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3章003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班主任交代了几句开学的注意事项后,便遣散了全班,男生们手拎书包,乌泱作散。

  云知坐在位置上慢吞吞收拾着,等班级同学都离开后,才起身把凌乱的桌椅摆放整齐,又拿起扫把扫着地上的瓜子皮还有果屑。

  低头干活的云知稍一抬眼,看到身前有人挡住。

  “让让。”头顶少年的声音微哑又冰冷。

  云知一愣,急忙侧身让开。

  路星鸣目不斜视,从书桌抽屉里掏出落下的东西后,看都不看云知的径直离开。

  云知松了口气,见差不多都打扫干净了,背着书包走出教室。

  她肚子有点饿,云知扯着书包带子优哉游哉沿路转着,一双眼四处寻觅有没有卖吃的地儿。

  很快来到了学校后街,这是一条不入流的娱乐街,卖东西的,开馆子的,唱k纹身的,还有社会哥过来拍快指小视频的,鱼龙混杂较为混乱,平常老师总是叮嘱学生们没事干不要来这儿,就怕他们不留神惹上什么祸端,然而这话对学校的坏学生们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会儿正是高峰期,街道两旁摆满了小食摊,云知张望一番,就近来到了一家卖铁板的小吃车前。

  “小姑娘要点什么?”

  师傅一双筷子搅着油锅里的臭豆腐,油点子乱溅。

  上面写烤肠5元根,臭豆腐10元盒,还有一些字被油污挡住,看不清楚。

  云知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皱皱巴巴一块钱。

  师傅呲着牙乐了,说:“扫码付款也行。”空出一只手指了指贴在车玻璃上的二维码。

  云知张嘴正要说话,听到旁边等候的两个男生议论。

  “看,诚南东区的厉少。”

  “他不是刚和路星鸣干过架,这么快出院了?”

  “啧,谁知道呢,我们赶紧走吧,这热闹还是别看了。”

  说话间,两人付了款,一人捧着一盒臭豆腐离了街。

  云知扭头看了过去。

  不远处走来的一方人马气势汹汹,年纪都不大,身上还穿着校服,为首的头儿叼着香烟,气焰跋扈,脸上写满了“嚣张”两字。

  这人云知认识。

  她侄子。

  云知抬手挥了挥,热情无比的喊出了那个名字——

  “韩厉!”

  刚还嘚瑟的韩厉脸色一变,脚下一拧,神色复杂看了过来。

  云知笑得灿烂,手挥的更凶。

  没错,这就是他便宜姑姑。

  “操他大爷!”韩厉忍不住骂了。

  “厉哥你认识?”

  身后小弟齐齐看向云知。

  她手抬得太高,衣摆被往上带了带,露出一小截细盈盈的小蛮腰,明晃晃的勾人。<

  p>

  小弟们都看呆了:“哥,你女人?真他妈带劲儿。”

  “带你妈!”韩厉有气没处撒,索性一脚踹向了说话的小弟。

  下面一片噤声。

  韩厉吐出剩下的半根烟,丢在地上用脚尖碾碎,皱着眉向云知走来。

  云知热情道:“韩厉,你来这儿逛街呀?”

  “我今天和你说什么了?”韩厉居高临下看她,质问。

  云知脸上笑容僵住,收紧,小手慢悠悠垂下,背在后面像被教训的小学生一样。

  她嘟嘟囔囔:“可、可现在是校外。”

  韩厉冷声低吼:“我说过,校外也不行。”

  说话间,七八个少年从另一端走来,几人来者不善,两队交汇,瞬间拥满了略显狭窄的街区。

  云知由韩厉挡着,她微抬起眸去看,顿时愣住。

  路星鸣双手揣在兜里,闲散站着,眼梢稍垂,似笑非笑的表情,正远远蔑视着韩厉。

  韩厉那队人开始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等韩厉的一声令下,然后抄起拳头冲过去揍人。

  结果——

  “休战五分钟。”

  ……?

  路星鸣那边的人开始取笑了:“不是吧韩厉,你是不是怂了?”

  路星鸣嗤笑声,“叫我声爷爷,今天放过你。”

  “老子日你……”韩厉的脏话说了一半,瞥见一旁云知瓷白的小脸,喉结来回滚了滚,硬生生把接下来的粗鄙之语全咽了回去。

  “等会儿,现在没空搭理你们。”韩厉拉住云知,对着小贩车上的菜单一扫,“吃这个不?”

  云知轻轻咬了咬唇,小小声说:“我没钱。”

  韩厉斜睨过去,害怕身后人听到他们交谈,声音压得极低,“我爸不是给你钱了?”

  云知说:“手机里呢,我不会什么扫码付……”

  “……”他服了。

  韩厉摊开手心,手指勾了勾,“手机。”

  云知从口袋里摸了摸,把带有粉红色手机壳的水果机递到了韩厉手上。

  “密码。”

  “你、你把屏幕对着我。”

  韩厉有些莫名,但还是把屏幕对准了云知的脸,只见云

  知对着摄像头眼睛一眨,叮地声解开了锁。

  她挠挠脸蛋,笑得格外不好意思:“看,这样就开了。”

  韩厉:“……”这他妈到底是从哪里过来的土包子?

  “喂,我说……”路星鸣声线慵懒,和女人磨磨蹭蹭半天的死对头令他颇为烦躁,不禁催声,“我没空和你耗。”

  “催命啊你,等老子一会儿。”韩厉唾骂一句,将屏幕凑到云知眼前,“点这个

  微信,然后扫一扫,把二维码对准这个小窗口,然后输金额,不要弄错,懂了吗?”

