情,思索万千才将失马的遛狗绳送到云知手上。

  云知刚拉住绳,阿拉斯加便像打

  了鸡血一样飞窜出去,云知单薄的身子如同跟着它后面的风筝,它跑哪里,她飞到哪里。

  好在云知力气大,也练过,尽管吃力但没至于被它拖拽倒地。

  失马电光火石跑,云知风驰电摩跟。

  在她忙于和狗的斗争中,没注意到路边站了许久的路星鸣。

  “你慢点――!”

  哗的一下,飞过,顺道还撞掉了路星鸣手上的雪糕。

  他看着地上的抹茶雪糕,痛惜两秒,面无表情用纸巾包着丢在一边垃圾桶里。

  “慢点啦――!”

  哗的一下,又飞过,带起路星鸣头顶的几根发丝。

  路星鸣眼皮子狠狠一跳,忍无可忍,长手一勾,没费吹灰之力就拉住牵引绳,拽停了兴奋异常的失马。

  “汪!”失马不开心的冲路星鸣叫。

  路星鸣眼刀飞过,一脸冷戾,大狗哆嗦一下,呜咽着躲到云知身后。

  “施主,你怎么在这儿?”

  云知总算发现了他。

  她跑得胸脯起伏,小脸殷红,饱满的额头泌着汗水,衬着眉眼更加生动,一双杏眼被薄暮晕染成暖色,亮莹莹的可人。

  “我还想问,你在这儿干嘛?”路星鸣垂眼略过她手上绳子,又淡淡收回。

  云知笑盈盈说,“我在应聘。”

  他茫然的啊了一声。

  云知随意抹了把脸上汗珠,又把黏糊在颈窝的假发弄到后面,解释说:“帮人遛狗,一小时给二十块钱,我先走啦,回头再找施主。”

  路星鸣额心抽动,“你怎么快又转行?”

  云知知道他是打趣,不好意思的摆摆手:“那个不算的不算的,我真不和你说了。”

  路星鸣轻哼。

  这小假发,头发没几根,点子到不少。

  他担心小姑娘被骗,于是不动神色跟在后面,双手环胸,静静看着云知和老大爷交谈。

  她回来的毫发无伤,失马又对她抱有明显好感,从见过路星鸣便一直贴在她脚边转,塞翁见小伙伴黏着她,便也过来蹭了下云知掌心,当做示好。

  老人见两只狗喜欢她,她又能应付,便欣慰给了她这份工作。

  云知松了口气,有了这份工作,起码学习资料的钱不用愁了。

  想到学习资料,云知轻咬下唇,腆着脸开口,“爷爷,我能先和你预支三百块吗?”

  云知诚实说:“学校要交资料费,我没有……”

  说完,低下了脑袋。

  她看着可怜,老人家立马脑补出一场家境贫寒,少女赚钱读书的凄苦戏码,想也不想的从钱包里取出五百块钱:“这样吧,爷爷先给你五百。你记一下我家的地址,然后我再把钥匙给你,明天直接去家带狗狗出来就行。”

  老人边说着边取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在上面写下一行地址,姓名和电话。

  “星期天就不用遛了。”

  “好,谢谢爷爷。”云知仔仔细细把纸条收在书包夹层,又把自己的电话姓名写好送过去,“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还有学校的年级号,爷爷有事可以找我。”

  老人家看了眼她娟秀的字迹,笑了笑,“那快回家去吧,回晚了小心家人担心。

  ”

  云知再次道了谢,一身轻松的走出小公园。

  天快要暗了。

  云知嘟起嘴呼了呼被牵引绳勒红的掌心,离开时,她感觉有人注视着她。

  云知缓缓抬眸。

  不远处的路灯下,少年脚下的影子被路灯拉长,他懒懒站着,望向她的凤眼幽邃。

  云知心跳漏了半拍,突然觉得……被灯光笼罩中的施主格外英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