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第2章002

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 作者:锦橙 更新时间:2020-03-24 22:0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诚南高中分一校两区制,东区为老校区,西区是刚建没几年的新校区,两个校区只隔了一堵墙,平常两边的学生有事没事翻墙窜门,校方对这方便的管制相对宽松,只要他们不打架殴斗,对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回了学校,云知跟着韩厉去教务处报到。

  今天是报到日的最后一天,人非常之多,人群里稀稀几张女孩子的面孔,都是刚升入高一的新生。当韩厉带着云知出现在西校区时,瞬间收获大批视线,让他们成为了人中焦点。

  韩厉早已习惯了万众瞩目,神色未变丝毫。

  倒是云知觉得稀奇,小跑上前,小手轻轻扯了扯韩厉袖子,“侄儿,他们都在看你哎。”

  一声侄儿叫得韩厉脚底打滑,他翻了个白眼,一把扯上了云知纤细的手腕,云知茫然由他牵引着。

  到了一个角落,见四下无人,韩厉把她圈在自己的身影之下,垂眼看她,“我说。”

  云知半仰头,很认真地听着他说话。

  韩厉皱眉掏了掏耳朵,强忍着不耐烦,“第一:在学校不准叫我侄儿,不能告诉任何人我们的关系,第二:不管有事没事都不要找我,不要打扰到我;第三:我现在送你去报到,报到完了你该干嘛干嘛,反正不要跟着我,全当我们不认识,懂?”

  韩家老爷子是个风流鬼,老当益壮睡了个妓.女不说,还和妓.女生了个女儿,那女人也是个狠人,分不到韩老爷子的好处,就坐着火车把十月怀胎生下的姑娘丢到了深山,以此报复老爷子的薄情寡义。

  韩老对于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去找寻失散女儿的下落,直到三个月前,他快咽气才得知到女儿的消息。

  老爷子知道此生没法再见亲生女儿一面,又怕孩子在外面没人照顾,于是立了遗嘱,谁能接韩云知回来照顾三年,他名下的财产就归谁。可是韩老一生挥霍,大半家产早被他糟蹋了个干净,只剩下两栋老房子在凌城。

  韩家儿女各自混的风生水起,不是商人即是政客,日子过得殷实富贵,哪会为了两套房子添这么大一个麻烦。

  只有韩厉的圣父父亲心软答应了,不顾韩母和韩家奶奶的反对,连夜把韩云知接了回来。

  就这样,韩厉多了一个小他三个月的姑姑。

  一想到这事儿,韩厉就忍不住心底大骂。

  云知眨了眨眼,“那、那放学……”

  “放学也不行!”韩厉咬牙打断,“总之一句话,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各过各的。”

  他本就戾气重,凶起来时更甚,云知不敢多说什么,颔了下首,抱着书包畏畏缩缩跟在韩厉后面走。

  到了教务处,韩厉从桌上抽出张登记表格,拿起一根黑笔帮她填写。

  “你生日什么时候?”

  云知被问的怔了下,摇头:“出家人不过生日。”

  韩厉笔尖一顿,微眯了下眼,语调如常,“那你看看你身份证上的日期。”

  云知喔了声,手忙脚乱拉开背包在里面翻找新办理好的身份证,她慌里慌张,一不留神东西从背包里掉出大半。

  韩厉深吸口气,极力克制着想要发火的欲望。

  “抱歉……”

  云知咬咬唇,蹲身去捡,突然一片阴影覆在了身上,她睫毛半抬,一双白色球鞋映入眼底,运动裤看起来格外眼熟。

  云知攥着刚捡起来的纸巾,缓缓扬起了下巴。

  少年居高临下看着他,黑色的眼眸黝沉沉。

  他弯腰,薄薄的身份证件夹在了他二指之间。

  “我的……”云知伸了伸手,就是不敢去拿。

  路星鸣不动神色扫了眼身份证上的信息,把东西还给云知后,长指曲起扣动桌面,声音不紧不慢的:“我来拿书库的钥匙。”

  老师正忙顾其他,手往边儿上一指:“桌上那串,领完书记得还回来。”

  路星鸣绕过云知,拿起钥匙转头就走。

  韩厉轻嗤,暗骂:“狗东西。”

  路星鸣停步,回眼,“放学,后街。”

  两人你来我往,直到路星鸣走了,忙碌的后勤老师才舍得抬头,她盯着韩厉看了会儿,总算意识到了不对,“你不是东校区的吗?怎么来这儿了?”

  韩厉继续填着表格,“我带人来的。”

  老师的视线缓缓移动到了云知身上,一阵懵。

  韩厉低头继续填写入学表格:“你原来学校叫什么?”

  云知一直顾着想别的,听到问话,不确定指了指自己:“我?”

  韩厉的好脾气被磨尽了,反问:“不然是那条牲口吗?”

