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24章024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知又被路星鸣拽了回去。

  防止她继续去男厕所吓人,路星鸣直接把人死箍在了怀里,好在她乖,没有乱动也没有瞎闹腾,像个假人儿一样在他身前一动不动。

  路星鸣拍了拍她脸蛋,“你和谁来的?”

  这种地方是会员制,没有卡根本进不来。

  路星鸣打量她。

  见她意识不清,不禁怀疑会不会是被人骗过来的。

  “我想坐着。”云知四处找着椅子,最后又想往男厕所钻。

  路星鸣紧紧拉着,耐着性子哄,“你乖点,我带你去找前台,看你到底是和谁过来的。”

  云知乖乖应,“好。”

  见云知点头。

  路星鸣牵着她准备去一楼找前台。

  结果没两步,她又不动了。

  “又怎么了?”路星鸣耐性耗尽。

  云知看着他的眼神一脸警惕,舌尖打着颤,“你……是不是想骗我去没人的地方?”

  路星鸣:“……”

  云知眼晕,死死闭着眼晃了晃脑袋:“你是不是要趁着我不清醒,卖了我啊?”

  路星鸣:“……我觉得你挺清醒的。”

  心里好笑。

  都这时候还懂得会卖了她,怪有安全意识的。

  不过这也提醒了路星鸣。

  现在大白天的,她又醉醺醺的,如果他就这样把人带过去,到时候再耍起酒疯胡乱说些什么,那时可真牵扯不清了。

  路星鸣搀扶住云知,决定先把她带到包间,然后电话问问客服是怎么回事。

  云知脚步打颤,停下,又说:“我想上厕所。”

  路星鸣面无表情:“不,你不想。”

  ……她不想。

  云知又接着往前走。

  到了包间,路星鸣推门而入。

  屋子里烟雾腾腾,音乐轰鸣,震的人耳朵嗡鸣,刘彪虎正在室内泳池前和几人猜丁壳,输家脱一件衣服,他又输一局,眼看要把最后一条裤衩子扒拉下去的时候,路星鸣眼皮一跳,刷的下捂住了云知的眼睛,帮她遮住了这辣眼的画面。

  “你们他妈的给老子把衣服穿好!”

  他吼得很大声。

  满屋子地目光都落了过来,瞬间鸦雀无声。

  他怀里搂了个女的,由于被遮了半张脸,视野又不清晰,压根看不清是谁。

  刘彪虎着急忙慌把衣服往身上套,一边套一边说,“不是,路哥你怎么撒个尿还弄了个妹子过来。”

  其他人羡慕嫉妒恨;“早知道我也去外面的厕所撒尿了!”

  “少废话。”路星鸣厉声催促,“快穿

  ”

  一群人手忙脚乱整理好衣服,关了音乐,又把沙发腾了个地儿,这才去仔细打量他怀中的女孩。

  最后一合计,这不是他们班的金刚芭比,大力水手吗?

  路星鸣松开手,牵着云知进来。

  “你坐着。”他按着云知坐到一处干净地儿,又转身去冰箱拿了一盒牛奶,吸管插好,送到了云知嘴边。

  云知睫毛颤颤,倾身过去――

  咬住他指尖。

  还呲溜了下。

  突然袭来的湿润柔软让路星鸣全身的毛孔瞬间张开,汗毛齐刷刷倒立,他指尖一激灵,差点把牛奶丢地上。

  路星鸣定定神,快速把手缩回,掐着她下巴将脸转正,表情紧绷:“这儿呢。”

  云知双眼茫然:“嗯?”

  “你嗯个屁!”路星鸣骂了,“快,喝奶!”

  她有点委屈,嘟嘟囔囔:“你吼那么大声干嘛呀……”

  抱怨完了,抱住牛奶慢吞吞喝。

  路星鸣咬牙切齿。

  最好别让他知道谁给她喝的酒,不然第一个弄死他。

  云知坐那儿安静喝牛奶,没再想别的方式作妖,也不再吵着去男厕所。

  见她好不容易老实了,路星鸣总算能喘口气,他不自觉的用舌头顶了下腮帮,感觉里头那个口腔溃疡更疼了。

  ――照顾假发让人上火。

  屋子里七八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紧盯着路星鸣,眼神里是相同的惊愕。

  这……这别是被夺舍了吧?

  路星鸣性子冷僻是周知的。

  他脾气差,没耐性,就算女孩子在他眼前哭破天也懒得去哄。

  果然。

  众人看着云知,心中感叹:

  路哥这就是黄鹰抓鹞子――对她扣环儿了。

  刘彪虎回过神问,“哥,她打哪儿来的呀?”

  路星鸣没好气的说:“捡的。”

  男厕所撞见的,可不白捡的。

  其他人羡慕,运气真好,他们也想出去捡一个同款。

  路星鸣向刘彪虎招呼,“给前台打个电话,让她过来领人。”

  刘彪虎说:“领什么人啊,就让云知妹妹在我

  们这里待着呗,是吧,云知。”

  云知点了下头,把剩下的小半瓶牛奶还给路星鸣,“我不喝了。”

  路星鸣接过牛奶,眼神发着寒芒,“你去不去。”

  “行行行,我去。”

  刘彪虎转身去打电话,半天没人接,他耸耸肩,“占线,等会儿再打吧。”扭头又和云知笑眯眯的说,“来都来了,要不和我们一起唱个歌?”

  她眼睛

  亮了下,连番附和:“唱歌,我会唱歌。”

  路星鸣视线带着怀疑,“山歌?”

  云知没搭腔,挤开路星鸣拿上了放在桌上的话筒。她晃悠到台前,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

  “你要唱什么?”刘彪虎准备给她点歌。

  云知豪迈一挥手,三个字铿锵有力:“大悲咒!”

  噗――!

  全都震惊了。

  刘彪虎不由看向了路星鸣。

  路星鸣这会儿倒是淡定了,“让她唱。”

  他倒要看看,普通人怎么唱《大悲咒》。

  刘彪虎嘴角一抽,点了《大悲咒》。

  神圣的曲调在包厢内环绕,云知握着话筒,下巴跟着节拍轻点,她半垂着眼皮开始唱了,有点不在调上,但也是像模像样的。

  武晓松惊了:“……还真会唱啊。”

  路星鸣:“……”

  其实他也没想到,这小假发竟然真的会唱。

  一群人沉醉在《大悲咒》里,早就把打电话这事儿抛之脑后。

  在云知唱歌的这段功夫里,正在其他包厢闹腾的一群人中有人察觉到了不对。

  “厉少,你亲戚出去的有点久啊。”

  韩厉放下酒瓶看了眼时间,从云知出去到现在,差不多都快半个钟头了。

  “别是走错了?”

  说话间,服务生过来送酒。

  韩厉叫住她:“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你看见了吗?她就在休息区那片。”

  云知长相出众,又是和韩厉一起来的,服务生对她的印象自然深刻,很快回答说,

  “看见了,不过她后来去了厕所。”

  思考一下又说,“不过我听一个客人说有个女孩进错了厕所,然后被一个男孩带走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眼看韩厉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服务生的语气也逐渐低了下去。

  “谁领走的?”韩厉好半天才控制住脾气,低声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您不用着急,我现在就去找人查一下监控,一会儿给你回复,我们保证你的同伴不会受到伤害。”

  说着,服务生匆匆找人调取监控。

  他们很快查到了记录,7

  10vip室,位于走廊尽头。

  vip室的人都不太好惹,服务生怕出什么事儿,便说帮他们找人,结果话还没说话,韩厉便率先带人冲了过去。怒气冲冲,像是要去找人干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