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4章004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知在天黑时才买好菜重返回公寓。

  本来耽误不了这么久时间,但她找菜市场花费了一番功夫,超市的菜对她来说太贵了,一包白菜的价格就让人暗暗咂舌。

  小区里的路灯映照着道路通明,她肩上背着书包,左右手各拎着两个袋子,来到公寓楼大门前,正要空出手取卡开门时,有两个少年从里面走出。

  他们看起来比云知大个三两岁,穿得怪异,头发染成了亮眼的红色。

  瞥见云知时,两人都愣了下,侧身挡住:“妹妹,这是男校公寓,你是不是走错了?”

  两人都是诚南刚毕业的学生,以前都住这儿。

  诚南是私立的贵族学校,多数学生有车接送,但也有小部分不方便回家,为了这部分学生,校方斥巨资在这小区买下了两栋楼用作他们的学生宿舍。

  在这儿住这么久,他们还没见过有女生过来的。

  云知正要解释,一道清洌洌的声线自楼道处传来:“她刚搬来的,让她进来。”

  云知侧了下头,看见了两人身后的身影。

  他斜靠着墙,运动衫的袖子卷到手肘处,小臂的线条结实又漂亮,浓密的发丝上笼罩着一层光晕,更显得头发黑亮。

  ——路星鸣。

  那两人对视一眼,忽的凑近云知,笑得意味深长:“那你可惨了妹妹,这楼里现在住的几户可都不好惹啊。”

  陌生的气息令人不适,云知提着东西自后拉开距离。

  他们正要继续调侃,一双骨骼分明的手从后伸来,一左一右拎着两人袖口丢出门外,路星鸣居高临下看着台阶下的两人:“快滚。”

  二人满不在乎耸耸肩,笑了下,:“那我们走了,下次再一起涮火锅。”

  说完转身离去。

  火锅?

  云知鼻子动动,这才闻见他身上飘来一股辣辣的食物味道。云知也不敢问火锅是什么,默然跟着路星鸣进了电梯,在电梯缓慢上升中,她一直盯着红色的数字键出神。寂静中,听到旁边传来道声线:

  “他们吓你的。”

  云知看了过去,不明所以。

  路星鸣揉乱了发丝,眉心处竖起两道浅浅沟壑,他不看云知的眼睛,淡着声解释:“这栋楼没几个人住。”

  来诚南上学的有几个是家里穷得,大部分都是家族企业未来的接班人,家长们恨不得一天24小时盯着,哪放心让他们在外居住。

  校方建的两栋楼里,一栋楼已经住满,那栋多是特招生和外地过来上学的学生;剩下这栋楼只住了二三十户,其余房间都空着,甚至还没配备家具,不过今年改了制度,校方应该也会重新考虑这方面。

  云知顿了顿,问:“你知道韩厉住在哪儿吗?”

  “……”

  只是一瞬

  间,云知敏感觉察到空气变得凝固,他身上传来的低气压让时间流动的速度都慢了几分。

  “不知道。”

  他的回答伴随着电梯开启的声音,紧接长腿迈出,目不斜视离开电梯,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云知盯着那紧闭的房门看了三秒钟后,搁下东西刷卡回屋。

  现在已经很晚了,她一天下来没怎么吃东西,如今腹中空空,早就饿得不行。

  云知摘了假发,换了拖鞋,迫不及待去了厨房,结果等她进去的时候就傻眼了,厨房空空荡荡,连个插口都没有。

  正中的柜子上印了一行字:[学生公寓不得用火,定期检查,发现严查。]

  “……”

  云知看了看手上大包小包的新鲜蔬菜,又看了看上面的字,沉默。

  她苦恼挠了挠小光头,正犯难时,突然有了主意。

  云知拿着房卡,敲响了对面的门。

  没动静。

  她又拍了两下。

  脚步声从里面传来,片刻,白色安全门被拉开一条小小的缝隙。云知探头探脑向缝隙里张望,漆黑一片。

  啪。

  门被完全拉开,云知惊得向后一跳,仰头看他。

  路星鸣刚洗过澡,也换了干净的衣服,宽大t恤衫下的年轻躯体精干富有张力,长臂抵着门,黑发湿漉漉的,不住往下坠着水滴。

  也许是才从浴室出来的原因,他脖颈处的肤色透着轻薄地红,更衬着面容冷,瞳眸黑,高挺鼻梁下的唇瓣线条性感。

  云知怔了半天没出声。

  路星鸣视线正对着云知的秃脑袋瓜子,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层青色发根,配上那大眼睛,圆脑门,更显得滑稽可笑。

  他恍了下神,低咳声,又瞥见她脚上的拖鞋,上面还带着两个粉嫩嫩的兔耳朵。

  路星鸣缄默一会儿:“有事?”

  云知脚尖并拢,特别局促的问:“我能借一下你们家火锅吗?”

  “……???”

  这可把路星鸣搞懵了,火锅这玩意还能借?

