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23章023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餐的功夫,黄毛从酒柜里拿出一打冰镇的啤酒,又掏出盒烟丢在了韩厉面前的桌上。

  韩厉抽出一根,刚按下打火机,就感受到旁边传来一股视线。

  他看了过去。

  云知眼神中的意思不而喻,但是并没有直接开口阻拦。

  韩厉沉思,香烟在指尖捻了捻,最终放下。

  云知似是松了口气。

  “哥你不抽?”

  韩厉摇头,“现在就开始抽烟,要抽到什么时候,再说了,对肺也不好。”

  “……?”你他妈以前吞云吐雾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一群人都奇怪他怎么突然变了性,待看到身旁默然不语的云知时,顿时都懂了。

  哥们儿撞了撞他肩头,压低声线打趣,“哥,你行啊,懂得怜香惜玉了。”

  “屁话多。”韩厉白他一眼,没否认。

  很快,服务生推着餐车过来。

  餐盘上拼着各种精致的小点心,五颜六色,各种形状,花样良多。

  韩厉把吃的摆在云知跟前,又送果汁到她手上。

  抬头对服务生说:“漫画书呢?”

  服务生面上带笑,把几个本本送过来,“我们只找到这种类型的,不知道符不符合客人的喜好。”

  “能看就成。”韩厉没有多想,直接把漫画书丢到了云知手上。

  男孩子们在一旁抽烟喝酒玩台球,云知插不进去,孤孤单单坐在角落里喝果汁。

  果汁是冰过的,喝一口就感觉牙齿不舒服,抿了抿嘴便直接放在那儿了。小点心很好吃,甜而不腻,软软糯糯,她忍不住吃了一个接一个。

  “厉少,听说那天你被路星鸣堵了?”

  这句话一出,全场静寂。

  云知捏着点心的手紧了紧,不由看过去。

  韩厉脸上的伤痕已经散去,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他之前挨过一顿教训。

  “那狗日的阴我。”韩厉晃着酒,咧嘴一笑,“不过他也没落到好。”

  想到路星鸣光着腚落荒而逃的画面,韩厉心情舒畅,仰头把一罐的啤酒喝了干净,指骨分明的大手稍一用力,易拉罐就被捏成一团,他抬手对准垃圾桶,变形的易拉罐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最后稳稳当当落了进去。

  云知重新把头垂下,没有搭话,把漫画本放在膝上随意翻看着。

  这本漫画叫《女王的后宫》,封面上的女主胸大腰细,腿上缠着红丝带,她闲来无事,翻过一页。

  看着看着,她就感觉无聊了。

  怎么所有人都爱她呀。

  伯爵爱她,国王爱她,弟弟爱她,就连养的一头狮子都爱她。

  云

  知打了个哈欠,耐着性子又翻了一页。

  瞬间,她困意没了。

  男伯爵的妖娆胴体近乎占满整张纸,女王在身后勾着手指,显然他们要、要……

  云知啪的下把书页合上,心跳怦怦怦地跳。

  面红耳赤只是一秒钟的功夫,因为紧张的睫毛不住抖索,云知偷偷瞄向韩厉,他正和朋友说笑,没有注意到这边……

  云知默默往一边移了移,背过众人,用指甲慢悠悠把书页翻开一丢丢。

  看了页后,她又快速合上。

  阿弥陀佛。

  云知闭眼。

  出家人……出家人看这些可不道德!

  但是师父也没说过出家人不能看这些……

  云知想看,又害怕,害怕,可又好奇。

  最终难挡诱惑,屏息凝神偷看了几眼。

  “喂,你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韩厉的气息扑散在肩窝处,云知手抖了两抖,本就僵硬的身体在此时彻底凝固,她做贼心虚,手忙脚乱把漫画往屁股下面藏,随手拿起杯饮料连喝几口,声音含糊不清:

  “我没干嘛,喝饮料呢。”

  云知避开韩厉探究的目光,表情紧绷着。

  韩厉皱皱眉,指尖一勾,“拿来,我瞅瞅你看什么呢。”

  “……没看啥。”

  “那你脸红成那样?”

  韩厉懒得和云知废话,直接把她揪起,将那本漫画书落在了掌心里,他翻了两翻,脸色变了。

  云知死咬着吸管,眼珠子乱窜。

  “厉哥,什么漫画啊?”

  “没什么。”韩厉合上,又拿起其他几本翻翻。

  无一例外都是略有些露骨的肉.本,有几本还有签名,明显不是娱.乐城专门准备的。

  韩厉全给没收了,一本也不剩的放到了柜子里。

  心寻思这娱.乐城也挺会来事,他想要他们准备几本纯洁有爱的小人书,他们倒好,直接弄来个18x的,要是被他爸妈知道他给姑姑看这些……

  韩厉不敢想了,低声警告,“别看了,这不是你该看的。”

  云知喔了声,感觉脑袋发烫。

  此时身旁人弱生生提

  醒,“那个……你喝得是我的果饮。”

  她一怔。

  这才发现自己的果汁在另一边静静放着。

  那人怕她尴尬,忙说:“没事,这个我刚打开还没喝呢。”

  “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到。”云知放下饮料,摸了摸莫名发热的脸蛋,她刚才光顾着应付侄儿了,没细看就拿起一杯。

  也许是烟雾呛的,云知多少觉得闷。

  她秀

  气的眉轻蹙,呼口气热气,摇摇晃晃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韩厉注意到她要向外走,急忙叫住:“你去哪儿?”

