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18章018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吴征捂着发肿的脸说:“有人看到韩云知去了东区,估计就是找韩厉告状了。韩厉让我转告你,不要对韩云知出手。”

  说完,又是阵龇牙咧嘴。

  路星鸣低沉着眉眼没有说话。

  “老大……”

  路星鸣打断他:“你先去看一下伤,这事儿我处理。”

  吴征点点头,一瘸一拐向医院走去。

  路星鸣舌尖顶了下腮帮,神色中是一片阴郁。

  片刻用手机在群里发了个消息,随便蹬了一辆路边的共享单车直奔西大街。

  等路星鸣到了吴征所说的地点,刘彪虎等一行小弟也到了。

  “找韩厉。”他只说了三个字。

  这话刚说完,刘彪虎就看见街对面一人慢悠悠晃荡着,他定睛一看,那可不就是韩厉。

  众人都乐了,这倒省心让他们找了。

  此刻韩厉敏感觉察出了危险,余光一扫,立马也注意到了这伙人,他在原地定定神,暗骂声“卧槽”后,撒丫子向前跑去。

  “追――!”

  一行人风风火火,直奔韩厉而去。

  路星鸣把脚踏车蹬出了哈雷的速度,没过多久就窜到韩厉跟前,他放慢车速,空出只手在韩厉肩上一拍,露出两颗雪白的牙齿:“呦,厉少好久不见。”

  这一拍把他魂儿都拍没了。

  韩厉一书包过去,趁路星鸣松手的功夫拐进了街边一条小巷。

  路星鸣丢了车,长腿追上。

  “韩厉你跑那么急做什么,我们好好聊聊。”

  “聊你大爷!”韩厉气喘吁吁,环视一圈,踩着垃圾桶爬上了墙,墙对面是条胡同,韩厉当下就笑了。

  他不急不忙一抬手,“再见喽,孙zei!”

  说罢,翻墙而下。

  路星鸣哼笑,不恼,缓缓出了巷子。

  胡同旁边,韩厉果然被刘彪虎等人堵在了里面。

  韩厉进无退路,单枪匹马,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干赢这场架的。他一拳难敌众手,只过二回合就被刘彪虎按在了墙上。

  路星鸣双手插兜,踢开脚下的易拉罐,对他嘲笑:“再见?”

  韩厉翻了个白眼。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路星鸣环视圈,抄起地上一根木棍。

  韩厉瞳孔一缩,大喊:“路星鸣,你以多欺少不是好汉!”

  路星鸣冷哼,冰冷的棍子在韩厉英俊的脸蛋上拍了拍,“上回我好像也是这样说的。”

  “……”

  韩厉默然。

  前几天他们一群人堵路星鸣的时候,他好像真是这

  么说的。

  路星鸣语调缓缓,“韩厉,我右手现在都在疼呢,你说怎么办?”

  “你自己揍人扭了手,关老子屁事。”韩厉骂,不老实的抬腿踹了他一脚。

  不痛不痒,起不到一点作用。

  路星鸣心头冷哼。

  这小子落到这步田地了还不学好,想到前几天被韩厉围堵画面,路星鸣决心今天不放过他。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好好杀杀他的锐气。

  路星鸣逼近两步:“叫爸爸,我饶了你。”

  韩厉沉吟片刻,毫不犹豫:“爸爸。”

  不就是叫声爸爸吗!

  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从生下来那天起就给人当儿子,现在为了生存给别人当一次儿子怎么了?!根本无伤大雅!

  路星鸣静默。

  他知道这人没脸没皮,但不知道这人如此的没脸没皮,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话。

  “爸爸,能让我走不?”

  路星鸣冷笑,一字一句:“想得美。”

  说完,招呼着兄弟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韩厉招架不住倒在地上,咬咬牙愈发觉得不甘心,他怎么说也是个“校霸”,西大街横着走的人物,这在自己地盘被打了,传出去多不好听。就算死,他也要拉个垫背的。

  韩厉拼命护着脑袋,一眼锁定了路星鸣,他伸出手用力扯住路星鸣裤腿抱了上去。

  “操,你松手!”

