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12章012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知晚上回公寓就把校服换上了。

  诚南的女生校服设计的非常好看,白衬衫,小领带,黑色百褶裙到膝盖上面一点,裙子设计了防走光里衬,不用再特意搭打底裤。

  这套校服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简约中透着干净大方。

  她没有穿过校服,此时心情是难的激动。

  云知喜欢,对着那柔软的布料摸了又摸,穿上好在镜子前转了好几圈,最后才心满意足回到书桌前,取出书本准备做作业。

  结果等本子一拿出来,云知就傻眼了。

  她……

  没有给自己记老师留下的重点。

  笔记本干干净净的,今天的内容一个字都没有写。

  云知又翻了翻其他科目的笔记,同上。

  苦恼扒拉了两下头发,云知抱着笔记本去找路星鸣。

  他这次开门很快。

  云知不好意思的用本子半遮着脸,大眼睛仰望着他:“我能用一下你笔记吗?”

  “……?”

  “我今天光顾着给你写,然后……我忘记自己的了。”说着,云知耳根红了。

  路星鸣木然,眼睛向下瞟,这才注意她换了校服。

  云知身高159,不算高,但身材比例完美,腰儿细,臀也翘,百褶裙下的两条腿又直又白,尤其是小腿线条,很是漂亮。

  不知怎的,这校服在她身上竟然有种制服诱惑的感觉。

  路星鸣恍了神。

  路星鸣脑袋里面出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路星鸣——

  啪!

  二话不说把门关严实。

  靠!

  他靠着门,单手扶额,脖颈皮肤红的似血。

  真他妈可爱!

  路星鸣总算明白狐朋狗友们为何对制服情有独钟。

  这他娘谁顶得住?

  他轻咳声,深吸几口气重新规整了表情管理,再次把门打开。

  “刚说什么?”他的态度很高冷,一点都没有刚才被她可爱到的样子。

  云知很好脾气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能用一下你的笔记吗?课堂上我没有记下。”

  “可以。”路星鸣侧开身,“进来吧。”

  云知顿了顿,语调软软的:“不打扰你,我可以拿回去写。”

  路星鸣蹙起了浓眉,“我也要用。”

  “那……”

  云知正要说算了,就听路星鸣开口:“你来我这儿写吧。”

  说着,他把门完全敞开。

  云知挠挠头,只能回房间把书包拿上,抱着书包局促进入。

  路星鸣拉出书桌前的椅子,“坐这儿。”

  她听话的坐了上去,腰杆儿笔直。

  路星鸣把笔记本从书包里抽出来丢到桌上,又拉了一把椅子过来,与她并排相坐。云知眼珠子向他所在的方向转了下,又很快移开,翻开笔记本认真抄写着重点,不敢再走神。

  路星鸣说着学习,然而心思压根不在那上面。

  他长腿翘坐,黑色圆珠笔在指尖来回转了一圈又一圈。

  天色很快暗下。

  路星鸣开了灯。

  房间里只有她安静写字的声音,路星鸣瞧着她低眉顺眼,实属乖巧,抬眼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

  “吃冰激凌吗?”

  “啊?”云知这才抬起了头。

  路星鸣站起来,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盒草莓味的冰激凌。

  “给。”他放到了云知面前。

  云知本来已经够麻烦人家了,哪好意思再吃他给的东西,忙不迭摆手拒绝:“不用不用,我不吃。”

  “没事。”路星鸣单手拆开了盖子,“再没人吃就过期了。”

  云知:“……”没出息的吃了。

  别说。

  这冰激凌可真好吃,奶香十足,带着草莓味的甜,冰冰凉凉特别爽口。

  云知贪吃,没一会儿就把一小盒冰激凌消灭了干净。

  路星鸣一直盯着她。

  她像猫儿似的将嘴边的奶渍舔入唇里,眼底带着饕餮后的心满意足。

  他再次起身,把冰箱里的零食一股脑都拿了出来,满当当堆了半张桌子。

  “喏,这些也快过期了。”

  这些零食八成都是路星鸣的朋友们带来的,有辣条,饼干,进口的曲奇,巧克力,还有干吃面。

  云知目瞪口呆。

  路星鸣靠着椅背,“吃吧,不用不好意思。”

  “……”

  这、这不是好不好意思的问题,这是那种……那种……

  晚饭才吃了三碗饭的云知耷拉着小脸,不情不愿拆开了一包薯片。

  嗯……

  真香。

  她一边吃一边写作业,路星鸣在另一边翘着二郎腿,姿态宛如大佬。

  云知正写着,听到路星鸣声音逼近:“第三条题错了。”

  云知打了个嗝,表情呆呆的。

  路星鸣把本子往身旁拉了拉,指着上面的题目,“公式用错了。”

  “错了?”云知看了看自己的答案,鼻子皱了皱,她是用老师教的方式写的呀。

  路星鸣身子前倾,和云知拉近距离:“看着,这道题这样解。”

  害怕云知听不懂,路星鸣拿了根笔边讲边写思路。

  他声音好听,解题时的神态更是迷人。

  路星鸣讲的通俗易懂,本来还一头雾水的云知听他一番提点后立马茅塞顿开。

  她看向路星鸣,眼神中是不加掩饰的崇拜;“路施主你好厉害啊。”

  被夸赞的路星鸣有些嘚瑟的扬了下眉梢,他没有过多表露情绪,重新靠坐上椅背,故作淡然:“常规水平。”

  云知小小笑了下,更加羡慕说:“你不但人好还聪明,我要是像你一样就好了。”

  路星鸣很受用。

  “不过……”

  云知看向了他手:“路施主你是左撇子呀。”

  “……”

  干!