  云知低声说:“怀月镇明天中学。”

  “什么狗屁名字。”韩厉说着,在上面凤飞凤舞逐字写上。

  “是慈善家投资的学校……”云知轻声解释,“不是屁学校。”

  镇子上只有那一家学校,初中高中一起上,要不是那所学校,云知现在可能都还是个文盲。

  韩厉懒得理她,将报名表格交给老师盖章签名,出门后长舒口气。

  “行了,你一个人去班

  级吧。”说罢便要扬长而去。

  云知停滞片刻,隐隐意识到了不对。

  “侄……韩厉,可是嫂嫂不是说我和你是一个校区的吗?”

  韩厉脚下一个踉跄,想起自己那暗搓搓的行为难免心虚了几秒,他咬咬牙,恶狠狠盯了云知几眼:“都一样,你要是有事儿,过了那个门就可以找我了。”

  云知问:“可你不是说有事没事不要找你吗?”

  韩厉:“……”他死了算了!

  *

  韩厉离开后,云知跟着班主任去了高二十班。

  现在学生差不多都报道完了,教室里叽叽喳喳,吵闹声一片。

  看着一脸乖巧的云知,班主任忍不住叹了口气,要说高二哪个班最难管教,要属东区的十五班和西区的十班,一个有韩厉,一个有路星鸣,两个都是家庭殷实,无我独尊的主儿,在学校坐山称王,学生们对两人又敬又畏,有时候他们说一句话,比老师说十句还管用。

  班主任无奈摇摇头,现在只希望那群小伙子看在她是全年级唯一女生的份上对她温柔点。

  推开房门,教室静了两秒,很快又恢复吵闹,不过比起先前收敛了许多。

  班主任侧开身:“进来吧。”

  云知扯着书包进入教室。

  待她出现的一瞬间,全班齐齐倒吸口凉气:

  “我去!女生!”

  “女的!活的!”

  “妈妈,我又可以了!!”

  “……”

  满教室的四十个男生目不转睛紧瞅着云知。

  她骨架小,身形单薄纤细,白衬衫,褶皱裙,白袜子裹着细盈盈的脚腕,往那儿一站,活像是漫画里出来的乖巧美少女。

  再看她肤白细嫩,不是一般的漂亮,这让两年没见过女同学的男生都热血沸腾了。

  云知局促,热着耳根不敢说话。

  “哎呦我去,她害羞了!”

  一群人盯着她通红的脸又开始乐。

  “……”没害羞。

  云知天生皮质薄,又白,非常容易脸红,不管是被异性注视还是紧张,经常脸烫的像发烧一样。像是现在,她其实是在紧张。

  “韩云知。”老师轻推了她一把,“你先找个地方随便坐。”

  云知环顾一圈,抱着书包快步找了个角落坐下。

  她的屁股刚挨上椅子,有人阴恻恻笑了两声,紧接着说:“同学,趁着路哥没来你快换座位吧。”

  云知嘴唇蠕蠕,还没来得及问路哥是谁,门就开了,三四个抱着书的男生接连进门。

  末尾的少年很高,拎着厚厚的两捆书也不见吃力,他将书放下,一双凤眼准确无误捕捉到了云知,眼梢一垂,表情变得冷凝。

  云知心里一个咯噔,

  她好像知道路哥是谁了。

  抿了抿唇,云知不动神色提拎起包,缩着脖子坐到了另外一排的最后方。

  “同学,那是我的位置哎。”

  再次抢占了别人座位的云知快速让开,站到后排垃圾桶边上不敢坐了。

  路星鸣眸光收敛,冷声和老师说;“书全搬来了。”

  “辛苦你们了,先回座位吧。”

  “嗯。”路星鸣迈开长腿,坐回到属于自己

  的位置上。

  班主任盯着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云知,突然有些难办。

  正当她想如何安置云知时,路星鸣托腮指了指正前方,“这儿。”

  这话是和云知说的。

  她有些犹豫。

  路星鸣懒靠着椅背:“这座位是空的,没人坐。”

  云知扯紧背包,这才小步的移坐过来,背对着路星鸣说了声谢谢。

  路星鸣未语,只是盯着她脑后油光发亮的假发缄默,指尖动动,而后别头看向了窗外。

  座位分好,书本依次派发下来后,班主任让班级同学逐个做自我介绍。他们已经做了一年同学,每个人都认识,这次做介绍完全是为了让新生也就是云知熟悉。

  “我叫刘彪虎,又彪又虎。”

  “我叫武晓松,就爱打老虎。”

  一片哄笑声中,刘彪虎和武晓松掐打成一团,直到班主任喊了停才止手。

  很快到了云知,教室陷入静寂。

  她起身,腰板笔直,规规矩矩做着介绍:“我叫韩云知,刚从怀月镇转过来的,我学习不是很好,但是我力气很大。”

  众人笑了笑,都没把话放在心上。

  她坐下后,身后传来少年慵懒浅淡的声线:

  “路星鸣,没爱好。”他抬了抬眼,突然说,“我学习也不是很好,但是我头发很多。”

  “……”

  云知不由朝后看他,少年发量惊人,光泽乌黑,的确……很多。

  她趴在桌上,捂着自己脑门上的假发开始自闭。