  “不松!”韩厉抱着路星鸣大腿不撒手,“打啊,你有本事继续打!”

  路星鸣暴躁低吼:“松开!”

  韩厉非但没松,反而抓得更紧,那条裤子支撑不住,松松垮垮往下滑动一公分。韩厉乘机拉扯住,直接把他按倒在地。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你来我往的陷入焦灼。

  路星鸣的小弟们停了动作,面面相觑,进退两难。

  你说他们要是动手吧,恐怕会误伤了路星鸣;要是不打吧,又便宜了死对头。

  双方僵持之中,一道突兀的女声从巷口外传来。

  “韩厉?”

  两人瞬间停住,齐齐朝着声音所在地望去。

  云知站在灯光霓虹处,表情中是难掩

  的惊愕。

  路星鸣身子一颤,手上的力度瞬间松懈。

  韩厉趁机把人一拳打开,扭头对着云知喊:“你快跑!别管我!”

  顺道去超市买包卫生巾的云知很懵。

  韩厉死拽着路星鸣,眼底带着急色,“你有事儿冲我来,别动她。”

  路星鸣这人阴险狡诈,极其记仇,发起疯来管你是男是女,要是小姑娘落到他手上,左右想都没什么好果子

  吃。

  狭窄的深巷中,韩厉衣衫凌乱,脸上带伤,看起来狼狈不堪。路星鸣脸上也轻微挂了彩,相对韩厉来说并不严重。

  云知犹豫几分,走过去。

  见她过来,韩厉更加着急:“我让你走啊!你是听不懂还是耳朵有问题?”

  他很凶,气势凌凌。

  云知被吼得身形顿住。

  路星鸣眉间一锐,理智瞬间炸开。握紧拳头,对着韩厉的嘴狠砸上去,韩厉反抗不能,蜷缩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路星鸣拭去嘴角灰尘从地上站起,气上头的他又对着韩厉使劲踹了一脚。

  云知呼吸一窒,“别打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跑上去把路星鸣从韩厉身前用力拽开,她这一拽不要紧,直接让毫无防备的路星鸣踩上了滑落下的裤腿,身形不稳,踉跄几步,紧接着噗通声撞上了贴在墙面旁的垃圾桶。

  路星鸣撞到痛楚,嘴里闷哼,好看的脸瞬间扭曲在一起,双手捏住垃圾桶边缘的铁皮,全身战栗。

  下一秒腿上一凉,那条被韩厉扯坏的裤子从腰际滑落向下。

  “……”

  “…………”

  云知惊得张开了嘴,视线跟着下滑,紧盯着那天蓝色的花纹出神,最后小声提醒:

  “……施主,你裤子掉了。”

  应该、应该不会是她扯掉的吧?不能吧??

  云知特别心虚的想。

  路星鸣肩膀轻颤,羞耻过多过痛意,他弯腰把裤子拎起,涨红着脸,整个人都处于天旋地转的尴尬之中。

  云知也反应了过来。

  小小后退半步,脸红了,呼吸轻了,就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小弟们也都惊住了,怔怔看着不知道如何应对现在这种情况。

  云知小眼神乱窜,目光控制不住向他身上瞟。瞟一眼,脸上红一分;再瞟一眼,脸上再红一分,最后无地自容,捂着滚烫的脸蛋背过了身。

  呜,羞死人了。

  她给自己默念静心咒,结果心没静下来,就只记得他的天蓝色条纹和有力的肌肉线条。

  诡异的安静几秒钟后,躺在地上的韩厉笑出了鹅叫。

  “路星鸣,你小学生吗?竟然穿带花纹的裤……唔。”

  一旁的云知快速捂住了韩厉的嘴,硬生生把他接

  下来的挑衅堵了回去。

  云知还顾念着路星鸣的面子,结结巴巴说:“施主你别担心,我、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

  路星鸣整个人都在抖,他磨磨牙,紧紧扯着裤子跑了出去。

  “老、老大!”