  路星鸣身子一歪。

  翻车了。

  小假发肯定要生气了。

  结果路星鸣听到小姑娘说:

  “师父说左撇子的人都聪明。”她摸了摸草稿纸上少年那龙飞凤舞的字体,“师父果然没骗我。”

  她没生气。

  灯光下的脸庞带着路星鸣所看不懂的钦羡。

  他当然不会懂。

  高傲如路星鸣永远不会懂一个山里女孩的自卑与敏感,不会懂她对这些少年的艳羡与钦佩。

  她小心翼翼努力着,想尽快融入这个城市,融入这个集体,然而她明白自己始终是不同的。

  如果她能聪明一些就好了。

  云知心里叹了口气。

  路星鸣眉眼沉了沉,从口袋里摸索出一颗奶糖。

  他把奶糖放在草稿纸上:“这是奖励。”

  云知不解看着他。

  “你学得很快。”从来没有夸奖过别人的路星鸣细琢一番,“你也很聪明。”

  最终只说出了这五个字。

  只是一句普通的夸赞再次让云知笑逐颜开。

  她拆开糖果放在口中,奶糖香味在口中蔓延的同时,心底深处也有一些微妙的东西正在萌芽。

  云知写完作业就离开了,还抱走了路星鸣给的几包零食。

  小姑娘走后,路星鸣简单洗了个澡,头发也没吹干的把自己甩躺在床上。

  他懒懒仰卧,拿着手机单手打字。

  [路星鸣:我爱学习。]

  编辑好,发送朋友圈。<

  p>

  [小弟a:老大你是被盗号了吗?]

  [小弟b:老大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路星鸣的小群里也纷纷炸锅了。

  [刘彪虎:艹!路哥你是不是被韩厉打傻了?哥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报仇的!]

  [武晓松:凉了,年纪倒数说爱学习,这不是被绑架就是被盗号。]

  [路星鸣:不,我真的爱学习。]<

  p>

  刘彪虎发了一个很沉痛的表情:[别说了,这周我们一直在蹲韩厉的点儿,我们肯定给你报仇,你放心去睡,没必要因为学习而自卑。]

  [吴征:就是,韩厉成绩比你还不好呢!想想还是我们这边赢了!]

  路星鸣:“……”

  他真的爱学习,这些人怎么不信呢?

  路星鸣随手把手机往桌上一丢,闷头倒下。

  这一天他做了一个难以启齿的梦。

  梦里烟雾腾腾,穿着制服的小电灯泡对他百般纠缠,“施主”叫得一声比一声娇软。

  路星鸣一个战栗,直接惊醒。

  他看了眼窗外乌漆嘛黑的天空,又看了眼床单。

  心底暗骂声后,路星鸣暴躁揉乱了发丝。

  他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随手扯下脏掉的床单丢入浴室,又换了身干净的睡衣重新躺回到床上。

  困倦的少年没一会儿便再入梦乡。

  这一觉直接到了天明。

  早起的路星鸣对着浴室里的衣物出神。

  昨夜里那场短暂的绮梦已变得不甚清晰,内容更是完全记不起来。

  回忆无果,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种梦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路星鸣弯腰将衣物拾入到洗衣机里,开始洗漱。

  *

  晨曦暖阳。

  天气是明媚的模样。

  十班的同学一改反常提早到校,三五成群围桌在桌前,低低交谈。

  “你们说路哥是不是看上那个丫头片子了啊?”其中一人很纳闷的问。

  吴征摇摇头,当下否决:“别胡扯,路哥哪能看上那种类型。”

  “那……是想撬韩厉墙角?利用妹子从感情上击垮敌人?”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应和。

  ——没错,他们老大肯定是想横刀夺爱,以此刺激韩厉!

  好计谋啊。

  真是好计谋啊。

  正讨论着,武晓松开口:“那……万一韩云知是韩厉派过来勾引老大的呢?等老大上套了,韩厉再让妹子把我们老大甩了,和他在路哥面前你依我浓,这样就能从感情上击垮我们路哥。”

  “……”

  “…………”

  全场静默。

  最后刘彪虎握拳捶桌,愤愤不平;“操!计中计啊!韩厉狗贼不得好死!”

  一群人齐齐点头,表示赞同。

  韩厉狗贼不得好死!

  远在东区的韩厉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懒散打了个哈欠:谁他娘在背后说他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