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10章010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一上课,云知和韩厉周日晚上就要返校。

  韩母知道云知不吃肉,特意让人买了些补充蛋白的营养品给她带上,好生叮嘱几句后,这才送他们上了车。

  一路上韩厉寡,眉目深沉,正在生气。

  云知双手平放放在膝上,双腿并拢,坐姿乖巧。

  她侧眼偷悄悄打量他,见韩厉没有任何动作后,慢慢往他身边移坐过去一公分。

  刷——!

  韩厉眼刀飞来。

  云知委委屈屈坐了回去。

  “韩厉,你还在生气呀?”

  “哼。”韩厉别开头,眸中倒映着窗外风景,还有小姑娘忐忑的表情。

  “我、我不知道那个衣服是那种款式。”云知手指头拉了拉他袖子,软声哄着,“侄儿你别生气,姑姑不是给你拆开了吗。”

  拆了有用吗?

  他脸都丢出去了!!

  不过也不亏。

  想到路星鸣被他狠揍的德行,当下心情好了大半。

  韩厉斜眼睨过,“你以前到底生活在哪个山头?连破洞牛仔裤都不知道,土包子。”

  韩厉原本以为奶奶把破洞裤打补丁的故事只存在于网络段子中,结果今天就撞了个现实的。

  还是他充话费送过来的便宜姑姑。

  对,就是充话费送的。

  当时他正充着话费,他妈电话过来说小姑姑找到了。

  “我们那边没人穿这种衣服……”

  平常除了上学,她多数时间都在寺庙里。

  上学的镇子人也少,除了留守儿童就是孤寡老人,一个赶一个朴素。

  云知闹了笑话,自知理亏,“你别生气,我以后不乱动你东西了。”

  她像小动物一样,软成一团。

  就算韩厉有气,现在也发不出来了。

  “你生活费还有吗?”韩厉凑近云知,压低声音问。

  云知点头:“有的有的,我没怎么花。”顿了下,“你是不是不够了?不够的话我把剩下的给你,反正我也用不着钱。”

  眼看她要掏银行卡,韩厉急忙遏制,“不用。”

  说着又审视她几眼。这姑娘也真够实诚的,自己只剩下小几百块,还要装大款给他。

  韩厉啧了声,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凶了点。

  “喂。”韩厉叫她。

  “哎!”云知应。

  韩厉努努嘴,表情变得不太自在:“没事。”

  他本来想夸夸她其实她缝的挺好的。

  但是……

  害怕她膨胀,回头再把他破洞衣服全给补了口。

  到了公寓楼门口。

  韩厉下车,手臂撑在车顶,弯腰对着她眼

  睛说:“我有点事就不回了,你先回宿舍,晚上我给你点个外卖,你就别出门了。”

  末了不放心叮嘱:“千万千万不要在公寓楼动火,明白吗?”

  云知颔首,摆摆手目送他远离,背着书包进了小区。

  刚出电梯。

  云知看到隔壁对面立着抹颀长身影。

  刘彪虎拿着钥匙正要开门。

  “路施主。”云知很友好的打了招呼。

  路星鸣下额抬起,露出了整张脸。

  英俊的脸蛋上,青紫的伤痕还很新鲜,明显是刚被人打的。

  云知怔住。

  刘彪虎已经开了门,路星鸣什么也没说的走了进去。

  云知正纳闷着,刘彪虎凑到她跟前,声音压低:“路哥昨儿被韩厉阴了,你先别惹他。”

  云知更是错愕:“韩厉打的?”

  刘彪虎这才想起云知是韩厉的“绯闻女友”,表情变得怪异几分。

  结巴两下,道:“反正、反正这事儿和你也没关系。”他顿了下,“不过……你刚才是不是从韩厉车上下来的?”

  云知没来得及回答。

  刘彪虎回答:“我送路哥回来的时候都看见了。”

  他叹气,这姑娘十有八九是韩厉的对象了,就算不是,两人也有着亲密的不能告人的关系。

  刘彪虎觉得可惜。

  可惜一朵娇花插在了牛粪上。

  他晃了晃头,绕过云知离开。

  云知盯望着那紧闭的房门,好看的细眉轻轻皱了皱。

  回宿舍放下东西后,云知从桌子的抽屉里翻找出一个圆形的木头盒子,里面装着师父磨制成的药膏,对跌打损伤有奇效。

  云知握紧小盒子,来到了对门前。

  “路施主。”云知透过猫眼向里看,半天只看到一片黑。

  “你能把门打开吗?”