  小弟们喊着他,乌泱追上。

  巷子一下子空了。

  躺在地上的韩厉沉思几秒,愤愤捶地:“该死的我这个猪脑子,我怎么就

  忘记拍照了!”

  妈的血亏,韩厉捶胸顿足,越想越亏,他错过了打击死敌尊严的最好时机!

  云知朝他离去的方向看。

  人走了,除了灯光闪烁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只除了一颗扣子。

  路星鸣的。

  云知上前把那颗圆润的扣子捡在掌心,回头半蹲在韩厉跟前:“韩厉你没事吧?”

  她差不多冷静了,开始关心起韩厉的伤势。

  韩厉哪像是没事的样子,他今天被打惨了。

  俊脸上已看不出一片完好的皮肤,左眼皮子肿起,嘴角渗着血痕。身上也好不到哪儿去,t恤皱皱巴巴贴着皮肤,领口处沾有几分血迹。

  云知心疼坏了,手忙脚乱从书包里抽出张纸,轻轻擦拭着他脸上脏污,随后拉过韩厉的胳膊搭放在肩上,直接把人背了起来。

  “喂,你干嘛?”

  韩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云知背着走出了巷子。

  还不到一米六的小姑娘背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这个画面过于惊骇。

  韩厉捂着脸避开路人视线,生怕被熟人认出。

  他压低语气:“我说你什么毛病啊,你快放我下来。”

  “你都受伤了,我背着你走。”云知说着,把他往身上托了托。

  她从小背柴力气是大,但带着个高个子还是有些吃力。

  云知的肩膀很纤细,腰身上也没几两肉。韩厉不由侧眸看她,小姑娘微抿着唇,脸蛋上没多少表情。

  ――好像是在生闷气。

  韩厉心里一个咯噔。

  “喂……”韩厉用食指戳了戳她软乎乎的小脸蛋。

  云知没应声。

  “生气了?”

  云知还是没应声。

  韩厉很苦恼的皱皱眉,语气不太自在的作着解释:“路星鸣先找事儿的,我可没主动打架。”

  云知脚步停下,“真的?”

  “真的。”

  得到确定的答案后,云知脸上的阴霾如数消散。

  她把韩厉放在了路边的长椅上,小跑着去了对面药房,再出来时,手上多了药酒和两瓶矿泉水。

  云知拧开矿泉水递给他。

  韩厉接过,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净。

  她坐到他跟前,用余下的一瓶水擦拭着他的脸和脖颈,擦干净了,才开始用医用棉沾着药酒涂抹。

  韩厉疼得呲了声,不觉向后避了避,“屁大点伤,你别给我上了。”

  “不行。”云知按下他的手,“感染怎么办。”

  韩厉满不在乎:“哪儿那么矫情。”

  他长腿伸直舒展开来,嘴上说着排斥,但也没再继续阻挠云知给他上药。

  云知问:“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和路施主打架呀?”

  “施主?”韩厉讥刺,“就他还施主,你说说他施过你什么?往脑子里施施肥还差不多,像他这样的活该单身狗没老婆。”

  韩厉狠骂一通,舒坦了。

  云知抬眼,循循善诱:“韩厉,男孩子家家的不要这么暴躁,像你这样的才会讨不到老婆

  ”

  路星鸣施过她一口锅,现在还在家里放着呢。她每天都会记得刷一遍,锃亮。

  韩厉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小爷又不找媳妇。”

  云知顿了下,犹豫着说:“老公估计也不好找。”

  “……?”

  “……???”

  这他妈是什么狼虎之词!

  谁教得她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