  韩厉的声音像是隔着一层雾,听起来很模糊。

  云知半天才有所动静,止步回头,声音小小:“我想去外面透透气,就在休息区那儿,不乱走。”

  娱.乐城的安保并不让人担心,现在又是白天,客人并不是很多。

  韩厉点头,“那你快点回来,记好包间号,别走错了。”

  云知乖乖嗯了声,拉开门离开。

  等云知离开后,刚提醒过她的少年盯着那小半瓶饮料挠了挠头:

  这个好像是果酒来着,她喝了应该没事吧?

  *

  走廊安静,鞋子踩在地摊上发不出一点声音。估计是地毯太过柔软,云知总觉得自己的双腿再慢慢往下陷。

  脸热。

  身上也热。

  呼吸很乱,她贴着冰冷的墙面走,到了休息区后,云知瘫软在藤椅上一动不动,最后整个人都趴倒在了小小的矮几上。

  服务生见她怪异,不由过来询问,“你好,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云知呆呆转过头,无几秒后,才小声开口,“洗手间在哪儿?”

  “穿过这里,左拐就是。”

  “谢谢。”云知站了起来。

  她很晕。头重脚轻的。

  云知一路摇到了洗手间,半眯着眼,看也不看的直接推门而入,钻进了第一个隔间。

  上完,慢吞吞整理好衣服,又跌跌撞撞从隔间出来。

  她出来的同时,隔壁的门也被人打开。

  两人视线对了个正着。

  整个洗手间突然陷入到诡异的尴尬中。

  “……”

  “…………”

  操!

  路星鸣整理袖口的手顿住。

  他进错女厕了?

  路星鸣不敢动,眼神跟着女孩的步伐移动。

  她身上的碎花小裙子很可爱,一步三晃,意识显然不太清醒。

  路星鸣的目光移到了她脸上,愣了愣。

  醉醺醺的云知没有注意

  到路星鸣,她正双手用力,使劲推那扇门。

  路星鸣的额心一个劲儿猛跳。

  最后忍不住提醒:“拉。”

  云知拉了,依旧纹丝未动。

  她歪头,疑惑的嗯了一声。

  “你倒是拧一下啊。”路星鸣看不过去,上来把门打开。

  门外,正准备上厕所的男人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他看了看旁边标记,又看了看云知,再

  三确定这是男厕所后,脸上疑惑更大。

  路星鸣阴沉着脸,没避讳对方眼神,抓着云知手腕向外走。

  边走边低低教训,“你怎么回事?女厕不去,你上男厕干嘛?”

  被酒精麻痹的云知浑浑噩噩的,虽然听清了他说了什么,但是大脑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就像当了机。

  她两眼呆滞,脸蛋布着不正常的潮红。

  路星鸣皱眉,凑近一闻,嗅到从她呼吸中传来的浅浅酒气,还有橘子的清香。

  “你喝酒了?”

  云知没有回答,反拽住路星鸣:“洗手……手。”

  洗手手?

  路星鸣怒极反笑:“脑子不怎么好使,萌倒是挺会卖。”

  “洗手。”她又懵懵的重复。

  “行,洗手。”路星鸣由着她,像牵小学生一样牵着云知到洗手池前,“来,洗。”

  云知低头,不满的撇了下嘴:“水龙头是坏的,没有开关。”

  “……”

  服了。

  路星鸣控制不住的长叹一声,认命撩起袖子,抓着她手到水龙头前。感应灯亮起,透明水柱从下涌出。

  路星鸣打了一点洗手液,对着水池细细冲刷着她十个葱白的指头。

  云知的掌心小小的,路星鸣一只手就可以完全包住。

  她很乖,任由他拉着自己一动不动。

  正洗着,路星鸣感觉肩膀一沉,小姑娘靠了过来。同时逼近的还有她身上的香气。

  路星鸣不禁停下了冲洗的动作,缓缓抬头。

  镜子里,女孩软塌塌贴靠着他的身体站立,她试图令自己清醒,眼皮子垂一下,又抬一下,迷迷糊糊像没睡醒。

  她是真的喝高了。

  嘴唇很红,比平常红了两个度不止,脸上滚烫的热气隔着轻薄的衬衫直直传到他的身上。

  不止为何,路星鸣感觉心底躁动,难耐不安。

  他压下不适,抽出张纸巾擦干净云知的手指,紧接着捧起把凉水泼在了她脸上。

  这一泼让人错不及防。

  云知身子一颤,瞪大了眼睛。

  她眼里有水雾,还有路星鸣的身影。

  “醒了没?”路星鸣黑着脸问她。

  云知眨了眨眼,迷惘错愕。

  “没醒?”路星鸣又扬过几滴水。

  云知脸上沾着水珠,她晃了晃脑袋,哭丧着脸,“路星鸣,我假发被你弄掉啦。”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路星鸣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顿时没好气说:“没掉,好好在你脑袋上待着呢。”

  “喔。”云知放下心,转身又向男厕所走去。

  路星鸣:“……?”

  这别是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