  路星鸣眼角余光一转,忽见云知侧颜明媚,他长眸一眯,抿唇未语,打了个手势后,领着小弟们暂离了街区。

  云知没有注意到路星鸣的离开,偷偷在心里默念一遍后,乖乖点头,冲他露出一个清甜的笑笑:“懂了,谢谢韩厉。”

  她笑时有梨涡,还有小小的虎牙,看起来干净无害,又清纯可人。

  ——真像个傻姑。

  韩厉思绪滞了下,垂眼耐心几分:“你微信上面绑银行卡了吗?”

  云知一眼的茫然。

  韩厉深吸口气,他就知道。

  韩厉掏出钱包,从里面翻找出几张零钱,冲老板吆喝:“给我拿十串儿烤鱿鱼。”

  云知急忙:“我不吃鱼。”

  韩厉改口:“给我拿十串儿烤鱼丸。”

  云知急急说:“我我我不吃鱼。”

  身后偷听的少年们哄笑一地。

  韩厉咬咬牙,盯着她那双湿润润的眼睛,一字一句:“鱼丸是丸,不、是、鱼。”

  云知看出了韩厉脾气忍到了,当下闭嘴。

  韩厉付了款,将找来的钱塞到云知书包的侧边口袋,“你听话,吃完就回去,不够吃就拿着这些钱下馆子。”最后又补了句,“别跟着我,懂?”

  打发完云知后,韩厉招呼着小弟继续找路星鸣干架。

  她扭头,眼巴巴瞅着韩厉离去。

  师傅很快烤好了十串鱼丸,云知左右手各拿了几串,边走边嚼着香香辣辣的丸子,怎么寻思怎么不对。

  韩厉是不是要去打架啊?

  云知难安,抓着两大串烤丸子追了过去。

  很快,云知在某个无人的巷子看到了整装待发,准备干仗的两队人马。

  云知大喘了两口气,在巷口处大喊:“韩厉,不可以打架!”

  剑拔弩张的十几个人齐齐将视线落了过来。

  云知被盯得心里发慌,怯生生缩了缩脖子,“不能打架。”

  她的嗓子似裹了味道清甜的水果糖霜,起不到一点威慑作用。

  “呵,你小女友管的还挺宽。”路星鸣倚靠着墙,语调不咸不淡。

  韩厉的脸都快被丢尽了,三步并两步的大

  走上前,紧拉住云知手腕,低头沉音:“你是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听不懂普通话?我不是让你别跟着我吗?”

  “可是……”云知嘴唇蠕动,“不能打架,打架不好的。”

  “我没打架。”韩厉俊眉紧蹙,敷衍着,“你快回去吧。”

  “喔。”她不情不愿应下,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将手上丸子递到韩厉嘴边,兴冲冲说,“这个可好吃了,韩厉你尝尝。”

  后

  面一片偷笑。

  韩厉面子挂不住,回头警示性瞪了小弟们一眼后,眉眼狰狞拒绝着云知的接近:“我不吃!”

  “你就吃一口,我们村子没卖过这种小吃的,真的很好吃。”

  她不断往韩厉嘴边送,韩厉抓着云知的手,心不甘情不愿咬下一颗小丸子,别说,这鱼丸烤得的确不错,口感劲道,酱料够劲儿,好吃就两个字。

  云知给自己留了一串,把剩下的全塞到韩厉手上,“给你朋友吃。”

  那个两大把烤鱼丸的韩厉:“……”

  云知一本正经叮嘱:“你对面那个高高的,很好看的男孩是我同学,他人挺好的,韩厉你不要欺负人家。”

  “……?”

  这傻姑眼睛是不是聋了?那土鳖衰狗能有他好看?

  “那我回啦。”云知想了想又说,“韩厉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菜给你做。”

  韩厉绷着薄唇不语,显然还在思考云知先前的那段话。

  “那我给你煮面条。”云知抓紧书包,不放心看了他一眼后,慢吞吞走离了巷子。

  韩厉疲惫叹息,抓着鱼丸重返战场,窄小的深巷,小弟们蹲坐在垃圾桶旁激情开黑,韩厉环视周遭,挑眉,上前踹了踹其中一人:“路星鸣那个龟孙呢?临阵脱逃了?”

  蹲在地上的小胖子摇摇头,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滑动,“他说不和‘妻管严’打。”

  韩厉呆滞了神情,俯身凑近:“啥玩意?”

  小胖子抬起头,剩余几人也看了过来,贱兮兮笑了几声,“厉少,老实说你啥时候找的女朋友?虽然我们今天没打成这架,但在情感方面这边你是赢了的,他路星鸣望尘莫及,不亏不亏。”

  韩厉默然,烦躁看了眼手上凉掉的鱼丸,全分给小弟后,转身离开。

  黄昏悠扬,

  路星鸣修长的指尖夹着没吸两口的烟,趴在天台栏杆上向下看着。

  学校宽阔,绿植包裹着大楼,暖色夕阳为建筑蒙上层浅浅薄纱。

  身旁留了一缕小辫子的少年撞了下路星鸣,“我才想起,今儿那个妹子不是我们班的转学生吗?”

  “她不是韩厉马子?转我们西区干嘛?”

  “谁知道呢。”小辫子哼唧两声,“说不定人家想玩一把异地恋。”

  路星鸣掐灭烟,捡起地上书包,默然转身。

  “路哥你去哪儿?”

  他慵懒的声线很快消散在楼到处。

  “回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