  过了三秒——

  “不能。”

  路星鸣的语气要多冷漠有多冷漠。

  “那、那我把药放在门口,你记得拿。”

  云知正要把药放下,门咔嚓声开了。

  她吓了一跳,向后小退了一步。

  路星鸣冷冷看她。

  云知把小盒子递了过去,说:“这个很管用,你今天涂上,明天就能消下大半。”

  “不需要。”路星鸣要关门。

  云知急急说:“你还是收着吧,你看你脸这么好看,留下疤就不好了。”

  少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线条像是画一般格外的精致。

  尤其是唇,再没见到路星鸣前,她从来不知道男孩子的嘴唇也可以生得那么好看,像那天吃的果冻一样

  轻薄,透着淡淡的粉。

  听着云知这番话,路星鸣挑了挑眉,动作停下。

  他脸好看?

  路星鸣沉默着不表态。

  云知举药的手都有些酸了。

  半天才听他勾起懒洋洋的声线,“我手指头扭伤了,没法涂。”说着晃了晃打着绷带的右手。

  ……这也是侄儿弄得啊?

  云知小脸丧丧,感觉侄儿真是造了孽。

  心里默念了两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说:

  “那你要是不介意,我来帮你上药。”云知不自在的挠了挠脸颊,“不行的话我叫你朋友……”

  话还没说完,路星鸣便打断:“他们不在。”

  刘彪虎不是在吗。

  云知没敢问出来,樱桃唇上下抿了抿,试探性问:“那我帮你?”

  路星鸣侧身让路,姿态端的高冷。

  “成吧。”他说,“只准这次。”

  云知琢磨着这话有些不对味。

  她懒得细究,进屋后和路星鸣坐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云知打开盒盖,清新带着微苦的药草香味从里面飘了出来。

  她用指腹揩出一小点,另外一只手微抬起了路星鸣的下巴,紧接凑近,动作轻柔又小心翼翼的用药涂抹着少年脸上的青紫。

  两人距离很近。

  除了药膏的味道外,路星鸣还闻到一股奶香,那是从云知假发上飘来的。

  ——她竟然给假发用牛奶味的洗头膏?

  路星鸣恍惚中,听到云知的声音。

  “疼不疼呀?”她小声说,“你要是疼就说话,我会轻轻的。”

  “……”

  轰的一下。

  路星鸣耳根子热了。

  眸光错烁两下,路星鸣不由垂眼望着云知那近在咫尺的脸颊。

  小姑娘模样长得乖顺,眉眼间透着无害,全身上下都像是兔子一样没一点攻击力。

  她手很小。

  指腹虽有些粗糙,但是并没有粗粝感,一下一下在他脸上轻柔打着圈。

  像是羽毛在脸上抚,很痒。

  他小心抖了下睫,看见她秀挺鼻梁下的唇瓣泛着如樱般的粉红。

  莫名的。

  路星鸣心跳加快,脊梁紧绷,呼吸变得又轻又慢。

  他喉结上下翻滚两番,心底传来的躁动忍不住让他向后缩了下,微侧过脸去躲避云知那扑面而来的少女气息。

  云知以为是自己上药的动作太大,弄疼他了,就用手指头托稳他下颚,脑袋凑近,唇瓣嘟起,对着嘴角那青紫的伤痕吹了吹:

  “这样你就不疼了。”

  路星鸣身体一颤,瞳孔一缩。

  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一样,让他完全失去了自主力。

  下一秒。

  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皮肤像火一样的滚烫。

  “可以啦。”

  路星鸣心跳如擂鼓。

  在云知拉开距离后,路星鸣立马把头扭向了另一边,臂膀撑着沙发椅背,手掌半托腮,好掩去脸上涌起的热意。

  云知毫无觉察,把瓶盖拧紧,留在了桌上。

  “我把这个放在这儿吧,下次你再用,可以让你朋友帮你。”

  “嗯。”他懒散散应和,眼睛盯着斜上方的画不动。

  “那我走啦。”云知起身。

  “嗯……”

  嗯?

  路星鸣转过头,盯着她背影猛然想起:“前面书架第二层是学习资料,你看你需要哪本,自己拿。”

  “不用了。”云知摇摇头,“韩厉已经给我了。”

  话音落下,空气骤然凝固,陷入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