  但是看着小姑娘不太.安生的样子,路星鸣还是说:“吃完了。”

  云知眼睛一下子瞪大,特别震愕的说:“不……不能吧?”

  三个大男人吃那么一点东西有什么不能的。

  路星鸣不耐烦了,准备直接关门。可是就在这时他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关门的手就那样停在了半空。

  路星鸣舔了下唇,笑得玩味:“你不会以为火锅是锅吧?”

  云知很实诚的轻点了一下头。

  路星鸣鼻尖溢出一丝哼笑,上下打量云知几眼,转移了话题:“你想做饭?”

  云知再次点

  了点头。

  “学校命令禁止学生不能在公寓开火,韩厉没和你说?”

  云知不说话了。

  韩厉还真的没和她说,要是早知道肯定不会买那么多东西。

  不过……

  她大着胆子看向他:“可是你这里为什么能开火?”

  路星鸣挑眉:“我和别人不一样。”

  这整个小区都是他们家盖的,学校也是他们家投资的,别说做个饭,就算他开个饭店学校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云知眼睫颤颤,“那……”顿了下,“我能用一下你的锅吗?”

  “不能。”

  路星鸣刚说完,云知肚子就响了两声。

  楼道里没什么动静,她这一声直接惹得路星鸣注意。

  “不能就算了。”云知也不喜欢强求别人,就是有些可惜那些买来的菜,都是刚采来新鲜的,要是过了今晚上肯定就不能吃了。

  她垂头耸肩正要离开,路星鸣叫住:“喂,小假发。”

  嗯?

  云知扭头,困惑的看着他:“我不叫小假发。”

  路星鸣不语,下巴微扬向她示意。

  云知没领会他的意思,表情茫然。

  ……烦人。

  路星鸣侧身,敛目不耐:“我让你进来。”

  云知双目放光,脸上顿时绽放出笑,她神色激动:“你先等我一下!”说着跑回了屋,再出来时,那两包食品袋重回了她手上。

  云知不好意思冲路星鸣笑笑,拎着东西进了他屋。

  路星鸣的公寓屋明显比她的房间大上几分,装修也更全,半落地窗前放着健身器材,墙壁上贴满了海报,上面的洋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云知地视线不敢在别人的地盘上多做停留,站在原地问:“在哪儿做呀?”

  路星鸣抬手一指:“那边。”

  “谢谢。”云知顺着他指引去了厨房。

  路星鸣双手环胸,慢悠悠晃荡了进来,如同他所猜测的那样,小姑娘并不会用这些家电,此时正站在那边对着上面的智能电磁灶大眼瞪小眼。

  他看了会好戏,上前几步,垂眼:“这边是开关,这边调火候,水从旁边水池接,会了吗?”

  云知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步骤后,

  乖巧点点头:“会啦,谢谢路同学。”

  她声线极软,又不会过于嗲,就像是夏天里的苹果冰棒,清凉中带着一抹酸甜。

  路星鸣让出空间,静静在后面观察。

  云知学习能力很快,他只说了一遍就记住了那些程序,洗菜,切菜,下面,动作利落,一丝不苟。

  路星鸣这才注意她手掌虽小,可指中骨骼比其他同龄女生偏大一些,指腹上有一层茧子,白皙的手指头

  上遍布着数道小小的伤痕。

  他又去盯云知的脸。

  小姑娘生了一张小小的鹅蛋脸,皮肤又白又嫩,和那双手形成鲜明对比,还没褪去婴儿肥,衬着双圆润的杏眼愈发显得乖巧娇憨。

  韩厉竟然能看上这样呆头呆脑的女生。

  路星鸣视线向上瞥了下,还是个没头发的。

  云知觉察到了路星鸣目光,挠挠腮帮,疑惑道:“我脸上有东西?”

  路星鸣收起目光,隔了会儿后,又偷偷向她头顶瞟。

  再次确定,韩厉的眼光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也正常,毕竟韩厉整个人都有问题。

  她没多问,继续手上的工作。

  云知从五岁起就开始帮衬着师父干活儿,挑水,洗衣,做饭,这些都是她打小会的。

  那会儿她个子太小,做饭的时候需要踩着凳子才能够见灶台,最麻烦的还是生火,有时候下过雨木头太潮点不着,等生好火做好饭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看着锅里很快烧开的热水,云知决定回去就给师父换一个这样的灶台。

  云知已经煮好了面条,最后用剩下的菜调了个清爽可口的小凉菜,正要盛饭时才想起自己的公寓里没有碗,于是又看向路星鸣。

  小姑娘眼巴巴瞅着,路星鸣抿着薄唇,想到韩厉可能会用他的碗筷后,恶寒至极。

  当下拒绝:“不借。”路星鸣眸光闪了两下,“你把锅端走,不用还了。”

  说着,弯腰从橱柜里取出一把一次性筷子塞给她。

  拿了一把筷子的云知突然感觉路星鸣真是个大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